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 徐安柠,你喜欢我
    还在急诊的那天,他确实过回来后给我个解释。

    可事已至此,还需要什么解释。

    我和他之间老死不相往来才是最好的选择。

    我低下头,将手中的黑色包裹塞回他怀里,“宁医生,回去吧。”

    头顶上传来一声低笑,他牵起我的手晃了晃,声音轻轻柔柔的问:“不看看?”

    我撇过头,闷声:“不看。”

    还是觉得心里闷闷的,抽了抽手,“放开,我要下去吃早餐。”

    “不看也得看。”宁希拉着我往客厅里走,“看完带你去吃大餐。”

    我被他这么强行拉着,不禁有些恼了,“不看不看不看了不看了你耳聋吗!”

    作为有妇之夫,还三番四次来撩拨一个有男朋友的女人,难道他就不会觉得难堪吗。

    一想到他的身份,想到傅清雨,想到傅清雨的肚,心里头像是燃着一把火,烧得我又是生气又是发疼。

    我用力的甩开他的手,忍不住冲他低吼:“你到底有完没完!”

    宁希回过身,语气轻缓而凝重的:“徐安柠,还是那句话,这辈我们没完没了了。”

    神经病!谁要跟他没完没了了。

    我忍着怒意,懒得再多看他一眼。

    他爱在这里待着就在这里待着,他不走我走总行了吧。

    “话没完你去哪里?”

    “关你屁事!”

    我头也不回,恨恨的了句。

    没再理他,径直朝玄关处走,干脆直接的开门,关门,下楼。

    没一会儿我又听到身后传来了开门关门的声音,随后一阵脚步声由远而近。

    “我把傅清雨那女人打包送走了,她以后不会再来了。”

    “……关我屁事!”

    这人真是莫名其妙,难道送走了就不是他老婆就不是他孩了?

    奇葩的脑回路,他那些学位证书究竟是怎么来的。

    时间还很早,大街上空荡荡的,偶有几辆车开过,偌大的街道上就只听得到车轮划过地面的声音。

    我去二十米外的一家早餐店里坐下,要了一杯热豆浆和一根油条。

    张嘴往油条上咬了一口,身忽然被人从侧边碰了下,我的身体往另一边歪了歪,一颗脑袋伸了过来,就着我咬过的油条又咬了口。

    我的手抖了一下,冷眼看着身侧不知廉耻的某人,憋着一股气将咬了两口的油条塞进他手里。

    宁希接过,微眯着眼睛,一副心满意足的神情咬着我吃过的油条。

    我气闷的看了他两眼,默默的捧着豆浆背对着他,用力吸了一口,不信他这样还能抢。

    吃完早餐,我瞥了眼还跟在我身后的男人,没敢回公寓把自己送进狼口,索性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走着。

    不管我往哪个方向走,宁希都像是跟屁虫似的,由始至终都跟在我身后。

    这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是有些不明所以的人会走过来声劝我:“你男朋友跟在后面看起来还挺可怜的,我姑娘你就别生气了,多俊的一个男人啊,有什么事情好好,别动不动就闹脾气啊。”

    我被气笑了,等人走后,我回过身瞪向宁希,“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走?”

    宁希笑着反问:“你到底要怎么样才不赶我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