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章 少爷醒了!
    ,精彩小说免费!

    “橙姐,我怎么不知道谭喜凡还有一个朋友?她都大三了,从来没听说过。”一个女孩儿嘀嘀咕咕的说道。

    “指不定是哪个喜欢多管闲事的,我在学校也没见过那女孩儿,今天新生报道,应该是新生吧,没事,下次再教训谭喜凡就是了。”橙姐一转身,坐回了观众席,换做一副没事人的样子。

    此刻白轻尘带着谭喜凡去到了一个人少的地方,看了看身后没人跟上来,这才放心下来。

    “那个……谢谢你。”谭喜凡道。

    白轻尘望了她一眼,她看起来十分的狼狈,她拿出纸巾递给她,“擦擦吧。”

    谭喜凡又道了一声谢谢,白轻尘说没事,随后转身打算走。

    而谭喜凡好似想起来什么一般,“那个……我们是不是见过?”

    白轻尘转身一脸疑惑,她不认为她见过这女孩儿,而那女孩儿再次仔细看了看白轻尘之后一脸的兴奋,“是你!”

    白轻尘就更懵逼了,难道她还失忆了不成?她确定自己从来都没见过谭喜凡。

    “是……是我啊,就是阎少的生日宴会,你救了我。”谭喜凡极力的解释。

    可白轻尘还是一副想不起来的样子,谭喜凡继续解释,“就是在洗手间,你恰好过来,有个男人非礼我,你让我走了,然后……然后我看到陌少去救了你。”

    白轻尘皱了皱眉,脑海里的记忆好像慢慢的被唤醒了。

    最后望着谭喜凡,脸上不经意的露出了笑容,“原来是你啊。”

    “对,是我,你想起来了!”谭喜凡好似十分开心的样子。

    “真没想到,你居然是这个学校的学生。”白轻尘觉得十分不可思议。

    “我是大三医学专业的,明年就开始实习了。”谭喜凡回答。

    白轻尘点了点头,“我是新生,这么算的话,你是我学姐。”

    之后二人稍微聊了一会儿,白轻尘才知道欺负谭喜凡的那个人叫罗美澄,是学校校长的女儿,也是学校的校花。

    t大校长算是个人物,将学校打理得很好,只是没时间管这个女儿,罗美澄和很多社会人士都有关系,玩得很开,在学校里俨然就是一个大姐大的模样。

    而谭喜凡生来性格就有些软弱,加上她只想好好的毕业,不想惹事,所以才一直让罗美澄他们欺负。

    谭喜凡的家境不差,爸爸是院长,妈妈也是知名的主任医师,所以她才选择了学医,在江城,t大的医学专业也是非常先进的。

    谭喜凡天生就是个乖乖女,不争不抢,可是这种性格在社会上就只会被欺负了。

    “你也稍微反抗一下,居然被欺负了整整一年,你解决不了,不知道告诉校长或者是你爸妈吗?”白轻尘都替谭喜凡感到着急。

    谭喜凡不由得咬了咬下唇,她身上的果汁儿都被刺眼的阳光晒干了。

    “还是不要了,不给他们添麻烦,我爸妈只需要我学到东西就够了,至于校长……我想我都没上告,就会被罗美澄截住吧。”谭喜凡一脸无奈的样子。

    想想上次在宴会上谭喜凡被欺负,这来到学校了还被欺负,不得不说,她的倒霉属性实在是太明显了。

    “以后你再遇到那些人躲远点。”白轻尘提醒。

    “恩,谢谢,我……我要回去复习了,开学之后有个考试。”谭喜凡起身。

    之后二人交换了联系方式,谭喜凡便是回去了。

    白轻尘则是回到了寝室,好在她到的时候,寝室里的白婉玲已经走了。

    她不由得伸了一个懒腰,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这没收拾多久,寝室多了一个人。

    “轻尘。”声音从白轻尘的身后响起。

    白轻尘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回头一看,看到的是司徒骁。

    “你怎么还在这儿?”白轻尘毫不客气的询问。

    “准备和婉玲出去吃饭,婉玲的包没拿,这里是楼梯,太高了,所以我一个人上来拿。”司徒骁认真的解释。

    白轻尘哦了一声,然后继续转头收拾东西,她才不想听司徒骁是怎么宠白婉玲的。

    司徒骁去了白婉玲的床铺拿了包,随后打算出去,可是看着白轻尘的背影竟然有些走不动了。

    他站在那里,望着白轻尘在忙活,突然,他来到白轻尘的身后,从背后抱住了白轻尘。

    白轻尘吓得大叫一声,连忙挣脱开了司徒骁的怀抱,“神经病啊!”

    司徒骁一脸歉意,“不好意思,没忍住。”

    白轻尘差点大骂出来,好在忍住了自己的脾气,“你这句没忍住要是被白婉玲听到了,指不定抽死你!”

    “轻尘……你变了。”司徒骁道了一声。

    这句话惹得白轻尘冷笑一声,摇了摇头,“司徒骁,我有没有变跟你有什么关系?还有,你的未婚妻还在楼下等你呢,她没饿,她肚子里的孩子也饿了。”

    “轻尘……你跟我说话,一定要这样充满火药味吗?”司徒骁皱着眉头说道。

    “我没动手打你就不错了,没事赶紧走,这里是女生寝室,待会儿还有人要来,万一被人看到了,我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你知道吗?”白轻尘皱眉。

    “轻尘,我们就不能好好谈谈吗?”司徒骁好似不打算放弃。

    白轻尘叹了一口气,“你不走是吧?那好,我走,我去告诉白婉玲,你对我纠缠不清。”

    说完打算离开,司徒骁一把抓住了白轻尘的手,“轻尘,你不能这么胡闹,她现在怀有身孕。”

    白轻尘甩开他的手,“你也知道她怀有身孕?那你赶紧滚,省得我待会儿害得她流产了!”

    司徒骁也不知道是生气还是难过,最后只是从鼻尖吐出一口气来,“我知道我解释什么都是多余的,不管你信不信,我的心里,始终有你的位置。”

    说完,转身离开了寝室。

    白轻尘却在心中将司徒骁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现在来说他的心里有她?神经病吧!

    当晚寝室都没来新的同学,白婉玲也没有回到寝室,白轻尘也乐得自在。

    今天是白轻尘入学的第一天,也是陌靖宇在医院里醒来的第一天。

    从做完手术到现在,他昏睡了整整三天,睁开眼的时候,巫一真的是差点哭出来了。“醒了!少爷醒了!”巫一喊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