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新年好
    说实话,看着陶婶子跪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彷小南有些意外,心头有些痛快,也有些五味杂陈。

    俗话说得好,远亲不如近邻;这么些年,彷家基本上是没亲戚的,也就是这些街坊邻居们走得近。

    自从母亲失踪之后,彷父一人拉扯两个孩子,周围邻居都帮衬极多;所以彷小南很记这份情,这也是当初甚至不惜遭受反噬,彷小南也要出手救林姨父的缘故。

    而眼前的陶婶子,虽然势利一些,但对门对户的,彷小南两兄弟小时候也没少在陶婶子家混饭吃。

    当初,彷父发肾病的时候,也是陶婶子家陆陆续续的借了几万块钱;虽说算利息的,但彷小南依然记得这份情。

    陶婶子为了谋算彷家的房子而逼债,彷小南当时虽不知是为了房子,但却也还是尽力地提醒了陶婶子关于罗满龙之事。

    就算知晓了陶婶子是为了房子,彷家人虽然愤怒,但也不存害人之心。

    罗满龙之所以落得如此下场,只不过是危及彷小南,灵犀所带来的气运反击;而罗家气运不够加上罗满龙自身气运薄弱,才会导致如此。

    所以彷小南此时心头那一丝痛快过后,心头也是有些复杂,但某些莫名的因素却让他隐隐有些置身事外的感觉。

    “小南,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家满龙,救救他,我和你罗叔叔就这么一个孩子,他若是出了事,我们也活不下去啊!”

    陶婶子哭得凄惨的很,一旁的彷父叹了口气,看向彷小南,无奈地道:“小南,有时间的话,就去看看,能帮得上就帮!”

    彷小南低头想了想,然后点头道:“好吧,下午去看看!”

    “谢谢,谢谢!小南,谢谢...”听得彷小南同意,陶婶子又是哭又是笑地从地上爬起来,向彷小南致谢。

    “好了,下午两点出发吧!”彷小南有些不耐地挥了挥手。

    午饭的时候,彷小北一边扒着饭,一边愤愤然地道:“哥,为什么要去救罗满龙,他们家竟然还想要坑我家的房子,这是自作自受!”

    “小北,闭嘴!”彷父难得的发怒道:“别人不仁,但我们不能不义;二十几年的街坊邻居,虽然别人做得不对,但我们做事凭良心;在不损及自己的情况之下,能帮人就尽量帮!”

    这最后一句话彷父是看着彷小南说的。

    彷小南轻轻地点了点头,若是像林姨父那么麻烦的事,他自然是不会做的。

    看着彷小南点头,彷父也就安了心,叹了口气,看向旁边气鼓鼓的彷小北,道:“好了好了,赶紧吃饭...”

    下午,彷小南随着陶婶子来到了东大附一。

    罗满龙在医院躺了一个月,这骨折和其他什么内伤基本上都好了大半,但依然昏迷不醒。

    “小南,麻烦你帮满龙看看,医生说这样下去基本上就成植物人了,醒过来的几率很小;若是满龙成了植物人,我们两口子,这辈子或者也就没指望了!”

    看着病床上的罗满龙,罗满龙的父亲罗叔一脸的凝重和悲色。

    彷小南站在床旁,看着病床上脸色苍白,毫无意识的罗满龙,微微地皱起了眉头;伸手轻轻地点在罗满龙的眉心之处,微微闭目,便开始感受起罗满龙的神魂来。

    原本这样的探查,一般人是不敢做了,特别是连先天都尚未入,本身神魂尚未稳固者极易导致自身神魂混乱。

    但有灵犀在,彷小南倒是不在乎这样的事。

    如同他所料,罗满龙生机尚在,只不过是神魂沉沦在识海深处,想要复苏,唯有唤醒其神魂;否则便只有让其自行慢慢苏醒,不过这个过程相当困难。

    看着彷小南只不过是眯了眯眼睛,伸出手指轻轻地按了按,便走出病房去,陶婶子和罗叔两人对视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紧张之色,赶紧急匆匆地跟了出去。

    “小南,那个...情况,怎么样?”罗叔紧张的问道。

    彷小南眉头微皱,摇头道:“很麻烦!”

    “很麻烦?”陶婶子脸色一变,泣声地一把拉住彷小南的胳膊:“小南,你一定要救救他,一定要救救他!”

    一旁的罗叔伸手拉住陶婶子,看向彷小南,涩声地道:“很麻烦,怎么个麻烦法?”

    彷小南沉吟了一下,道:“想要唤醒他,有三个办法;第一个是你们陪在身边,利用各种方式去尝试唤醒他;不过这个比较难,时间也较长;就他这种情况要醒来很不容易!”

    这个方法基本上就是医生建议的方法,罗叔自然是赶紧问道:“那第二个方法呢?”

    “第二个方法就是买到一种药物,唤神香!”

    “唤神香?”罗叔一愣,旋即便紧张问道:“那这种药物哪里有找?我去找!”

    “这个,我知道哪里有,我可以带你去买;但这个唤神香很贵!”彷小南轻轻地摇了摇头。

    “不怕贵,只要能救满龙,我们舍得花钱!”一旁的陶婶子听得可以救自己儿子,赶紧追问道。

    彷小南抬了抬头看了看天花板,沉默道:“唤神香的黑市价格我记得三四年前大概是三百万左右,现在什么价,我就不清楚了!”

    “三百万!”陶婶子失声惊呼道:“怎么可能?这什么药,这么贵?”

    “严格说它不算药物,它是一种秘制的香;有一支这个香,我能够把罗满龙唤醒过来!”彷小南淡声道。

    一旁的罗叔脸色阴郁地应了一声,道:“那第三种呢?”

    “第三种就是再等一段时间!半年或者一年,到时我或许有能力把他唤醒!”彷小南也不卖关子,看向眼前这对夫妻,道:“我建议你们等一等,虽说罗满龙在这里住院,每天要花不少钱,但至少比拿三百万出来靠谱,也划算很多!”

    说罢之后,彷小南也不多言语,道:“你们先看看吧,如果做出了决定,再告诉我!”

    看着彷小南快步离去的背影,两口子站在那地有些发愣。

    “他爸,我总觉得不靠谱,这什么药,要三百万,这明显是敲诈!”陶婶子一脸的恼怒道。

    “我看不像!”罗叔迟疑了一下,摇了摇头,道:“小南不是说,再过半年或者一年,他就能救满龙么?他要是为了钱,何必这般说?”

    “再说他也知道,咱们不可能有三百万!”

    听着罗叔这话,陶婶子这脸色却是又悲戚了起来:“半年一年的,谁知道这话做不做的准?万一,他倒是说没办法呢?”

    “那你能有什么办法?至少他说最多一年就能救醒,总比一点希望都没有强!”罗叔无奈地叹了口气,道:“现在也只能这样了,咱们再想想其他办法,若是不行就只能再等半年!”

    对于这陶婶子两夫妻怎么想,彷小南是一点都没有考虑;现在他想做的,只不过是抓紧时间修炼,这修炼一途,本就是逆天而行。

    只有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才能不枉人世走这一遭。

    回到家的时候,便已经是快傍晚了,街坊邻居们这时似乎都已经听到了一些消息,看着彷小南回来,都竟是纷纷地朝着彷家这边聚了过来。

    “情况怎么样?小南?”林姨父看着彷小南是一脸的佩服,能够放下那些恩怨,去给罗满龙看病,实在是不易。

    “对,小南...罗满龙情况如何了?”说起来诸多街坊对于这个还是挺关心的,毕竟这么多年街坊邻居,眼见的这罗家都冷冷清清一个多月了,现在快过年了,一家人都还是窝在医院里,众人还是有些同情的。

    彷小南摇了摇头,道:“很麻烦,估计短时间内醒不了;或许再过半年到一年,我有办法,但现在没法!”

    “啊?真成了植物人啊!”林姨父一脸的同情,虽说这些都是报应,但也确实可怜了一些。

    “哎呀,小南说过半年就有希望,这也算不错了,总比没希望好!”旁边众人也是轻轻点头,这也算是好消息了。

    有了消息,众人也就逐渐散去,彷小南也进屋吃饭去了。

    转眼大年三十就到了,爆竹噼里啪啦地响了一整天。

    彷家今年的团年饭很是丰盛,彷父大早就杀好了鸡、买好了鱼和肉,另外还有彷小南带回来的大虾、螃蟹,以及一些腊鸭腊肉等等,从下午两三点便开始准备,三个人弄了满满的一桌菜。

    看着这一桌喷香的菜肴,父子三人都有些唏嘘,去年过年的时候,三父子也就是买了一点肉和一条鱼,加上鸡蛋和青菜,勉强凑了六碗菜出来。

    而今年,整整十个大菜,荤素齐备,就连海鲜都有。

    看着这一桌的菜,彷父的眼眶有些泛红,感叹地道:“要是你妈还在就好了,没赶上好日子!”

    “爸,过两三年妈就能回来,您放心吧...”彷小南笑了笑。

    “嗯嗯...”听着儿子这话,彷父用力地点着头,拿起筷子,道:“来,吃菜,吃菜!”

    夜里,彷小南躺在床上,听着外边那连绵不绝的鞭炮声,轻轻地舒了口气,不自觉的紧了紧被子,嘴角微微地翘了翘,低声地道:“晓蕾,新年好!”

    --今儿就一更,明儿尽量上午先一更仙师无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