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7章 为了她,打破商场平衡
    ,精彩小说免费!

    看着白轻尘眼里冒着星星,厉国明差点脱口而出一些话来,最后却只是淡淡的笑了,“孩子,我对你好,那是因为我是你爷爷,你救了我,而且,靖宇是我的爱徒,我和你看好他,你又是他的心上人,这一

    切加起来,难道都不能解释我为什么对你好?”

    白轻尘觉得,不够的,仅仅是这样无关紧要的理由,当然是不够的。

    但是白轻尘怎么也抓不住那中间的一些重点。

    “好了,别胡思乱想了,这件事暂时不会再有什么发酵了,你就好好上课。”厉国明笑着,之后好似想起了什么事情一般,“奥,对了,轻尘啊,你还记得那个沈安远老师吗?”

    白轻尘被厉国明从刚才的话题中给拉了出来,她眨了眨眼,“恩,记得。”

    “他一直在跟我商量,希望你能去他的学校就读,他会安排最好的师资培养你,现在他们学校正在组建一支计算机队伍,今后专门参加国际赛事的,是国家级的队员。”

    白轻尘听后有片刻的怔愣,她没想到那个沈安远居然还记得自己。

    “怎么样?有兴趣吗?”厉国明强调。

    白轻尘抿了抿唇,旋即道,“爷爷,这是一个好机会,但是……我想留在江城。”

    厉国明最终点头,“也是,我也猜你不会想去的,所以我并没有答应,之所以告诉你,是想让你知道,你很优秀,有很多大的平台等着你,只要你想,你随时都可以上去。”

    “恩。”白轻尘笑着。

    从头到尾厉云杉都没怎么说话,只是一直听着他们两个说。

    说实在的,不仅仅是白轻尘开始怀疑和好奇,厉云杉也开始怀疑和好奇爷爷为什么会对白轻尘这么的好。

    甚至是比对自己这个亲孙子还要好。

    不是因为嫉妒,只是因为觉得奇怪而已,他不认为爷爷是一个爱心泛滥的人。

    他纵使有博大的情怀,也绝对不会因为看重一个人才而搬动整个家族去守护。

    厉家曾经隐退,那是不想打破了商场上的平衡,但是当初的厉家却因为白轻尘一人而重新出现。

    这般一想,爷爷对白轻尘可不是一点点的好,为此打破了商场的平衡。

    只是现在……商场上,再一次平衡了。

    不过当初是两拨势力,现在是三拨,其中一拨是白轻尘曾经的家,白家。

    厉云杉看了看白轻尘,最终什么都没有说。“时间不早了,云杉,送轻尘回去吧,这段时间轻尘就拜托你了。”厉国明当着白轻尘的面嘱咐厉云杉,他缓缓的站起身来,“我老了,很多事情我做不了了,以后,就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要放眼未来,

    不要只看眼前。”

    说完憨笑着离开了,这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让白轻尘和厉云杉摸不着头脑,不知道爷爷为什么会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厉云杉和白轻尘之后回到了家中,各自去休息了。

    白轻尘躺在床上一直在想,想厉国明说的话,总感觉,这中间藏了一个很大的秘密,关于……自己的。

    这是她的直觉,她没有证据。

    兴许,她需要再去查查了,关于自己,关于二十年前?

    只是,她应该从哪里开始查?

    当初从白家开始,但是现在她与白家显然已经不可能和平共处了。

    一个想杀了她,而她也让他们差点死了,虽然没有死成就是了,这样的状况下,怎么可能会和平共处呢?

    白轻尘一边想着,一边爬起来,在电脑里开始查询关于白家的事情。

    白家早就将当初的那些事情都给消除干净了,没有人记得白奇伟坐牢的事情,更别说是段雅出轨的事儿了,他们已经将过去给掩埋,就像是当初一样,将自己母亲的死给掩埋了。

    “难道,妈妈的死……另有原因?”白轻尘嘴里嘀咕着。

    虽然当初陌靖宇说是因为自己和他分开之后就不管了,因此白奇伟才从牢里出来。

    但是,是他陌靖宇送进牢里的人,有谁敢救出来?要么是陌靖宇主动放出来的,要么和她以前的想法一样,白奇伟认识更强大的人。

    只是这么说也解释不通,如果是白奇伟认识的更强大的人,当初,白奇伟看到陌靖宇就不会那么的害怕了。

    那么,只有一个解释了。

    那就是,那个救出白奇伟的人是后来发现的,白奇伟不能死,段雅也不能死,他们有一个必须要活下来的理由?

    越想越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越想越是让白轻尘觉得后怕,这中间到底是藏着什么秘密?

    那一晚,白轻尘无眠。

    早上如常去学校,路筱筱没有来,白轻尘也没太在意。

    在她发呆的时候,白轻尘被叫去了校长办公室,可白轻尘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身侧的徐俊生推了推白轻尘,“你干嘛呢?叫你呢,校长要你去办公室!”

    白轻尘这才终于醒悟过来,“啊?叫我?”

    “是啊,想什么呢?天天跟丢了魂似的。”徐俊生略微嫌弃的说着。

    白轻尘干笑了一声,“没事。”

    旋即起身,去了校长办公室。

    看着白轻尘恍惚的身影,徐俊生凑近单沁零,“她到底是怎么了?这些天不是突然发花痴,就是发呆,今天更是夸张,别人叫她居然都没听到。”

    “我怎么知道,这是别人的**,你能不能不要总是去打听别人的**?”

    “你这是什么话啊?我这是关心她好不好!好歹她也是我们的老师,良友,你这人怎么没良心?”

    日常互怼,最后都是由单沁零的沉默结束。

    白轻尘此时已经走进了校长办公室,一进去看到的是昨天去见厉国明的路振兴,还有站在路振兴身侧的路筱筱。

    路筱筱倒是少有的一副乖巧模样,白轻尘只是幽幽的盯着她看了一眼。

    旋即校长缓缓的招了招手,让白轻尘过来。“你来啦,这位是路筱筱同学的父亲,也是我们当地的官员,说是想见见你,这里就腾给你们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