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 三杯倒
    到林枫家的时候,李玉成因为之前来过,所以自告奋勇地担当起了照顾客人的角色,又是给他们拿拖鞋又是给他们找衣架放衣服,把两人安顿在沙发上后,顺手给他们俩倒了杯水。然后走到林枫身边问他:“咱们吃什么?”

    林枫正在拆一个新的空气清新剂,闻言头也不抬道:“你决定吧。”

    “行,那我去看看冰箱里还有些什么。”

    着驾轻就熟地走进厨房打开冰箱了。林枫搬回学校住后,逢到周末节假日的时候也会回来住两天。他雇了一个保姆定期给房子打扫通风,保姆是个五十多岁的阿姨,嫌林枫总吃外卖不干净,又知道偶尔跟他一起回来的李玉成会做饭,所以每次来打扫的时候都会顺便带点放得住的菜和牛奶之类的回来。尽管下一次来的时候会发现还是自己放进去时候的样子,但她照旧乐此不疲地重复着。

    李玉成在冰箱里搜罗了一圈,从底下拿出两盒牛奶,一看快要过期了,忙递给张英牧他们俩,催促道:“快喝快喝,还有几个时就过期了!”

    艾黎心这保质期还有按时计算的?一看生产日期和保质期,好嘛,确实是还有几个时就过期了,他娘的,今天是保质期最后一天!

    艾黎怒气冲冲要把牛奶砸李玉成脑袋上,旁边张英牧特别淡定的插上吸管开喝了,顺嘴劝了一句:“算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艾黎指着李玉成背影嚷嚷:“那他怎么不低头呢?”

    张英牧瞥他一眼道:“他?人家可不觉得这是在别人屋檐下。”

    艾黎:“……”算了,在这个家里拥有一张床的人,他惹不起惹不起。

    冰箱里还有些冻起来的牛羊肉和鱼丸,李玉成想了一下道:“不然咱们煮个火锅?”

    林枫道:“随便。”

    李玉成白了他一眼,又问艾黎他们:“火锅吃不吃?”

    两人异口同声道:“随便!”

    李玉成:“……”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每次自己“随便”的时候,魏旭玫女士会揪着他耳朵满屋乱转了,因为他现在也很想揪着另外几人的耳朵大喊,“随便你妹啊!”

    李玉成最后还是决定做最简单的火锅,便拉着林枫去区超市买菜,张英牧和艾黎也出门去了区附近的甜品店买蛋糕去了,顺便扛了几箱酒上来。

    张英牧和艾黎是第一次吃李玉成煮的东西,一个劲的竖大拇指夸奖道:“可以啊老幺,深藏不露啊!”

    “就是就是,这么好的手艺还藏着掖着,太不够意思了啊!”

    李玉成大方接下所有的表扬,道:“过奖,过奖!”

    艾黎道:“谦虚,谦虚!诶,咱们来年在寝室买个锅怎么样?偶尔让老幺露一手改善改善伙食!”

    张英牧一拍桌道:“我觉得可以!”

    李玉成也拍桌怒道:“呸!想都不要想!”

    艾黎不理他,转向林枫道:“老大,你觉得呢?”

    林枫这一票很关键,大家的目光都转向他,李玉成更是眼中闪着希冀的光芒一眨不眨地看着他。林枫缓缓的摇了摇头,李玉成立刻得意地冲另外两人一挑眉,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见林枫夹了筷子毛肚进自己的碗里,道:“不用买锅,把这个拿过去就行!”

    李玉成:“……”

    艾黎和张英牧击掌庆贺,得意道:“三比一,少数服从多数,就这么定了!”还不忘给李玉成夹了片牛肉到碗里,嘻嘻笑道,“老幺,以后哥哥们就指着你了。”

    李玉成气道:“吃吃吃!老子到时候买包耗子药扔里,毒不死你丫的!”

    艾黎头一歪靠在他肩上哼哼唧唧道:“只要是你做的,哪怕是砒霜,我也甘之如饴。”

    李玉成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忙把他一推,朝林枫这边挪了挪凳子,道:“神经病啊!老大救我!”

    林枫也给他夹了片牛肉在碗里,笑道:“没事。”又冲艾黎一挑眉道,“好好吃饭。”

    艾黎:“……”他一扭头冲张英牧道,“他俩欺负我!”

    张英牧从碗里抬起头来:“啊?”

    艾黎又把他脑袋按了下去,道:“算了算了,吃你的吧!”

    张英牧和艾黎一开场就要拿瓶子对吹,被李玉成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劝住了,拿了杯子口酌着。后来张英牧嫌这样喝不过瘾,趁着李玉成往锅里添菜的功夫拿起瓶子猛喝了一口,大叹一声道:“这才是喝酒的正确方式啊!”

    艾黎立刻跟他碰了一下瓶表示同意这话,李玉成看他们一眼,试图坚持道:“喝酒是一件十分文雅的事情,要口慢酌,细细品味,像你们这种……”

    “放屁!”张英牧打断他道,“你以为你在喝八二年的拉菲呢?还口慢酌!你这就是楼下卖部五块钱一瓶的啤酒,能解个渴就不错了,哪来那么多讲究!”

    着不由分给李玉成灌了一大口,李玉成被呛得直咳嗽,忙往林枫身后躲。这次林枫没有护着他,反而也是顺手拿了瓶酒跟他碰了一下,笑道:“生日快乐。”

    李玉成:“……”

    林枫已经仰头喝了一口,浅浅的一口,他还从来没有喝过啤酒,更没有这样几个人聚在一起拿瓶对吹过。他砸吧了一下嘴,啤酒有点苦,但还挺好喝的。

    林枫都已经喝了,的又是祝他生日快乐,李玉成无奈,只得也喝了一大口。就这样,两个寿星被张英牧和艾黎你一句“生日快乐”我一句“心想事成”给劝得喝了好几瓶酒。林枫倒是没什么,就像张英牧的,这就是四五块一瓶的啤酒,能被称之为“酒”已经很给面子了,又能有多少酒精呢?然而他们却看着李玉成犯了难。

    林枫把询问的目光投向张英牧和艾黎,结果发现这两人的眼睛一个比一个大,脸上尽是不敢相信。艾黎好久才眨了眨眼道:“老幺他,在干什么?”

    张英牧思索了一会儿,道:“蹦迪?”

    “哇塞!”艾黎由衷感叹一声,“老幺真时尚!”

    “砰砰砰”的敲门声这是第三次响起了,林枫朝两人看去,艾黎立刻趴下装死,张英牧望天望地就是不看林枫,无奈,林枫只好自己去开了门。

    门外站着的是楼上独自带孙子上学的老奶奶,林枫一开门就叉着腰:“你们这些娃娃怎么回事啦?大半夜不睡觉的?你们不睡觉别人还要睡觉的嘞!我孙子还有三年就要升初中了,很关键的时候知不知道啦?你们这样吵吵闹闹的,他没有办法好好复习的,到时候上不了一中你来负责的啊?”

    林枫一句话都插不进去,几次试图开口都被对方的喋喋不休反弹回来,他只好闭了嘴安安静静的听着,同时瞪了一眼趴门边看热闹的两人。

    好不容易等老奶奶唠叨完了,林枫才瞅准时机诚恳道歉:“奶奶,对不起,我们错了,我同学今天考试考砸了特别难过,我们正在安慰他呢,打扰到您和您孙子休息,实在是很抱歉。”

    老奶奶没想到对方是个这么有礼貌的,听到是因为考试考砸了已经有些同情了,再一看是这么个长得眉清目秀可人疼的孩子,怒气立刻消散了,反过来倒安慰了林枫几句,这才絮絮叨叨地走了。

    等把人打发走,张英牧和艾黎冲他竖了个大拇指,道:“牛!”

    艾黎还不忘调侃:“看不出啊老大,撒起谎来脸不红气不喘的嘛!”

    林枫面无表情道:“那可不一定。”

    艾黎&张英牧:“……”突然有点同情李玉成怎么办?

    林枫又面无表情的补了一句:“我也没指名道姓是阿成。”

    艾黎&张英牧:“……”突然有点同情自己怎么办?

    看到两人急剧变化的脸色,林枫这才满意的在脸上挂上了一丝笑意,然后走到沙发边,一把扯下蹦来跳去的李玉成,把他按在沙发上,道:“闭嘴!”

    李玉成一口气提到一半,听到这话瞬间屏住呼吸安静了下来,林枫又朝他伸手,道:“给我。”

    李玉成把手往后藏了藏,一副不乐意的样子,林枫看他一眼,语气有些严厉道:“还不拿来?”

    李玉成抬头看他一眼,见他面上确实明晃晃写着“不高兴”三个字,忙双手捧着遥控器递到他面前,嘴里还心翼翼地讨好道:“给你给你,你别生气,别生气。”

    林枫冷着脸拿过遥控器,按了开关,顿时觉得整个世界清净了下来,艾黎揉了揉自己的耳朵,长叹一声:“我终于活过来了!”

    然后又看向旁边背着手乖巧地坐在沙发上的李玉成啧啧称奇道:“怎么刚刚我们什么法儿都使尽了他也不听话,老大只两句话他就安静下来了呢?”

    林枫冷笑一声,心你们那叫找办法让他安静下来?分明是费尽心力跟他一起嗨!

    等李玉成安静下来,林枫才腾出空来质问那两人,道:“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

    艾黎举手道:“我不能!”一指张英牧道,“他应该能!”

    张英牧踹他一脚道:“你大爷的!怎么我就能了?老子哪次出去喝酒不是跟你子一起的?”

    林枫沉声道:“阿成每次出去喝酒也是跟你们一起的。”

    “是这样没错,每次我和老三喝成摊烂泥的时候也是他扛我们回去的,但是,”张英牧挠挠头道,“谁知道他居然是个三杯倒?”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相看两不厌》,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