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章 你负责貌美如花
    身体悬空,我心底一慌,下意识挣扎起来。

    可我的挣扎对于宁希的桎梏来半点儿用处都没有。

    很快的,我后背就陷入了一片软绵之中,人被放回了床上。

    黑暗中他倾身压下,全身的重量几乎都压在了我的身上。

    他忽然俯下身,以唇堵住了我的唇。

    我浑身紧绷着,双手死死的抓着手边的被。

    万物寂籁,我耳朵里只听得到他沉重的喘息声。

    感受着他略带侵略气息的吻,我的心顷刻间软塌一片。

    意识一点一点的沦陷,抓着被的手也逐渐的松了力道。

    脑里空空的,仅有一个认知:此刻压在我身上吻着我的这个人,是我爱的男人。

    他的呼吸,他的体香,他的力道,甚至是他的动作,都是我曾经万分熟悉的。

    对他的身体,对他这个人,我几乎熟悉到了骨里。

    也像是刻到了骨里,哪怕再过几个四年,我都难以忘怀。

    我被他引领着,模糊了视线,模糊了意识。

    不抗拒,不排斥,甚至还有些期待。

    我任由他对我胡作非为。

    直到察觉到那只手顺着我的锁骨一路往下,最后在睡裤边缘试探起来。

    我猛地想起腹上那条疤痕,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

    慌忙按住他还打算继续往下的手,低呼出声:“不可以!”

    宁希没有吭声,动了动手,想要挥开我的手。

    我一咬牙,双手并用,紧紧的抓住他的手,将他的手拉了出来。

    腹上的疤痕凸感很明显,他一摸肯定就知道了。

    他不是女人,不是妇产科医生,不代表他不知道腹部有疤痕意味着什么。

    现在我还没做好跟他提这件事情的准备,所以并不打算这么早就让他知道。

    于我而言,这道疤痕不仅提醒着我那些不耻的过往,提醒着我曾经扼杀过生命,也提醒着他曾经弃我而去,带给我的只有伤痛,再无别的。

    宁希半撑着身,附身看着我,那双幽深的瞳孔中闪动着难懂的情绪。

    “别……”我以哀求的目光望着他,希望他今晚能就此作罢。

    如果真要发生亲密关系,也要等我做好了告诉他我曾怀过他孩的准备。

    宁希忽然低下头,发狠似的用力的吻了一下我的唇。

    在我心底的惊惧和绝望才冒头那刻,他迅速起身,头也不回的大步出了卧室。

    片刻后,外头有水淋淋的声音隐隐传进来。

    我躺在床上,怔怔望着黑漆漆的屋顶。

    失了许久的神,拢了拢被扯得歪七歪八的衣服,偏头看向门口的方向。

    即便恐惧着他发现那道疤痕,可刚才由他挑起的余韵仍未过,我胸前还残留着啃咬感,浑身更是软绵一片。

    我咬了咬下唇,满心羞耻的扯了扯被,将脸蒙了起来。

    差一点,真的就差一点了。

    若不是我突然想起那道疤痕,我和他很有可能就这么,做了。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水声消失,宁希从外面回来了。

    他带着满身冰凉,掀开被钻了进来。

    感受着他身上的寒意,想到现在天寒地冻的,我有些愧疚,转过身面对着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