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3章 乖乖的被动
    ,精彩小说免费!

    白轻尘显得有些惊慌失措,陌靖宇的动作来得太突然。

    “你乖乖的别动。”陌靖宇道。

    他有些后悔带白轻尘来这里,白轻尘看到白奇伟那副样子,兴许会留下什么心理阴影,亦或是他想得太多了。

    而白轻尘就这么老老实实的被他抱着,一直到上了车。

    在车上,白轻尘陷入了沉思,想着自己和白奇伟之间的恩怨。

    她进入到白家开始就在为今天铺路,她要达到的目的也和今天一样,让白奇伟他们受到法律的制裁。

    只是她还没来得及真的动手,一觉醒来,所有的一切都被陌靖宇解决了。

    迎来了这样的一个结果没有让白轻尘觉得兴奋,也没有觉得什么东西好似尘埃落定了一样,反倒是心中有那么一颗石头重重的压着,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她摊开手掌,迷茫的望着自己的这双手,她算不算是亲手杀了自己的父亲?

    此时,陌靖宇大手附上了白轻尘的手,“还没完全恢复,小脑袋瓜子不要想些乱七八糟的。”

    白轻尘不由得有些发愣,转头看向陌靖宇,看了许久都没有移开目光。

    陌靖宇皱了皱眉头,凑上前去吻住了白轻尘。

    “唔?!”

    白轻尘没想到陌靖宇会突然吻上来,整个人都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

    而陌靖宇吻着她,而白轻尘紧张得不得了,虽然协议不生效了,但是她现在还是陌靖宇的人,他们之间还是会发生那种……事情。

    之前在车上有过一次限制级的事情,今天不会也要吧?

    在白轻尘胡思乱想之时,陌靖宇松开了白轻尘,额头抵着她的额头,“等你身体好了,再来勾我。”

    白轻尘气结,她什么时候勾他了。

    她刚才是在想白奇伟的事情,所以听到陌靖宇说的那句话,莫名觉得暖心,所以多看了两眼而已。

    “自作多情。”白轻尘撇过脸去。

    而陌靖宇嘴角泛起一丝淡淡的笑容,将白轻尘搂进了怀里,“以后,不要到处乱跑,不要关机,除了我,谁都不要相信。”

    脸贴在陌靖宇的胸膛上,这一刻,白轻尘的心开始扑通扑通乱跳起来。

    “你对我那么好,我会陷进去无法自拔的。”白轻尘嘟囔的说了一句。

    陌靖宇嘴角勾着笑,搂着她搂得更紧了一些,“我对你,也是无法自拔。”

    怎么觉得这句话有那么一点点不太对劲啊,白轻尘莫名的红了脸。

    陌靖宇搂着小小的人儿,觉得心情大好,只因为白轻尘的那句无法自拔。

    这就是他要的结果。

    早知道,俘获这小丫头片子是将白家彻底铲除,他早就动手了,何必等到今天呢,还让她白白受了苦。

    “以后,我不会再让你受到任何的伤害了。”

    陌靖宇极具磁性的声音传入白轻尘的耳朵里,她莫名的红了眼眶,这个男人,当真是要将她的心都刺穿了。

    为了照顾白轻尘的身体,自从白轻尘出院起,陌靖宇禁欲了三天没碰白轻尘,而白轻尘休息了三天之后便是恢复到了上课。

    本来陌靖宇还想让白轻尘多休息一段时间,可白轻尘觉得,自己不能落下课程太多了,就执意去了学校。

    没有人知道白轻尘被绑架的事情,但是所有人都知道白家董事长被抓的事情,而且还牵扯到一起杀人案。

    “这白轻尘怎么还敢来学校啊,她爸可是个杀人犯呢!听说了没,这白氏集团都倒了,白婉玲早就离开了t大,是不是早就知道这种事情会发生,所以才会早早的出国了?”

    “那可不是吗?但是白轻尘却没有离开,真的是太奇怪了。”

    “这有什么奇怪的,人家在白家本来就是个私生女,白婉玲好歹是亲生的,当然是要好好的保护亲生女儿啊,这样看来,白轻尘真是有点可怜,现在连亲爹都没有了。”

    “哎,可不是吗!爸爸是杀人犯,妈妈早早的就死了,白轻尘现在真的是比那个不受宠的女儿还惨呢!”

    “谁说的!人家还有陌少呢!你们别忘记了,白轻尘可是陌靖宇宠着的女人!不然的话,为什么白婉玲跑路了,白轻尘还好好的留在江城呢?就是因为有陌少!她可比咱们幸福多了!”

    “哎呀,差点忘记了,我要是能成为陌少附属的女人就好了,什么都不用操心,什么都由男人来做,我只需要负责年轻貌美就好了。”

    作为外人,倒是将白轻尘的事情分析得很到位,白轻尘不由得露出一丝苦笑来。

    白氏集团倒了,白奇伟被抓进了牢里,新闻上已经报道,白奇伟和二十多年前的那场命案有关,判刑是迟早的事情。

    一旦判了刑,白轻尘这么多年的念想也算是有了了结。

    但是想想之前陌靖宇带着自己去看白奇伟,白奇伟那个样子,着实是让白轻尘有些过目难忘。

    白奇伟是杀人犯,但是他也是自己的父亲,亲生父亲。

    “走了,带你去吃东西。”此时一个声音在白轻尘耳边响起。

    白轻尘还未反应过来呢,就被厉云杉给拉了起来。

    他一到学校,第一个就是搜寻白轻尘的身影,只是除了她的身影之外,还有很多细细碎碎的吵闹声,都是讨论她的。

    白轻尘的事情,他自然是听说了,只是不知道一些细节而已。

    白轻尘就这么被厉云杉给拉出了教室,教室之内又是一片轰然的吵闹声。

    “这白轻尘说可怜也可怜,说好命也好命,在家里被陌少宠着个,在学校里人家厉云杉对她也好得不得了呢!”

    “命就是不一样啊,有一个陌少了,居然还要搭上一个厉云杉,真的是太不公平了!”

    “就是啊,连一点肉渣都不给我们剩下!”

    白轻尘大概是被刚才那些人说得心情有些低落吧,低落得有点不像白轻尘了,被厉云杉拉着整个人依旧是神情恍惚的样子。

    她被厉云杉拉到了人少的地方,白轻尘这时候才道,“谢谢啊。”

    “谢我什么?”厉云杉故作不懂。

    “谢谢你把我从水深火热中拉出来了呗,估计他们还得议论一段时间呢。”白轻尘笑着,随处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我要是个公众人物,怕是早就火了,整天都那么多八卦。” 厉云杉看着白轻尘轻巧的说出这些话来,莫名的觉得有些想要安慰她,伸手搂住白轻尘的肩膀,“这种时候,笑不出来就别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