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章 老婆不开心,不想干了
    他的语气听起来小心翼翼的,还有些委屈。

    光是听着他的声音,我的眼眶就开始有些发烫。

    既然那么喜欢徐安晓,也找到第二个和徐安晓长得像,学历专业都和他衬得上的女人了吗,还在我面前喊什么老婆,直接换个老婆多好。

    想到黎晓惠的话,我忍着难过,压下掉头就走的冲动,抽回手,深呼吸一口气,绕过他往停车场的方向走,“有什么话,回去再说。”

    院里等着看我们八卦的人还很多,什么时候从哪个角落里跳出来都不知道。

    我不想明天来上班的时候,又多一件和自己有关的八卦让人饭后谈论。

    即便要吵,我和宁子希也应该回家关起门来再吵。

    宁子希跟了上来,伸手过来还想抓我的手,被我轻而易举的躲开。

    在事情没有解释清楚之前,我不想跟他有任何的肢体接触。

    刚上车,宁子希又立即探身过来,右手不断的试探着想要抓我的手,却又没敢真的握过来,声音轻轻柔柔带着一丝诱惑的说:“老婆,你听我解释。”

    我双手搁在膝上,没去看他,目光直视着前方,“开车。”

    静默片刻,车子发动,缓缓的驶出停车场,开出医院。

    一路上安安静静的,我和宁子希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我始终直视着前方的道路,由始至终都没有看宁子希一眼。

    回去到,打开灯,门一关,宁子希迫不及待的就想过来抱我。

    我侧身躲开,立即又被宁子希紧紧的拉住了手腕,他目光哀求的看着我,“老婆,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听我解释好不好。”

    先前一直想听他亲口解释,可真到了这一刻,我忽然又不想听了。

    内心反复纠结得连我自己都唾弃自己。

    我偏头看向别处,不去看宁子希。

    就怕他一装可怜,我会忍不住对他心软。

    宁子希摇了摇我的手,“老婆……”

    咽下喉腔中的苦涩,我轻轻的吸了吸鼻子,自嘲的轻笑了下,“不是我想的哪样,是你和唐韵没什么,还是你没有对徐安晓念念不忘?”

    宁子希垂了垂眸,哑声说:“我和唐韵,真的没什么。我心里只有你。”

    我强忍着眼眶里的泪意,用力抽回被他抓着的手。

    抬手捂着眼睛,深呼吸一口气,再重重的呼出。

    反反复复的,想让自己平静下来,可是想到下午看到的那张照片,我的太阳穴又开始隐隐作疼。

    不管是哪个做妻子的,看到这些听到这些,都会难过都会生气。

    我不是圣人,不管面上表现得多淡定多胸有成竹都好,我也是会难过生气的。

    很想将所有的脾气都压下去,可越是憋着,就越是清晰的感受到胸腔内压着一团火,难受得快要炸开,恨不得把周遭的一切全都破坏掉。

    我放下手,仰起头瞪着他,红着眼眶用食指指着他心脏的位置,“那徐安晓呢,你敢说你心里没有她,你敢说你没有总想着她?”

    “我……”宁子希握住我的手指,神情有些无奈,有些难过,还有些紧张,“老婆,信我好不好,我没有总想着她,我只是……”

    “我不想听!”我打断宁子希的话,我不想听他嘴里提起徐安晓,哪怕他是想和我解释也不成,我也根本不想相信他有关徐安晓的所有解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