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 林家人
    不可否认,修炼者只要筑基完成之后,其体质各方面较之普通人要远远强上许多。

    王云龙的技术只能算一般般,但有他打底,加上林波等人的配合娴熟,彷小南这一场球赛下来,总算是打得少有的酣畅淋漓。

    “下次再一起啊!”彷小南气喘吁吁地从场上下来,一边接过金妍秀递过来的毛巾,一边朝着王云龙挥了挥手。

    “好!”同样喘着粗气、浑身是汗的王云龙也挥了挥手,爽直地应下了。

    作为男人来讲,有些时候,干一场架,或者是打一场球,许多时候便自然而然地亲近了起来。

    看着浑身是汗、热气蒸腾,一脸笑容灿烂的彷小南,金妍秀那好看的眼睛中微微一亮,笑着道:“看你一身汗,赶紧去洗澡吧,别感冒了!”

    “嗯,知道了,我回去洗;弄得你等我到这个时候!”彷小南一边大口地喝着水,笑道。

    金妍秀的笑容亦如平时般的明艳:“没有啊,我回去也没什么事,看你打球挺开心的!现在回去刚好!”

    两人各自驾上车,有如往日一般,笑着挥手告别而去。

    回到家天已经是完全黑了,彷小南将筑基汤药的罐子放到灶上煎着,便上楼去洗澡了。

    随着楼上细细的水声起,那个不久前出现在球场附近的那个面目普通,目光如剑的年轻人,也在夜幕中悄无声息地爬上了别墅二楼的阳台,通过一扇窗户进入了楼内去。

    听着主卧室隐隐传来的水声中,这个年轻人四处张望了一下,突然轻轻地抽了抽鼻子;然后便快步地走下楼去。

    走到厨房,看了看灶上的筑基汤药罐,眼睛微微一亮之后,便上前闻了闻那药罐里药的气息。

    闻过了这药罐里汤药的气息之后,年轻人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嘲讽,然后便又悄无声息地从原路溜出屋外。

    数分钟之后,彷小南穿着浴袍用毛巾擦着头从房间出来,便大步地走下楼去。

    走到厨房,看了看罐子里的汤药已经差不多了,彷小南便如同往日一般,从厨房的小柜子里拿出一个木盒子,从里边取出一支百年老山参,用刀切下一截,然后细细地切成片丢进汤药罐中,继续地煎了起来。

    而方才的那个年轻人,这时却是已经走下了半山腰去,一边走一边对着电话中,道:“三叔公,已经确认过了;这个小子是有些基础,但也没什么特殊的;他现在服用的还是那种最基础的筑基汤;估计怕是什么时候音姑姑留下的一点东西,被他找着了吧!”

    “筑基汤?”那边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狐疑道。

    “对,就是最基础的筑基汤,我已经确认过了,里边用的老山参还就是那种不超过十年份!估计这小子最多最多也就是刚筑基完成,否则这样的汤药根本不可能有太大的作用!”

    年轻人自信地道:“我也确认过了,这小子身上没有任何的先天气息;那崔正凤死确实死在东原,但不可能跟他有什么关系;不然以崔正凤的实力,就算是不用蛊毒,一根手指也足以碾死他!”

    听着年轻人的言语,那苍老的声音稍稍地沉吟了一下,便又继续地道:“不要大意,再仔细确认一下!”

    “三叔公,要不我直接把他做了,反正神不知鬼不觉!”年轻人有些不耐地道。

    那边苍老的声音嘿嘿一笑:“呵呵...我倒是不反对,不过你得有个心里准备,万一哪天要是让你音姑姑知道了这事,一剑宰了你,可别怪三叔公没提醒你!”

    听着三叔公的言语,年轻人的面容微微地一僵,似乎想起了什么一般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惊惧,赶紧笑道:“开玩笑呢,三叔公,您放心,我一定会再仔仔细细的确认一番!”

    “呵呵...其实,了断了也好;只是莫要自己动手!”那边的三叔公淡声地道:“志明啊,这事自己看着办吧,这姓彷的小子,若是当个普通人,也无碍;但他既然走上了这条路,家里倒是也容他不得!”

    “若是他死了,家主应该也会很开心!”

    千里之外的一位头发斑白的老者,轻轻地挂断了手中的电话,一双鹰目之中闪过一抹阴冷之色。

    “呵呵,三叔公可是该提醒的提醒了,但怎么做就是你自己的事了!办得好,家主自然会不会吝啬;但若是办差了,你音姑姑的剑下,这十几年来,可是死了不下百人!”

    林志明挂断了电话之后,眼睛微微地眯了眯,却也是闪过了一丝冷笑:“老家伙,这彷小南死了,你自然是最安心不过!”

    “不过,我不过是家中旁系,这好的修炼资源根本轮不到我,将来若是想要尽快踏入金刚境,此事却是不得不考虑了!”

    林志明紧皱着眉头,一边走,一边眼中一阵浮动,这突然眼前微微一亮,咬牙道:“富贵险中求,只要把这事办妥了,家主那边自然是少不了赏赐!只要这小子未入先天,要弄死他也不难,再说只怕还未入凝气,这就更是简单,只是要好生谋划一下才是!”

    厨房中的筑基汤这又熬煮了十来分钟之后,终于逸散出了一股浓郁的香味,彷小南倒出汤药,待得稍凉之后一口灌下,便又走回楼上去,到健身房中,继续打起锻体拳来。

    “呼呼...”

    彷小南的拳势缓慢而稳固,随着一招一势地打出,这呼吸也渐渐地粗重。

    在这拳势运行之中,体内那先天之气纷纷涌动,循着那已经隐约成型的循环慢慢运行着。

    只是,虽然这些先天之气相当充裕,在那拳势运行之下,更是不住纷涌,但却依然在那循环顶端之处,差了那么一丝丝无法完全吻合。

    随着拳势的愈发缓慢沉重,彷小南的呼吸越发地粗重,浑身上下一股股的汗意不住溢出,但那循环之处,却是依然差着最后的一丝无法连接完成。

    感觉着那一丝丝的差距,虽然已经精疲力竭,但彷小南依然不舍地咬紧了牙关继续打拳。

    但随着体内药力的逐渐消散,彷小南只觉得浑身也越来越疲惫,到最后一趟拳打完之后,终于精疲力尽地瘫倒在地。

    “呼哧呼哧...”

    彷小南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眼中有些无奈,但却并不失望;这先天一关,若是那么容易跨越,那也不会那么多人毕生都卡在这一关的瓶颈之上。

    而自己有黄先生的那些积累和经验,这瓶颈之说,根本不太可能存在,只不过是自己蓄积的先天之气还不够而已。

    只要蓄积的先天之气足够了,到时候自然而然地便能跨过此境。

    转瞬又是两天过去,感觉这两天体内那先天循环似乎已经已经开始有了些松动的迹象,这突破应当便在这两日,彷小南这修炼也就愈发地勤快了。

    这天下课之后,与金妍秀一起吃过了晚饭,驾着车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下来了。

    车子刚刚驶入花园之内,车前灯光扫过大门口,一个头戴鬼脸面具的人影正静立在那处。

    彷小南微微皱了皱眉,停下出来,缓步走了下去,看着那人,心头一丝警兆突起。

    “你就是彷小南?”

    那边的那鬼面人沉声地道。

    “在下正是,不知阁下有何贵干?”彷小南轻吸了口气,道。

    鬼面人轻哼了一声:“我听说东原最近出了一个年轻俊杰,就连崔正凤死在了这里,本还有些好奇东原何时出了这等年轻俊杰,特意想来看看!”

    “倒是没有想到,竟然是你这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看来这传闻还真是信不得!“

    彷小南淡声一笑,道:“这传闻本就信不得,我的实力若是能超过崔正凤,那阁下只怕也不敢站到我面前来!”

    “呵呵...这年纪不大,口气倒是也不小!”

    鬼面人冷哼了一声,道:“既然来了,那我也就试试你的本事,不教训教训你,还真不知天高地厚!”

    这话刚出口,鬼面人挥手一掌便朝着彷小南劈来。

    随着这鬼面人一掌劈出,这隔着两三米远,那风声便骤起,一股锐风便朝着彷小南当胸西袭至。

    “气行于外!果然是先天境!”彷小南眼睛微微一眯,身子轻轻地一侧,避过这一击,双拳微紧,探身便朝着那边的鬼面人冲了过去。

    看着彷小南一步便跨越了两米的距离,一拳朝着自己胸口猛然轰至;那鬼面人阴冷一笑,这双手一搓便朝着彷小南那一拳撞了过来。

    “砰!”地一声闷响,拳掌相击,彷小南应声倒飞出四五米去,落地之后,还在地上一连退了四五步才堪堪站稳。

    “呵,果然只是一个银样的蜡头枪,还弄得小爷特意跑来一趟!”那鬼面人轻哼了一声一脸的不屑。

    “先天就了不起吗?”听得这话,彷小南眼中怒气涌起,似乎是不甘地怒吼一声,手一扬,一柄匕首骤然地浮现在了手中,脚下一顿,便再次朝着那鬼面人扑了过去。

    “呵呵...找死!”

    鬼面人冷笑一声,提手握拳,深吸了一口气,清喝一声,一拳便朝着彷小南砸至。

    只见得这一拳起,周围风随云动,隐带风雷,以雷霆万钧之势朝着冲过来的彷小南猛扑而来。

    “果然!”

    看着那隐带风雷,但却又隐隐留有一丝余地的一拳,彷小南眼中一丝淡淡的明了之色,一闪而逝,也怒喝一声,匕首猛地朝着那拳头撞了过去。

    --今儿天南生日,太忙,暂时更一章吧!

    .(未完待续。)仙师无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