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8章 还好是自己
    ,精彩小说免费!

    “少爷,到了。”

    巫一不明情况的道了一声,白轻尘好似得救了一样打算下车。

    陌靖宇拉着她的手,“你放心,我抛弃全世界都不会抛弃你的。”

    白轻尘心跳少了一拍,最后还是甩开了陌靖宇的手,“记住你的身份,你是老师!”

    说完跑着上楼了,看着白轻尘的背影,陌靖宇轻笑起来。

    希望自己的心意有好好的传达给白轻尘。

    要不是因为白轻尘那身世,他可不想用这么沉的方式,他喜欢高调,高调的向全世界宣告,白轻尘是他一个人的。

    跑回家的白轻尘又开始莫名的涌动了,并且开始回想自己对陌靖宇说的话。

    她的话里有别的意思吗?没有啊!

    为什么陌靖宇总是能曲解呢!不可理喻!

    不过说出来之后轻松多了,其实她和陌靖宇之间的关系本来就有些怪怪的,在她看来是这样的。

    一个紧追不舍,一个不接受也不逃避,显得格外的诡异。

    也许,她喜欢被陌靖宇这么追着的样子,也许白轻尘还在顾及着什么。

    再次拿出那副画,被陌靖宇称之为他的所有物的画。

    这个男人追寻了十几年,说来都难以相信她和陌靖宇那时候根本就不认识,而陌靖宇也只是看了自己一眼而已。

    突然能理解陌雨菲说的花心大萝卜了,看一眼就喜欢上了?万一出现在那儿的是别的女孩儿呢?

    不过……还好是自己。

    不然的话,会不会要上演一出苦情戏呢?说不定……还真会!

    之后,白轻尘明妍的脸上勾起了一个极浅却清透的笑容。

    这件事对于她来说,是个好消息。

    ……

    为了更好的利用时间,除了上班时间,上课的时候会以各种方式犯错让老师罚站,自然是在外面罚站,旋即五个人会找个隐蔽的地方开始开小课堂。

    白轻尘第一次教人,但是她的手法倒不算是稚嫩。

    她给每个人都定下了目标,若是达不到这个目标,就要受到皮肉之苦。

    所谓的皮肉之苦当然也不是真的上去就揍,还是给了他们反击的机会,和白轻尘打一架。

    他们要是有本事,自然是不需要被白轻尘揍的,但是他们若是没本事,那就只能被揍了。

    白轻尘要求他们背下一篇文言文,几个人还是原来散漫的状态,特别是徐俊生,当初最兴奋的一个,真正干起正事来却没有其他人认真。

    犯错的出头鸟,当然是要被狠狠的打击。

    他们之所以那么散漫,就是觉得白轻尘的惩罚太轻了,跟一个女孩子打架而已,简单!

    徐俊生平时虽然是捏着嗓子说话吧,但是好歹是个男生啊,看着眼前的白轻尘不由得道,“咱们要不要换个方式啊?这搞得好像是你犯错了一样。”

    “还没开始,这么快就下定论可不好,跟考试一样,做题之前一定要好好审题。”白轻尘轻笑着。

    “待会儿你可别说我下手太重,别看我这样,我打架可多了,而且都是跟男孩子打。”

    “来吧,别浪费时间了,按照你这种喜欢说废话的习惯,考试时间都要结束了,一题都做不完。”

    在白轻尘的提醒下,徐俊生当真是动手了,他打架倒是有几分男子的模样,没有女孩子的矫揉造作,招式竟然也有。

    白轻尘有些惊讶,看来真的是练过的啊。

    不过,速度太慢了。

    白轻尘轻巧的闪过,旋即一个蹲身,一个扫腿,徐俊生就摔了个脚朝天。

    徐俊生不是小黑,摔跤了难得爬起来,白轻尘就顺势上去扭住了徐俊生的胳膊,整个人都坐在他的后背上。

    “怎么样?觉得是我受到惩罚,还是你?”白轻尘说最后一个字节的时候加重了语气。

    徐俊生疼得嗷嗷直叫,“我错了我错了,松手松手!”

    “既然是惩罚,那肯定是不能随随便便就这么算了。”

    白轻尘一动手,再次听到了哀嚎声。

    徐俊生后悔了,后悔要求和白轻尘一起亲手打脸a班的同学们。

    最后徐俊生被放过的时候,脸上没什么伤,可是身上却疼得厉害。

    “今后咱们就按照这个模式,我每天都会抽查你们的作业,我要求正确率达到百分之百,不准作弊,要是我发现答案是同一个人写的,你们就完蛋了。”

    白轻尘化身小老师威胁道。

    除了单沁零十分的淡定,其他人都是哀嚎连连。

    果然选择读书是错误的选择!

    结束一天的课程,白轻尘先是回家晚训。

    今天和小黑面对面的站着,白轻尘眼里流露出了和以往不太一样的神情。

    “来吧,我一定会打败你的。”

    白轻尘露出自信的笑容。

    她的自信对于小黑来说可不是好事,他想离开那个黑拳馆,首先是不能输!

    两人交手,外面开始下起大雨来,雨声浇灭了他们的打斗声。

    因为是废弃的工厂,这里虽然有遮盖,却是漏雨的。

    不多,却足以溅湿他们的衣裳。

    千夜作为旁观者明显看出了白轻尘和往日的不同,她找到方法了。

    她在复制小黑的招式。

    千夜嘴角泛起欣慰的笑容,之所以没有教白轻尘实战,直接开始和人pk,目的就是这个,要白轻尘学实招,并且由她自己选择。

    招式越厉害,不一定是最疼的,却是只能牵制人的,只有被牵制了才能知道这招式的厉害。

    理解的同时再加以运用,定能成气候。

    小黑也注意到了白轻尘的转变,眸子突然变得阴冷,“没用的。”

    话音一落,白轻尘被小黑掰住了手腕,用力一捏,她觉得自己的手腕好似被捏碎了一般。

    白轻尘疼得大脑空白,但是却忍着疼抓住小黑的手,一个摔肩意图将小黑给丢出去。

    只是动作到了一半却停下来了。

    小黑却是本能的反摔,白轻尘摔在地上,灰尘和雨水均是沾染在了她的身上。

    白轻尘疼得嗷嗷直叫,在学校虐徐俊生他们,到了小黑这儿被小黑虐,“冤冤相报何时了”啊。

    小黑将白轻尘击倒之后愣住了,没有往日的胜利感,反倒是疑惑,站在远处道,“为什么不动手。”白轻尘扶着自己的肩膀,疼得脸都变形了,来不及拍打身上的灰尘,淡淡的回答道,“你那么小,万一摔坏了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