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章宁四篇4
    猝不及防的侵入,让宁子希心头狠狠一颤。

    惊得他不受控制的再次低下头,用力的吸了口烟。

    这一次,他没有再被呛到。

    吐出烟雾那刻,他的心也跟着平复下来。

    小片刻后,一阵脚步声传来。

    那小姑娘下了车,小跑到他面前,重复了一遍她刚才的话。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传入耳中,礼貌又疏离,可他率先想到的居然是:小姑娘的声音真好听。

    他突然想抬起头,想要更清楚的看清的她的脸。

    于是他故作随意的问:“赶时间?”

    抬起头的那瞬,他终于真真切切的看清了。

    这张脸,熟悉又陌生。

    一如他记忆中的那人一样青涩。

    却又比那人更加的单纯,更加的不谙世事。

    宁子希突然回想起前段时间柳湘瑜似乎说过,徐安晓父亲和父亲的妻子双双车祸离世的事情。

    再看小姑娘满脸倦容的模样,心里顿时有了底。

    他大概真的很无聊,无聊到想和小姑娘多说几句话。

    他问:“赶时间?”

    小姑娘轻声说:“是。”

    宁子希又问:“去做什么?”

    小姑娘十分耿直的回答:“卖车。”

    真是个天真的小姑娘,他随便一问,她就真的说了。

    他往小姑娘身后那辆车看了眼。

    可能是他眼识浅薄,恕他真的看不出那是辆什么牌子的车。

    而且那辆车看起来也有点年代了,估计卖不了几个钱。

    愿意花钱买她这辆车的人大概……

    宁子希勾了勾唇角,“很缺钱?”

    不知怎么的,小姑娘突然就红了脸,蚊子哼哼般应了声。

    这一声,听在宁子希的耳朵里,绵绵软软,就像他曾在霍胤廷电脑里听过的那种不和谐的呢喃。

    听得他,心神荡漾。

    大马路上对未成年想入非非,宁子希觉得自己很禽兽。

    怕再继续待下去,自己做出更禽兽的事情来,当即没再多说什么,转身回到自己车子里。

    如小姑娘所愿,给她让路。

    道路畅通无阻后,小姑娘也回到了车上。

    没有半点儿眷恋的,驱车走了。

    眼见着那辆车就要消失在视线内,宁子希蓦然发觉,他世界里的光芒也开始跟着抽离,空荡荡的漆黑再次袭上心头。

    能拥抱光芒,没有人愿意和黑暗作伴。

    宁子希几乎想也不想的,发动车子跟了上去。

    幸好,小姑娘走得不远。

    小姑娘显然没有在正规驾校学过车,开车歪歪扭扭的,一时冲的快,一时又跟蜗牛爬行似的。

    宁子希不远不近的跟在后面,看得心惊胆战。

    更神奇的是,他跟了一路,她居然半点儿都没有察觉。

    这么蠢,估计被人卖了还要帮人家数钱。

    前面那辆开得歪歪扭扭的车子突然停了下来。

    随后果真如宁子希所想的,买小姑娘车子的人不是什么好人。

    那两人拉拉扯扯的谁都没有注意到他,他动作极轻的下了车,沿着路边走,饶了个大圈走到那个男人身后。

    那恶心的男人扯破了小姑娘的衣服,白皙细腻的皮肤撞入他的眼中,他眼前一花,脑子懵了一瞬。

    回过神后,心头一股怒意倏地升起。

    几乎想也不想的,将那个恶心的男人揍了一顿。

    宁子希的本意不是英雄救美,全凭心情行事。

    没想到小姑娘双眼亮晶晶的向他求救,“先生,救救我。”

    先生???

    他看起来又那么老吗。

    宁子希不太高兴,本来就不爽的心情更加的不爽了。

    脑中过了一遍所能想到的台词,最后嘴巴不听使唤的念了句他从夏夏写的那些狗血言情里看到的一句话。

    “既然这么缺钱,不如陪我一夜,一百万,怎么样?”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到底说了什么玩意儿,小姑娘苍白着脸如受惊的小鹿般,瞪大眼睛看着他,冲他吼:“先生您救了我我很感激,可我不是……不是您想的那种人!”

    什么跟什么,他想的哪种人?

    跟着他,难道不比跟着他脚下那个恶心的男人好吗。

    她想要钱,他也能给她钱啊。

    心底忽然有些烦躁,他不想再跟她在这鬼地方继续啰嗦下去,淡声问:“你不缺钱?”

    小姑娘防狼似的抓紧自己的领口,看起来极没底气的说,“不缺。”

    嗤,他才不信她的鬼话。

    口是心非的小姑娘。

    他坏心的威胁她:“是卖给我,还是卖给他,自己选。”

    随后,小姑娘如他所愿的,不吭声了。

    不吭声,也就是答应。

    宁子希心里头顿时又是欣喜又是忧愁。

    欣喜的是他的“光”拐到手了。

    忧愁的是这他妈也太好骗了。

    有点郁闷有点期待,他将钥匙递给她,并报了他公寓的地址。

    最后,他说:“先过去,洗干净等我。”

    等他收拾完脚下这头“猪”,就过去吃了她!

    当年他没能及时给徐安晓盖章,徐安晓毫不犹豫的就离开他了。

    他想,这次他一定要给这个小姑娘盖上,里里外外的盖。

    目送着小姑娘驱车离开,直至再也看不见,宁子希眼底光芒泯灭。

    阴霾再次覆上心头,宁子希极其不爽的撸起袖子,面无表情的揍了一顿脚下的那头“猪”。

    直到那个男人抖腿哭喊着求饶,哭得他耳朵疼了,才停了手。

    想立即就走,可是又不甘心。

    宁子希往那男人脑门上拍了一巴掌,“这桩生意谁给你介绍的?”

    男人已经被揍得鼻青脸肿了,生怕再被揍下去会毁容,不敢有所隐瞒,如实说:“是张……张妮妮!”

    “谁?”

    “徐安柠的同学。”

    “徐安柠?”

    “就刚才那姑娘。”

    原来,那个小姑娘叫徐安柠。

    徐安柠,安柠。

    宁子希突然想到了柠檬。

    光芒加柠檬。

    柠檬色的光芒?

    柠檬色是什么色?

    宁子希脑子里顷刻间黄了一片。

    吓得浑身抖了下,被他踩在脚下的男人趁机遛了。

    宁子希没追,上车,回公寓。

    在小姑娘面前没有任何犹豫,回去的路上宁子希却纠结了。

    也不知道小姑娘满十八岁没有,他是个守法守纪的公民,强行那啥啥未成年少女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他还真的做不出来。

    可是,万一她成年了呢。

    万一他不先拱了,回头被别人拱了呢。

    纠结来纠结去,不知不觉就回到了小区外。

    宁子希靠边停了车,去便利店里买了盒避孕套。

    回到公寓,如他所吩咐的,小姑娘已经洗干净乖乖躺好了。

    他忍着没问她满没满十八岁,努力催眠自己,她满十八岁了。

    虽然,胸看起来小了点,他还是更愿意相信她真的满十八岁了。

    分明给自己做好了心理功课,俯身压上去那刻,他忽然有些紧张。

    也察觉到,她比他更紧张。

    宁子希心头一软,忍不住笑了下,“第一次?”

    小姑娘故作淡定的说“是”

    哦,他也是。

    她还没被别人拱过,真好。

    毕竟没什么经验,也怕她看出来他没经验。

    于是他说:“我不会怜香惜玉,所以,忍着。”

    小姑娘真的很听话,让她忍着就忍着。

    从头到尾,都一声不吭的。

    宁子希言而有信,说一夜就一夜。

    第二天早上,爽快的给她开了张一百万的支票。

    他很好奇她拿钱去做什么,便没留她,让她走了。

    几乎是她前脚刚离开,他后脚就跟了上去。

    小姑娘没开车,那辆破破烂烂的车子不知道被她停到那里去了。

    她在路边拦了计程车,他就不远不近的跟在计程车后面。

    跟着她去了银行,下车跟着她进去,光明正大的坐在等候区里,看着她笨拙的排队取号,傻乎乎的被银行工作人员领进了vip招待室。

    支票上的数字达到一定的金额,一般银行会打电话和开支票的人进行确认,小姑娘进了vip招待室没两分钟,宁子希收到了银行工作人员的来电。

    银行工作人员的工作效率还算快,十多分钟后小姑娘就从里面出来了。

    看着她出了银行,宁子希不慢不紧的上去。

    令宁子希感到意外的是,小姑娘居然去了医院。

    她的父母已经在那场车祸中双双丧命了,躺在医院里的人是谁?

    宁子希没再继续跟,转身去找人问。

    等他去问完回来,小姑娘已经不见踪影了。

    宁子希很郁闷,很不开心。

    他只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却不知道她住在那里。

    只知道她在念书,却不知道她在哪个学校。

    就连医院里的工作人员都不知道,无处可查。

    在这里等着的话,不实际又浪费时间。

    这天晚上,宁子希失眠了。

    天一亮,起床洗漱,拿着钥匙离开了公寓。

    他要去找她。

    镇子不大,努力努力,总会找到的。

    可是一天过去,两天过去,三天过去……五天都过去了,他还是没有找到她。

    睡眠质量越来越不好,这些天算来算去他就没睡过几个小时的觉,就像是患了失眠症。

    他丝毫不怀疑,再继续下去他可能连抑郁症都要患上了。

    身心疲惫,可他的药不见了,他得找。

    幸好,老天还算待他不薄。

    第六天,他在大街上看到了她。

    毫不犹豫的将车开到她身旁,强行压下心底的欣喜,宁子翼上身故作冷淡的说:“上车。”

    傻姑娘当真上了他的车。

    上了他的贼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