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客人的区别
    “各位街坊,不好意思,请不要围观,大家散了吧...”

    街坊邻居们也只听了这么一句话,便有两位年轻人走出来,微笑而有礼貌地请众人散去。

    方墨湖虽然看了看空荡荡的门外,轻轻地叹了口气:“墨阳,我知道你一直对家里还有很大的抱怨;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这总该消消气了;毕竟当年之事,也不好说到底谁对谁错!”

    “哼!当年若不是你们,玉音怎么会被带走的?”彷父哼声地道。

    “墨阳,难道你到现在还不清楚,玉音家里的情况么?”旁边的一位老者苦笑着道:“那一年,人家找上门来,若是咱们不说,估计咱们方家早已经是家门败落了;甚至被破家灭门也不是不可能!”

    “而且,就算是咱们不说,以他们的能力,难道就找不到你们?”

    彷父依旧冷哼了一声。

    “唉...墨阳,当年爸妈把你逐出家门,也只是一时之气;这也过去那么多年了,爸妈现在都已经六七十了,到现在都还没见过自家孙子!”方墨湖叹了口气,道:“这二十多年了,你也莫要再怨恨他们了!”

    “对啊,墨阳...毕竟咱们是一家人,就算是真有什么事,也过去这么多年,该放下了!”旁边的老者缓声地劝着道。

    “是啊!对了,方玫,快叫叔叔...这是你墨阳叔叔!”看着彷父依然一脸阴沉,方墨湖突然看向自己的女儿。

    方玫今天一脸的清爽,没有戴那副黑框眼镜,显得乖巧又可爱:“墨阳叔叔好,我是方玫...和小南是同学,现在在东原大学上学!”

    看着方玫,彷父的眼神稍稍地和缓了些许,轻轻地点了点头,又看了看旁边的彷小南,然后摇了摇头道:“以前的事也过去这么久了,纵有什么,我也不想再计较;但我们家姓彷,不姓方,这一点你们不要搞错了!”

    “小南,送客!”说罢之后,彷父也不多言语,转身便直接上楼而去。

    彷小南静静地看着屋里的众人,淡声地道:“今儿是大年初一,各位远道而来,我也不想让各位难堪;还是请吧...”

    听得彷小南这话,方墨湖几人都是轻轻地叹了口气,旁边的两个年轻人虽然脸露不忿,但长辈在此,却是也不敢多言语!

    “好吧,小南...那我们就先回去了;不过这些东西,也就是一些营养品之类的,你们就收下,给你父亲补补身子!”方墨湖轻轻地点了点头,无奈地起身道。

    “都带走,谁稀罕你们的东西?当初我爸爸病的时候,也没见你们上门,现在病好了,你们还送这些东西做什么?都带走!都带走!”后边一直气鼓鼓的彷小北,愤然地看着眼前众人,忿怒地道。

    “都带走吧!”彷小南伸手轻轻地拍了拍弟弟的肩膀,看向几人,淡声地道。

    方墨湖无奈地叹了口气,轻轻地挥了挥手,让两个年轻人将东西提上;深深地看了彷小南一眼,道:“小南,咱们毕竟是血脉相连的一家人,当年就算是你爷爷奶奶有些做得不对,我这个当伯伯的也不称职,但毕竟这血脉之情是无法抹杀的,希望以后慢慢来吧!唉...”

    彷小南没有言语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几人离去。

    一行人上了车,很快地便缓缓离去。

    而不远之处的邻居们,看着这边的情况,一个个惊愕莫名。

    这进去坐了才没几分钟吧?这就被赶出来了?连东西都没收?

    这可是东原市长啊......

    看着车子离去,彷小南回头看了看楼上,没有言语什么,只是轻轻地握着小北的肩膀,拍了拍。

    而在二楼,彷父站在窗前,看着楼下那缓缓离去的车子,眼中露出了一抹怀念而又惆怅的神情,久久不散!

    彷家在青云镇是没什么亲戚的,除了初二初三,林姨家和一些相熟的邻居家过来坐了坐,给彷家拜了拜年之外,彷家倒是相当清净。

    到了初六,基本上各家亲戚也都走得差不多了,这天彷家又来客人来了。

    这次来的是三辆车,车子是两辆奥迪和一辆卡宴,阵势比初一的那次还要大上不少;而且来的客人气势同样不凡,领头的是两对中年夫妻,后边的是三个年轻人,还有两个司机。

    这次客人明显的比上次要受欢迎,彷小南亲自到门口迎接了客人进屋,甚至还打电话在镇上的小天鹅饭店定了一个包间。

    “彷叔叔新年好,给您拜年了!祝彷叔叔身体健康,新年快乐!”

    赵阳赵琳和袁明强三人,恭敬地给彷父拜年。

    “好好好,新年好新年好!”看着眼前这三个礼貌又懂事的年轻人,彷父心头大悦。

    赵琳现在已经一扫往日的那种颓然,整个人朝气蓬勃,又回复了当初的那种活泼与阳光,让彷小南欣慰不已,看来赵琳戴上了吊坠之后,现在已经是完全没有问题了。

    “彷先生,小南上次是帮了我们家大忙了,所以这次刻意赶来给您拜个年,也另外向小南致谢!”

    赵林远夫妻,亲近而又客气,让彷父甚是有好感。

    而且赵林远也接着介绍了袁家夫妻,让彷父甚是惊讶:“哎呀,是袁市长...这真是不敢当不敢当!”

    “哪里哪里,彷先生客气了!我们一家冒昧而来,实在是打扰打扰啊!”

    这一番客套,又喝了一杯茶之后,赵林远便让赵阳给彷小南送上了一个箱子。

    “小南,这是我家这次给你准备的一些东西,希望你满意...本来,我父亲也想亲自前来致谢,但因为年后这位置可能就要动了,所以走不脱身,就只能是让我们这些晚辈代替他老人家向你致谢!”

    彷小南微微一笑,伸手接过箱子,也不打开看,只是交给小北,让小北收好。

    “看来赵老这次委员的位置已经是尘埃落定了,可喜可贺啊!”

    听得彷小南这话,明显是对这事的详细情况把握的极准,赵林远更是神情一肃,恭敬地道:“哪里哪里,都是您的提点,若不是您,我赵家这回不单是要错过这个好机会,只怕此后是再无进步的可能了!”

    听得这赵林远年纪跟自己差不多,但这一瞬间,却是对自家儿子的称呼,一下由你变成了您;而旁边的客人却是都一点不觉得古怪,彷父这心头又是震惊又是骄傲。

    那方墨湖就算了,但这位袁市长他可是也知晓的,在东原权柄仅次于方墨湖的存在;这还特意一家人前来给自己白拜年,这可就是真面子了。

    在家里稍坐之后,众人便前去小天鹅吃了一顿午饭,饭桌之上赵林远和袁副市长都谦恭地向彷父敬酒,让向来不喝酒的彷父,也忍不住地喝了一小杯酒;可谓是宾主尽欢。

    小天鹅的老板,这中午那是亲自地端菜上菜,围着这个包房忙里忙外的,让外边的几桌客人都惊讶的紧。

    “老陈,哎呀,今天你老板怎么亲自跑出来上菜了?都不让你婆娘去上菜了,难不成害怕人占你婆娘的便宜啊?”这有相熟的客人,笑嘻嘻地打趣道。

    “哎呀,今天这场面我可是不敢让我那婆娘上菜,怕冒犯了客人!”陈老板一脸的红光满面,得意地道。

    “不是吧?这什么客人让你老陈这么上心?”旁边的几桌客人都好奇地望了过来。

    陈老板一脸得意地,压低声音道:“嘿嘿...你们知道今天谁请客?请的又是什么客人?这青云镇几家饭店,也只有我陈林美有这样的招牌!”

    “什么人请客?请的什么客?快说来听听!”看着陈老板这番得意模样,众人更是好奇。

    “今天是小南家请客!”陈老板哼声地傲然道:“他可是特意订了我这里!”

    “小南家请客?哎呀,看来只怕还真是了不得客人!”旁边众人纷纷点头,这前几日方市长上门拜年的事,这青云镇可是传得轰轰烈烈的;这次的客人,只怕也不是什么普通客人。

    “老陈,你就别卖关子了?这次又是什么人到彷家拜年?”

    陈老板再次压低声音,得意地道:“这次里边的是袁市长一家人,而且还有燕京来的一家人!”

    “袁市长?那位常务副市长?”旁边有清楚的人,这便是惊叹道。

    “还是你老张有见识,嘿嘿...不过这也不算什么,那燕京一家子更有来头!”陈老板嘿嘿地低声道:“我上菜的时候听了两句,那位燕京的赵先生他家老子是京城的什么部长,了不得的大官,好像今年还要升官!”

    “部长?!”众人大惊,那可真是了不得了;旁边那老张更是惊讶地道:“真的假的?这部长再往上,那不就是国级的领导?”

    “我看他们那说话的模样,应当是的...嘿嘿!”陈老板一脸的得意,挥了挥手道:“好了,不跟你们说了,我这还得赶紧督促厨房把菜做好一点!这若是给小南丢了面子,那可就是我老陈的罪过了!”

    听得这话,众人更是赶紧地言语道:“那是那是,老陈你赶紧去,咱们这青云镇十年也难得招待一次这样的客;小南的面子更是莫要给他丢了!”

    这赵林远和袁副市长一家人吃过了午饭,也就没多停留了,只是临走邀请彷父有时间一定要到燕京玩;一行人这才告别而去。

    “哎呀,咱们家还是小了一点,这客人来了都没地坐!”彷父一脸的遗憾。

    彷小南便是笑道:“没事,等拆迁了,咱们家不就有大房子了么?而且东原咱家还有一栋别墅,怎么着都够用!”

    “嗯,那也是,那也是!仙师无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