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章宁四的6
    走到她面前,不由分手的夺走她手里的书。

    小姑娘仍旧保持着看书时的姿势,错愕的抬起头。

    宁子希很想和她说“你别看了陪我说说话”之类的话,然而话到了嘴边,却又说不出口了。

    就在宁子希纠结着的小片刻里,小姑娘像是受了惊吓般,迅速站起身来,低下头,双肩颤抖,“先,先生?”

    宁子希:“……”

    自从和她在一起以后,他就多了个叫“先先生”的昵称。

    她对他,真是怕的深沉……

    看着她这副怂样,宁子希顿时什么脾气都没了。

    把书本塞回她怀里,轻声说:“去洗澡,早点睡觉。”

    准确来说,是陪他睡觉。

    小姑娘喔了声,听话的去了。

    宁子希看着她的背影,心里头一时间什么滋味都有。

    听话是听话,可是怎么就这么呆呢。

    ……

    宁子希接连跑了几天医科大学,周教授终于看出了点儿不同寻常的端倪。

    手中的茶杯重重的往茶几上一搁,周教授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宁子希,“子希,你跟我说真话。”

    宁子希:“真话。”

    周教授:“……”

    没再听到对面的人吭声,宁子希抬起头,就看见自己的师兄一副被噎得不行的表情,正瞪着自己。

    宁子希放下手中的《临床生殖医学》,对上周教授的目光,一本正经的说:“来讨老婆。”

    周教授:“……”

    三十多岁的大男人跑来大学讨老婆???

    脸呢?????

    这天真的没法聊下去了。

    周教授从宁子希手中夺过那本书,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宿舍。

    宁子希喝光杯子里的茶,摸出手机给余正谦打了个电话过去,让他过来。

    半个小时后,宁子希下楼,和正好来到的余正谦碰上。

    余正谦怒目瞪着宁子希,“我很忙!”

    宁子希张嘴,“哦。”

    余正谦:“……”

    四目相瞪了片刻,余正谦率先败下阵来。

    宁子希笑,“带我去找她。”

    余正谦拿他没办法,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问清楚那个女生他们班在上什么课。

    但在去之前,余正谦从口袋里摸出一包没开过封的口罩,从里面取出一个递给宁子希。

    宁子希看了眼余正谦递过来的口罩,皱了皱眉。

    为什么要他戴口罩,他的脸不好看吗?

    余正谦语气幽幽的说:“你不想被人当猴子围观就戴上。”

    “你怎么不戴?”宁子希问完,没等余正谦开口,很好心的替他回答,“也是,你这脸没有被人围观的价值。像我这么好看的,得捂紧些才行。”

    余正谦:“……”

    ……

    两人去到室外羽毛球场,找了个没什么人的位置站定。

    宁子希视线往场内环视了一圈,费了好些劲,才从上百名女生里找到他的小姑娘。

    都说女生运动时,会有一道极为靓丽的风景。

    可宁子希盯着他的小姑娘某个部位看了许久,都没能看出个什劳子风景来。

    倒是站在他身旁的余正谦不知道盯着谁看,脸上露着津津有味的表情,双眼弯弯笑容看起来十分淫荡。

    宁子希不悦看了余正谦一眼,默不作声的站离他远些。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小姑娘就离开了羽毛球场。

    人走了宁子希自然也没有留在这里的兴致。

    临走前,没忘把还在偷偷用目光强奸小学妹的余正谦带走。

    这节课之后今天小姑娘就没有课了,宁子希和余正谦道了别,往东大门走。

    在校门外找了个不显眼的地方站着,等了十多分钟,才看到小姑娘慢吞吞的从里面走出来。

    目送着小姑娘搭乘公交车离开后,照常的,宁子希在外面多游荡了半个多小时才回去。

    这天回去到,小姑娘没有和昨天一样,窝在沙发上啃书本,宁子希在屋子里找了一圈,最后在卫生间里找到了她。

    她正背对着门口的方向,蹲在里面洗衣服。

    洗她和他的衣服。

    宁子希站在门口往里看,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却能清晰的看见她烧红的耳根子。

    他很好奇她耳根子为什么会红,慢步走了进去。

    正在洗衣服的人儿像是听到了脚步声,突然回过头来。

    随后,小脸上露出个错愕的表情。

    也就在这时,宁子希看清了她手里拿着的东西。

    他的内裤。

    小姑娘回过神,手足无措的看着他,“先,先生。”

    手里,还捏着那块湿漉漉的布。

    宁子希心里快笑翻了,脸却绷着,不冷不热的应了声。

    眼见着小姑娘的脸越来越红了,怕她等会儿血气上脑晕倒,宁子希没再多待,什么都没说,转身离开了卫生间。

    想到小姑娘似乎还没吃晚饭,他自己也没吃,当即下楼,

    打算去买两份饭回来。

    小姑娘们似乎都喜欢吃酸酸甜甜的东西,宁子希买了两份白饭,一份糖醋排骨一份糖醋鱼。

    等了半个小时,付了钱提着东西离开饭馆,一想到小姑娘等会儿见到他打回来的饭菜后,很有可能会一脸感动的看着自己,宁子希心里就美滋滋的。

    美滋滋的回到公寓,美滋滋的掏出钥匙开门。

    推开门进去,一抬头,猝不及防的和一双惊愕的眼睛对上。

    宁子希愣了两秒,视线下滑,看了看小姑娘嘴边吸了一半的面条,又看了看她面前的方便面盒子。

    宁子希:“……”

    想到手里提着的糖醋排骨和糖醋鱼。

    胃部,隐隐作痛。

    这顿晚饭,宁子希在小姑娘目瞪口呆的表情之下,吃光了两份饭两份菜。

    躲在卫生间里偷吐那刻,宁子希发誓,他这辈子再也不吃那两个菜了。

    宁子希在卫生间里待了半个多小时,洗漱好出去。

    刚拉开门,就看见小姑娘站在门外正眼巴巴的看着自己

    宁子希心中一喜,正要开口询问,就看见小姑娘朝他伸出手。

    疑惑的低下头,看了眼她掌心里的东西。

    一个黄色的盒子,盒面上写着:香丹清,润肠通便,去黄褐斑

    宁子希:“……”

    他便秘??????

    太伤人了简直!

    宁子希高冷的睨了小姑娘一眼,转身走开。

    当天晚上,宁子希趁着小姑娘睡着,从她衣服口袋里摸出所有的零钱和她的饭卡,随手丢到床头柜底下。

    隔天,宁子希没有再在学校等着小姑娘下课,特地提前一节课离开,去超市里买了些菜,提前回去煮饭做菜。

    宁子希的想法很简单,她给他洗内裤,他给她做饭吃。

    想着两个人吃不了那么多,宁子希只做了两个菜一个汤。

    时间掐算得刚刚好,他刚把最后一个菜端上桌,她就回来了。

    宁子希双眸一亮,正要张口喊她过来吃饭。

    还没来得及发出第一个音节,就见一道身影的从他眼前闪过。

    小姑娘一阵风似的跑去茶几前拿了课本,又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

    整个过程不过两三秒。

    门板被重重的关上,“砰”的一声,将宁子希的小心肝震得稀巴烂。

    被无视的宁子希看着桌上热腾腾的菜,“……”

    这回他不得不相信,他没有跟小姑娘同桌吃饭的福份。

    ……

    宁子希彻底放弃了给她当煮夫的念头,之后接连好几天,呈现在宁子希眼中的,她的日常,无非就是上课下课回公寓。

    没有别的社交,没有别的朋友。

    更甚至,她也没有去医院看她的妹妹。

    宁子希突然很想问问她,为什么不多交交朋友。

    可又怕太过突然,会吓到她。

    直至这个时候,宁子希才发现,他和她的关系太糟糕了。

    虽然两个人同住一屋檐下同睡一张床,可除了在床上,两人基本上没什么交流。

    他怕吓着她不敢主动找她说话,她大概也怕被他吓到也不敢主动找他说话。

    和她在一起的时间里,宁子希觉得自己就像是在演哑剧。

    如果不是他每天都往医科大遛一圈,气气周教授,逗逗余正谦,有个说话的人,他都要觉得自己变成哑巴了。

    可现在的局面是他一手造成的,他也很无奈。

    每天跟着小姑娘上学放学,越来越了解她的日常生活,也越来越了解她这个人,他们之间却还是没有半点儿进展。

    给她做饭她没吃,问她出不出去她说要看书,帮她洗衣服她没再碰过那套衣服,甚至给她买几套新衣服还能把她吓得整整一个星期没敢抬起头看他一眼。

    宁子希都快被磨成“宁憋屈”了。

    小姑娘不懂他想对她好,反而余正谦跟他跟得多,渐渐的瞧出点儿苗头来了。

    余正谦问:“为什么不去追?”

    宁子希没吭声,他倒是很想追,可那小姑娘估计是把他当成包养她的金主了。

    本来就犟的不肯受他半点好,始终跟他保持距离,怕他怕得跟到阎罗王似的,贸贸然跑去跟人家告白,说不准会直接就把人给吓跑。

    与其让他们之间的关系变得更糟,倒不如维持现状。

    余正谦突然扯了下宁子希的袖子,“看。”

    宁子希循着余正谦的目光望去,就看到一个男生笑嘻嘻的跟在他的小姑娘身后,张嘴闭嘴的不知道正说着什么。

    更让宁子希郁闷的是,小姑娘居然任由那个男生跟着,时不时和那个男生说上两句话,甚至还冲那个男生笑!

    第一次看见他的小姑娘身旁出现别的雄性生物,这只生物长得还不算难看,宁子希心底升起了一股危机感。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