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我发誓,我没有藏私房钱
    被安晴戳伤口的次数太多,我以为自己早已经千锤百炼不再会疼了。

    可见到他的这一刻,连我自己都不知为什么,忽然就觉得很委屈很想哭。

    当年为了救安晴,我将自己卖给了一个陌生的男人。

    难过过,也难堪过,却独独没有后悔过。

    即便时光倒退到多年前,再来一次,我依然还是那个选择。

    我一直觉得,问心无愧就好。

    可为什么,我竟然会觉得越来越难过越来越委屈呢。

    宁希冷着脸快步走到我面前,手指轻揩了下我湿润的眼角,手掌按住我的后脑勺将我抱入怀中。

    唇轻贴在我的耳畔,声音极轻的:“别哭,我心疼。”

    我鼻一酸,差点儿没忍住哭出声来。

    连忙咬紧牙关憋着泪,将脸埋在他颈窝处,转移注意力般贪婪的嗅着他身上好闻的体香。

    这一刻,我在想,卖过又怎么样,买我的这个男人他喜欢我,我也喜欢他。

    只要两情相悦,爱情始于买卖又如何,终于交易又如何。

    当年他的离开只是钱贷两清,付出的真心是我一厢情愿的,我没有任何责怪他的理由。

    我曾经最大的不幸是少时遭逢人生巨变,如今最大的幸运就是不幸时遇到的人是宁希。

    他让我慌过,爱过,伤过,痛过。

    但也是他的出现,让我平淡无波的人生有了另一种不一样的生活方式。

    虽然不见得好,但也不见得就坏。

    宁希安抚的摸着我的发,我头顶上他微冷的声音响起,话却不是对我的,“唐太太想告诉我什么?”

    没听到安晴吭声,只听宁希又继续开口,“既然唐太太没什么想的,我倒是有一句想和唐太太。前段时间有个街头混混从监狱里出来了,听那混混和唐太太是老相识。”

    和安晴相识的街头混混……我想起了当年的那个男人。

    我没见过他,却从安晴同学的口中隐约得知了一些关于那个男人的信息。

    在那些同学口中,那男人,确实是个混混。

    可是,宁希又是怎么知道安晴和某个混混有过一段过往的。

    宁希没再什么,搂着我的肩将我带出了病房。

    病房内忽然传出一声尖叫声。

    我下意识想往回走,宁希按住我的肩膀,“有时间关心那只白眼狼,倒不如多关心关心我。”

    他用白眼狼来形容安晴,贴切得我无从反驳。

    不过,我为什么要多关心关心他。

    这个时间点医生护士在巡房,走廊上人来人往的,妇产科的医护人员还都认识我和宁希。

    我脸皮薄不想被人围观,扯下他的手,往前走。

    回去的路上,我和宁希都没提刚才的事情。

    我是不知道该怎么,至于宁希为什么不问我就猜不出来了。

    即便他能猜到原因,我也以为他至少会问我为什么愿意卖。可他没有。

    “我们圣诞节那天去领证。”

    正走着路,宁希突然来了这么一句,我愣了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