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章 让她自己做选择
    ,精彩小说免费!

    他们出去之后,阎梓桓才终于恢复到了正常,“宇哥,你真不打算管管雨菲啊?你不知道项坤哥有个相好的吗?”

    “我说多了,都没有意义,让她自己做选择。”陌靖宇道。

    虽然陌靖宇说得有道理,不过白轻尘认为,如果陌雨菲是她的亲妹妹,发现自己的妹妹所托非人,她可不一定会这么淡定。

    朋友和家人是不一样的,为了家人,白轻尘可谓是极端的好,可能会好到让人讨厌的地步。

    虽然她不赞同,却也没多管,谭喜凡不也找了个不靠谱的人吗?她都没管,更何况是陌雨菲呢?

    陌雨菲和项坤不在了,包间里又一次恢复到了热闹。

    因为有白轻尘在,阎梓桓倒是收敛了不少,没有找女人过来伺候他,只是单独的喝酒。

    那个协议的事情,他当真是喝了不少酒赔罪,白轻尘觉得阎梓桓除了嘴贫以外,还是个挺好的小伙子的。

    这边热热闹闹的,只是这new酒吧的另一个包间却没有那么的热闹。

    “你愣着做什么啊?吸了!这东西可是好东西,很贵的!”

    杰克此时手揽着林成序的肩膀怂恿着林成序将眼前的那些粉末给吃掉。

    林成序知道这是什么,这是害人的东西,一旦沾染上了,就会上瘾,戒都戒不掉。

    “你们不是要我帮你们做事吗?这东西既然那么贵,为什么要我吃?”

    “当然是因为你吃了才能知道这东西的滋味如何啊!你到时候得帮我销售这个东西,卖东西的人不知道自己的产品是什么滋味,你怎么跟人家推销啊?你说是不是?”

    见林成序还没有任何的动作,杰克嘴角勾起,“你要是不吃,我可不敢保证你的轻尘姐姐会怎么样,我们这些兄弟们可是很长时间没碰过女人了,你知道她的下场会是什么吗?”

    林成序一听此话,浑身发颤,最后按照他们教的方法,当真是吸了。

    那一瞬,林成序的世界天旋地转,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最后索性两眼翻白,口吐白沫,浑身都在抽搐。

    “卧槽,怎么回事!”杰克搞不懂林成序吃了这玩意儿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大哥,量太大了,人家还是个小朋友,受不了这个冲击。”身旁的小弟解释。

    “艹!怎么不早说!可别让他死了,赶紧给我处理一下!”

    杰克似是有些着急的说道,人死了就没用了,这个林成序得活着。

    “是,是,大哥!”

    这里发生的一切白轻尘都不知道,而他们包间的距离相隔了三个包间。

    白轻尘的耳朵很好使,之前听到的几次都不是幻听,而是林成序当真是在这里。

    此时的陌雨菲和项坤二人恰好路过这一个包间,走过去的时候丝毫都没有往里看,就算是往里看,他们也不认识里面那个叫林成序的人。

    “项坤哥,我们去哪儿啊?”陌雨菲拉着项坤的手。

    而项坤微微皱了皱眉头,伸手将陌雨菲的手给拨开了,陌雨菲望着项坤,最后又拉了上去,项坤不厌其烦的再次将陌雨菲的手给拨开,这样一来一回三次之后,项坤索性和陌雨菲保持了距离。

    “雨菲,你不要这样。”项坤的声音很是低沉,甚至是带着一丝沙哑。

    而陌雨菲就是喜欢死项坤的这个声音了,除了他的声音,他的长相和他的所有,陌雨菲都喜欢得不得了。

    “什么不要这样?你刚才不是还让我拉着你的手吗?怎么出来了就不让我拉你的手了!”陌雨菲非常不开心。

    “你应该知道,我们不可能,刚才在包间里,我只是不希望气氛变得尴尬而已。”

    “尴尬?有什么好尴尬的?你为什么一定要把我推开!”

    “雨菲!”项坤似是非常的困扰,“我告诉过你,我有喜欢的人了,而且除了她,我谁都不会娶。”

    “不就是个病秧子吗?她迟早会死的不是吗?”

    “陌雨菲!” 她把项坤给惹怒了,陌雨菲却红着眼眶,“怎么了?我说的是事实啊!她本来就是个病秧子,一出生浑身都是毛病,医院都不想给她治了,她自己也不想治,就只有你这个笨蛋把她当宝贝!她迟早是要死的

    !”

    项坤听到这里,抬手就要打陌雨菲,而陌雨菲吓得眼睛都闭上了,并且伸手挡在了自己脸上。

    项坤看到她的动作,也生生的将自己打人的动作给停下来了。 他气极了,捏着拳头,一拳砸在了陌雨菲身后的那堵墙上,“陌雨菲,我最后警告你一次,你说我什么都可以,你若是再敢说她半分不是,别怪我不顾你哥的颜面,我现在之所以好生生的在跟你说话,是看

    在你哥的面子上,你懂吗?”

    陌雨菲此时已经开始流眼泪了,她被项坤拒绝的次数太多了,今天实在是太着急,所以才会说出这种极端的话来。

    看着项坤生气,她又是怪自己,又是怪项坤,他是真的在乎那个女人,非常非常的在乎。

    而项坤不再看陌雨菲,转身就打算走,陌雨菲一把拉住项坤的手,“项坤哥,你难道真的一点都不喜欢我吗?”

    “松手!”项坤严厉的呵斥。

    陌雨菲手一抖,最终还是将手给松开了。

    项坤径直离开了new酒吧,甚至是没有打一声招呼。

    而陌雨菲抱着头哭了很久,她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不好,为什么项坤就是不喜欢自己。

    在包间里的几个人一直在等着两个人回来,最后却发现他们竟然都已经各自回去了。

    “项坤和陌雨菲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有情况?还是没情况?”阎梓桓对这样的事情倒是十分的有兴趣。

    “我觉得情况不会太大,你还不了解项坤的个性吗?”卜书荣这般说道。

    阎梓桓不由得连连点头,“说得也是。”

    到了晚上十点钟左右,他们才从new酒吧离开。

    陌靖宇不让白轻尘喝酒,可她还是醉了,此时走路都有些飘飘然了。 她的小手紧紧的拽着陌靖宇的胳膊,整个人都贴在了陌靖宇的身上,“刚才喝的是什么啊?好像果汁啊,但是又比果汁好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