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五章 再遇金阳
    “禁制已经松动?禁令撤销?通灵境以下被限制?!”

    彷小南一惊,难道是自己想要去一探之地?那边已经允许神通境前往了?

    想到这里,彷小南不禁地有些懊恼,原本还想仗着自家有阴阳灵犀,去看看碰碰运气是否有便宜捡,但现在只怕这便宜就没那么好捡了。

    同时,还让彷小南微微皱眉的是,自己居然还从这群熙熙攘攘的修士之中,看到了金阳的身影。

    见到此人,彷小南眉头微微一皱地,就准备避开他。

    毕竟,今天彷小南的主要目标是前往那个禁地,并不准备节外生枝。但可惜的是,金阳这小子的眼神也太尖了点。

    “方南!哈哈哈,老子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你居然自己跑下山来了!兄弟们,快给我围住他,千万不要让这小子跑了!”

    不远处,在人群中正肥头大耳、正露出满脸兴奋之色,并且频繁发出尖锐声音的金阳,还真是辨识度极高的。

    彷小南见状,心中隐隐有些无奈:看来周裘只怕还没跟这家伙打招呼,可这家伙怎么就是不记教训?

    他还让人围住自己,怕自己跑掉!?

    哎,只希望这小子一会儿惨叫的时候,不要叫得太响。念及于此,彷小南便微微叹了口气,站在原地不动起来。

    而金阳,却满脸喜色地带人牢牢围住了彷小南,然后又机警地朝山上山下打量了数眼,确认叶柔并不在自己的视野范围内之后,方才满意的嘎嘎大笑道:“方南!我看这一次,还会有谁来救你!”

    金阳如此张狂,周围的天星宗修士自然都看进了眼里,不过他们的表情却变得各不相同起来。

    有些人是觉得彷小南挺作孽,一个人居然被一群人欺负,脸上颇有一些义愤填膺之色。但是一经旁人提醒,得知金阳的来历之后,这些人就纷纷默不作声了。

    更多的人,则均是冷眼旁观,没有丝毫插手的意思。

    而彷小南,面对金阳如此明显的敌意,却只是站在原地,一脸淡漠的看着金阳,开口道:“狗叫完了?那就不要浪费时间了。之前的账,今天我们就在这里一次性清算了吧!”

    “什么?你还敢跟我清算?别跟老子装蒜!别以为仰仗着叶柔那个娘们靠山,就敢不把我放在眼里!嘿,乖儿子,给我等着,你家金爷爷马上就会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阳光为什么会这么灿烂!”

    “真是有趣。”彷小南忽然微微一笑:“放马过来吧!不过,你可要记住,你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

    “啊啊啊!找死,你找死!该死的方南,你已经真的惹怒本大爷了!”

    金阳这一次似乎真的被气到了,满头毛都根根炸起,额头更是青筋暴露,再配合他那歪眉邪目、掀鼻龅牙,不敢让人恭维的长相,看起来活像一条披了人皮的暴怒鬃狗。

    而此刻,他也毫不犹豫的大步走到彷小南面前一丈远,然后直接一举手的,快速掐诀施术起来。

    不得不说,虽然金阳只会这一个法术,但是激发的速度,的确还是比较快的。看来,通过他多年来的秀手法,让他对这个法术还是颇为顺心应手的。

    而且,当金阳激发完了火球术,并且看到彷小南真的站在丈许外似乎仍然无甚防备之后,他不禁神色大喜。

    金阳心中暗自思忖道:“这小子看来真的傻掉了,哈哈!若是能今天趁势杀了他,就算是叶柔想必也不会为了一个死人对我怎么样才对。倒是黎青夷那个水灵灵的小姑娘,没了方南,看她还有什么理由拒绝我的提亲!”

    念及于此,金阳眼神之中不禁露出了一丝凶戾之色,手中原本已经成型的火球,不禁又涨大了一分,威力更胜。

    而这一切,却都在彷小南的眼中毕露无疑。这让彷小南眼中的一缕杀机,不禁更浓了几分。

    此刻,跟着金阳的那些小弟,均是面露兴奋之色。觉得马上就能看到血腥而令人愉悦的一幕。

    周围的围观修士,却都神色不一地打量着彷小南。

    很多人都在想,彷小南到底是有了怎样的底气,面对金阳的火球术,怎么还能如此笃定的站在那里?

    难道,这小子真的不准备躲开吗?

    有的人,甚至都做好万一出了人命之后,通知宗门的准备了。

    “去死吧!”

    可是,时间不等人,就在金阳终于蓄势好了之后,他终于大喝一声的,立刻激发了手中的火球术。

    而此刻,这个原本应该只有拳头大小的火球,体积在金阳强力的催动之下,已经变成了足有碗口大小的模样,看起来比几天前还要强出许多!

    “呼!”

    此火球从金阳手中激射而出后,立刻发出一阵呼啸之声,直扑彷小南的面门而去,速度几乎不逊色于军队中的强弓硬弩!

    并且,这个火球还没有真的近身,一股极为炙热的火浪,就已经毫不客气地砸在了彷小南的身上,一股热浪随之烧灼而上,带动彷小南一袭青衫都呼呼作响起来!

    面对此幕,彷小南却依旧只是冷笑,竟然丝毫躲避的意思都没有。

    可是其他的围观修士,却早已经露出了不忍之色,似乎不忍心看到接下来的一幕。

    “轰!”

    耳边只听得轰然一声巨响,这颗加强版的‘火球术’就已经结结实实的砸到了彷小南身上,并且随之爆炸而开!

    “哗!”

    与此同时,挟裹着一股惊人高温的火浪,也瞬间从彷小南身上爆裂而开,朝四面八方席卷而去。一团倒卷而上的橘红色火舌,瞬间就将彷小南的身形全部掩盖了进去!

    见到此幕,场中那些围观的修士眼中流露出的不忍之色,不禁又浓了几分,甚至一些修士都已经露出了满脸的不忿之色。

    而金阳却仰天大笑起来:“哈哈哈!让你跟本大爷作对,居然还装蒜到本大爷头上了!还以为你有多么厉害,这还不是一个火球术就让你现出原形了?小子,这一次是你自己找死,可就不要怪本大爷心狠手辣。嘿嘿,等你到了黄泉地下,再哀叹自己的不幸去吧!”

    金阳的笑声难听刺耳,且又嚣张无比,可是一时之间,居然没有人出口阻止什么。

    可是就在金阳笑的一口气差点喘不上来的时候,一个冷漠的声音忽然从他面前不远处响起了。

    “喂,你笑够了没有?”

    金阳闻言,立刻如同见鬼了一般的立刻睁开了自己的小眼睛,满脸惊疑不定地朝对面望去,却正好看到彷小南就站在自己对面,而且还是一副安然无恙,似乎丝毫都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的模样!

    “怎么可能!”金阳顿时惊叫起来。

    不光是他,就连他身后的那些跟班小弟,也纷纷瞪圆了眼睛,露出一脸不能置信的神色。

    到底,还是周围的那些修士眼尖,其中一人一眼就看到了彷小南手中的一张白纸,然后高声叫道:“他刚才使用了道符!他使用了一张中阶法术‘冰盾符’!”

    “啧!若是用‘冰盾术’抵消了‘火球术’,那么刚才的一幕就不奇怪了。这小子看起来还挺有钱啊?这冰盾符我等可都只是拿来保命的时候才会使用的!”

    “啧啧,听说他跟叶峰主关系不错,八成是叶峰主给他的吧?”

    “也许是吧。啧啧,无论如何,如果多给他几张道符的话,恐怕金阳还真的要打不过他。”

    “嘘,还是静静的看吧。”

    周围的修士们议论纷纷,而金阳满脸的惊怒面色,却也随之变得阴晴不定起来。

    金阳缓了口气,然后瞪着彷小南开口道:“我说你怎么如此有恃无恐,原来是拿了一张‘冰盾术’的道符!哼,不过这一次你已经用掉了,我看你下一次还怎么再抵消我的火球术!”

    忽地,金阳眼珠子转了一圈,朝旁边一位修士嘿嘿笑道:“宋斌师兄,要不还是麻烦你来,直接帮我料理了这个碍眼的家伙算了!”

    “金少稍候,我这就用将这厮送去地府,给金少出气。”

    一旁,“宋斌”不光相貌凶恶狰狞,并且体型也是魁梧之极,远远看去犹如一只狗熊般健硕。

    而与之相比的彷小南,则显得极为清秀修长,就如同一名普普通通的凡人一般。

    宋斌往彷小南跟前一站,身形差距顿时显得十分突兀。

    虽然如此,彷小南依然是一副自始至终都未曾变化过的淡然之色,而且原来准备继续掏道符的手,都慢慢缩了回来。

    仿佛,彷小南根本就没有把宋斌放进眼里的模样!

    这幅态度,激怒了宋斌。

    只见宋斌冷笑连连地开口道:“小子,碰到宋某你就会发现,自己辛辛苦苦隐藏起来的一些实力,也只不过是唬人耳目的无用烟花而已。在真正强大的实力面前,你马上就会原形毕露!”

    彷小南闻言,抬起头打量了宋斌一眼,然后淡淡的道:“狗叫完了?”

    “你……!”宋斌闻言,原本只是冷笑的神色,登时一僵,旋即变成了一脸狂怒之色!

    “狂妄嚣张的小子,你竟然敢对我宋斌如此无礼!既然如此,一会儿就不要怪宋某心狠手辣了!待会儿就算是你痛哭流涕的跪地求饶,也休想让我放过你!”宋斌瞪圆了眼睛,厉声喝道。

    可是彷小南听到这话后,却打了个哈欠,然后淡淡地道:“问你狗叫完了没有,你倒是越发地有精神了。来,要打就快点,小爷还有事,料理了你,早点收工。”

    “哇呀呀呀呀!你找死!”宋斌气得七窍生烟......仙师无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