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 他一心寻死
    看着这行字,我的脸颊不受控制的升温,心跳也跟着加快了几分。

    自恋狂,谁要他为我服务了!

    我声嘀咕着,转而想到他今晚特地过来给我煮红糖水熬了粥,就这么无视他似乎也不是很好,按理来我还欠他一句谢谢。

    想了想,我回复过去:服务不必。多谢宁医生的红糖水和粥。

    等了两分钟手机没动静,我放下手机正打算睡觉,手机就响了起来,悦耳的铃声在寂静的夜里格外清晰。

    我重新拿起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迟疑了一下,才按下接听键。

    电话接通,男人清浅温润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你就打算这么感谢我?”

    我心里头对他的那点儿感激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宁医生想我怎么感谢?”

    宁希轻笑着反问:“徐医生能怎么感谢?”

    “请你吃顿饭?”

    “你亲手做?”

    我亲手做的……我打了个寒颤,我做的饭菜,是在不比我下的面条好吃多少。

    我神情十分艰难的问:“宁医生你认真的吗?”

    宁希笑了下,“嗯,认真的。”

    为了避免宁希吃完我做的饭菜进医院,我决定告诉他实话,打消他这个可怕的念头,“宁医生,我不会做饭,我做饭菜很难很难吃。”

    我刻意用了两个很难,就是希望他有所顾忌能够改变主意。

    进了医院没关系,要我付医药费也不要紧,万一吓出心理阴影来,那就不太好了。

    宁希顿了顿,低笑出声,“嗯,你煮的面条我都吃下去了,我想这世上应该不会有比你煮的面条更加难吃的东西了。我不介意。”

    听他主动提起面条,我才想起同居的那两年,有一天他晚归,回来时我恰好因为饿肚给自己弄了碗面条吃,看见他,我意思意思的问了句他要不要吃面。

    很意外他答应了,也毫不意外从那之后他再也不肯碰我煮的面条了,甚至有好几次还主动下面条给我吃,以实际行动告诉我什么才是面条,什么叫是煮面条。

    回想起往事,我原本还算不错的心情低落了几分。

    没有再跟宁希扯下去的心思,既然他一心寻死,我也不好硬是阻止他死。

    我,“既然宁医生要求,那就这么决定吧。”

    宁希嗯了声,没再什么。

    我握着手机等了片刻,按下挂断键。

    坐在床上望着满室的寂静,一时间什么样的感觉都有。

    起来,和宁希同居的那两年,虽然是我最难堪的一段往事,却也是我大学四年里过得最好最安心的两年。

    大一刚开学那两个月,为了凑自己的生活费和妹妹的医疗费,一有空我就去校外兼职,时间长了和同学室友之间的关系越来越淡淡了。

    虽然我也逐渐习惯了自己一个人,但真正闲下来时难免觉得孤单。

    后来和宁希在一起,白天我独自去学校上课,晚上回到那套公寓有他陪着,即便有的时候我们一整晚都没有半点交流,我再也没有感觉到孤单或无助。

    平心而论,那两年宁希算得上对我很好的了,他从未夜不归宿,不曾过问我任何事情,不曾让我难堪,也不强迫我做任何事。

    不会关心我太多,但也不会真的不闻不问。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他不是我的。

    次日去上班,在公交车上遇到了同样去上班的杜医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