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 神药肠虫清
    “想吃就吃吧,我做的红烧肉味道不错;在我这里不用担心体重的事情!”

    看着张根浩可怜兮兮地嚼着一根青菜的模样,彷小南忍不住地笑了。

    “真的吗?”张根浩眼中满是惊喜和兴奋,那碗香喷喷的红烧肉对他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吃吧!”彷小南点了点头,伸手夹起一块肥瘦相间的红烧肉,塞到口中,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凉了就不好吃了!”

    “啊,好,好...”看着那碗里确实是只剩三分之二的红烧肉,张根浩点了点头,赶紧伸筷子飞快的夹了一块红烧肉塞到嘴里,生怕旁边的李明义阻止。

    李明义眼角不经意地挑动了一下,但看了看彷小南之后,终于是没有言语。

    “李先生也试试,这个红烧肉做起来很麻烦,所以我也很少亲自动手的!”彷小南似笑非笑地抬头看了李明义一眼。

    “好的好的!”李明义赶紧伸手夹了一块,放到口中细细地嚼了嚼,眼睛便是一亮,待得咽下之后,便是一脸惊叹地看向彷小南道:“想不到彷先生不单是年轻有为,而且连菜也做得这么好!”

    “对啊对啊,真好吃,真好吃!”张根浩飞快地有夹了一块塞到嘴里,脸颊上鼓起一块,一边吃,一边满嘴油光地含含糊糊地点头赞着;可怜他几天都没沾一点荤腥,这回简直就像跟刚出饿牢的人一般。

    “还好,小时候经常自己做饭,这手艺倒是练出来了!”彷小南笑了笑。

    “彷先生小时候经常自己做饭?”李明义微微地一愣之后,才想起前些日子看过的一篇报道,曾经说过这位彷小南小时候的情况,当下缓缓点头,看来这彷小南确实是有些本事。

    吃了两大碗饭和小半碗的红烧肉,彷小南心情很是自然地好了起来。

    “既然你们这么快又来了,还赶上了我的午饭;看来此事也是注定了!”

    “那么我也就不推托了,总共二十亿韩元,我会想办法压制这贪食化形蛊的作用,尽量让它在慢慢消退的同时也不让对方感觉到异常!如果万一被对方发现,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二十亿!”李明义心头骤然一松,这过来的一路上他便已经想过了,对方虽然发现了这事,但不出手;只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搞不定;一个就是不愿意出手!

    而自己这折返回来,便说明自己这边没有办法可想;如此一来想来说动对方出手,只怕是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但倒没有想到,对方如此干脆,再加十亿韩元完全在他的接受范围之内。

    李明义将手中的筷子放下,微微鞠身,道:“那一切有劳彷先生了!”

    “小南,那个对我下蛊的人很厉害?出手化解也会被他发现?”张根浩一边大口吃肉,一边好奇地看着彷小南道。

    彷小南轻轻点头:“蛊不同于其他,它是由蛊师以自身精血喂养,就算不是本命蛊,也多与蛊师有一定的心神联系;只不过一般的蛊师与非本命蛊的联系不强,很多时候就算蛊被灭杀,也不一定有感应!”

    “但对你下手的这个蛊师很强,虽然这贪食化形蛊已经在逐渐的消亡中,但如果在预定日期之前死亡,对方定然可以发觉!”

    “我最近也在重要的关头,所以不太想招惹对方!”

    李明义在一旁暗暗点头,难怪那几位高人都不愿出手,看来自家根浩还是运气好;这回回去一定要好好感谢崔允儿才是。

    吃过饭,彷小南就开始动手了。

    看着彷小南临时从外边买回来的一盒药,李明义好奇地拿过来看了看;他的中文一般,但一般的还是能够看懂和交流,只是这会看着上边的几个大字,不由地傻了眼。

    “肠虫清?!”

    念出这三字之后,勉强地理解了一下这字面上的意思,李明义眨了眨眼,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赶紧又朝着旁边的字看了过去。

    “阿苯达唑片?高效低毒的广谱驱虫药。主要用于驱蛔虫、蛲虫、绦虫、鞭虫、钩虫、粪圆线虫等!”

    “额!额?额!!!”

    彷小南笑着拿过李明义手中的药盒,递给张根浩,道:“好了,每天早餐和晚餐后吃一粒!”

    “这个...这个能够治疗蛊毒?”李明义指着这盒肠虫清,愕然道。

    “可以!别的蛊不行,但这个贪食化形蛊可以!这种驱虫药可以麻痹贪食化形蛊,帮助维持让它的休眠状态,不再发挥那种贪食致肥的效果;但还需要结合其他的手段!”

    彷小南笑了笑,起身道:“跟我来!”

    “把衣服脱掉,躺在床上!”

    “全部脱掉?”张根浩俊美的脸庞上露出了一抹尴尬。

    “可以留下一条内裤!”彷小南笑着耸了耸肩,调侃道:“我可不是那些花痴女人会对你感兴趣!”

    “……好吧,对我感兴趣的还是很多不是花痴的!”张根浩弱弱的辩解着。

    待得张根浩脱光衣服躺在床上之后,彷小南这才上前,凝神静气之后,双手快速地结成各种手印;最后化为不动明王印,轻轻地顶在张根浩印堂之处。

    然后缓缓地顺着鼻梁下移,经下颌走胸口膻中、丹田、气海等。

    “在这里!”当不动明王印经过张根浩脐下之时,彷小南眼睛一亮,沉声喝道;同时手中手势再变,由不动明王印转为隐形印再转智拳印,最后化为内狮子印定在张根浩肚脐之下。

    “呼!”化完几个手印之后,彷小南长舒了一口气,直起身来,道:“好了,搞定!”

    “就搞定了?”李明义眼睛一亮,上前一看,这脸色骤然一变,只见得张根浩那白皙的小腹之上,隐隐地浮现除了一只小指大小的虫子模样的阴影。

    这虫子阴影长约四五厘米,肥肥胖胖,此时正缓缓地摇头摆尾,有若活物一般。

    “这就是那蛊虫?”看着那影子,李明义脸色一阵阵的脸色发白。

    “对!”彷小南耸了耸肩,道:“不过,现在没事了,只要每天两次按时吃药,同时让我施术一次,五天之后,便可完全化解!”

    “明义哥,什么呀?”看着李明义那脸色发白的模样,张根浩这撑起身子来,俯身顺着两人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小腹。

    “啊...啊...啊...。救命啊救命啊!我肚子里有虫子,有虫子,救命啊!!!”

    看着张根浩一脸惊恐地跳将起来,狂吼乱叫的模样,彷小南耸了耸肩,转身走出房去。

    此时,远在数千里之外的首尔,一位须发花白、面容苍老,脸上满是淡淡老年斑的鹰目老者,正盘膝坐在一个长案前,旁边一个二十来岁打扮入时,露着半个胸脯的妖艳女子,娇笑着夹着一块鱼生喂到老者口中,道:“崔大师,味道怎么样啊?”

    “嗯...不错!”老者斜斜地将头靠在女子的怀中,满意地淫笑道:“还是贤美最会伺候人!”

    “哎呀,崔大师,看您这话说的...难道除了贤美,你还让其他女人服侍么?”妖艳女子闻言,不满地噘嘴娇声地道。

    “没有没有,当然没有!”老者立马正颜地道:“我当然只让我家贤美伺候过!”

    说罢这句,老者舒坦地摇了摇头,磨得那妖艳女子一阵骄哼之后,便又得意地笑道:“来来,快让我喝口酒!”

    这刚刚从女子送到嘴边的酒杯里喝了一口,舒坦了吐了口气的老者,突然眉头微微一耸,那正摸在女子胸口的手也是微微一僵。

    感觉到老者的手微微地一紧,那妖艳女子娇哼了一声,气喘吁吁地道:“崔大师,您怎么了?”

    “哈,没事,没事...来来,咱们继续喝酒!”老者眼睛眨了眨,似乎又没发现什么一般,旋即便又嘿嘿地淫笑了起来。

    “彷先生,一切有劳您了!”李明义站在大门外,朝着彷小南恭敬地鞠了鞠身道。

    “不客气,相信你十天之后过来,会看到他会有一个明显的变化!”

    送着了李明义,彷小南关上门,便见得张根浩正一脸悠闲地瘫在沙发上,拿着遥控器不停地调着台。

    “小南,你们就没有英文台或者韩语台么?”

    一连换了七八个台,张根浩将手中的遥控器往沙发上一丢,郁闷地看向一旁彷小南道。

    “只有一个央视新闻台有英文频道!”

    看着一脸无聊的张根浩,彷小南伸手拿起一个pad丢过去,道:“要是无聊,你可以上网...哦,对了,你想连上国外的网站,得用代理!”

    “......”

    接过那pad,听着彷小南这话,张根浩满脸的无语。

    不过这家伙很快地又跳将了起来,一脸期待地看着彷小南,道:“小南,我们晚饭吃什么?还做红烧肉吗?”

    “晚饭你吃蔬菜沙拉!”

    “啊不是吧?你不是说我可以正常吃吗?”

    “是可以随便吃,但你中午吃太多了,所以...晚饭要减量!”

    --求月票。

    。(未完待续。)仙师无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