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1章 难道是陌靖宇?
    ,精彩小说免费!

    “傻孩子,你说什么呢!我是这样的人吗?我对你和对婉玲都是一样的,注册资金一样,所有的东西都是一样的,封存合同而已,只是就算是要跟银行拟定文件什么的还是挺麻烦的吧,毕竟现在很晚了,总

    是需要时间安排的,这个保险柜我们可以过些时候再开。”

    白奇伟再次恢复到了自己慈父的样子,这么多人看着,他可不能将自己的想法表现得太过于明显,不然的话,他白奇伟的脸当真是丢尽了!

    就如他所说的,准备合同,开户开保险箱都是需要时间的,他先稳住白轻尘,到时候在不是公开的时候就假装说要开保险柜,其实并没有开。

    在他心中打着如意算盘的时候,阿切尔的朋友开口道,“不麻烦,合同我已经让人送来了,移动式的保险柜也已经命人送来,应该马上就到了。”

    他大概是早就才想到了白奇伟会这么说,所以刚才直接让巴特去准备了。

    刚才下面有人小声议论,并没有多少人大声说,所以白轻尘不知道,更是没想到,这位先生当真是让人去准备了合同和保险柜?

    他们只是萍水相逢,说的话甚至是没有超过五句,他站出来为她说话她都觉得很好了,现在这般周密的安排,真是让白轻尘觉得受宠若惊。

    更是让她不解的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帮自己?

    难道是……陌靖宇?

    他知道自己的事情吗?

    白轻尘除了怀疑是陌靖宇,她当真是没有别的怀疑了,因为只有陌靖宇才会不遗余力的为自己做任何的事情。

    她强忍着心中的疑问,没一会儿巴特再次回来了,这一次领着一些工作人员,并且准备了一份合同。

    “白先生,合同已经准备好了,只要您在上面签了字,合同即日起就开始生效。”油腻大叔淡淡的笑着。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白奇伟,现在人家都这么说了,而且什么都准备好了,他还能有什么借口?

    白奇伟的嘴巴张了张,喉咙都变得干涩起来,他当真是找不出任何的借口了。

    但是想想若是真的封存了,万一三年之后白轻尘真的赢了怎么办?三年之后,他白奇伟的身体还是可以的,他可不想这么早就退位!

    说什么谁赢了谁是继承人,也只是为了做缓兵之计而已,白婉玲做了继承人,他还能控制,但是白轻尘要是做了继承人,他可控制不了!

    所以,不可以!

    但是众人都望着他,他若是不答应,定是会引来不少说辞的。

    “我……这位先生,您的好意自然是心领了,不过不知道开户需要多少钱,我先将钱打入先生的账户吧?然后我们再……”

    白奇伟还在挣扎,即使他的理由非常的烂,可白轻尘觉得有意思,他白奇伟简直就是在作茧自缚!

    “不必了白先生,我看白先生的二女儿为人十分的和善,这算是我送上的一份礼物吧。”男人十分优雅的说着。

    开始说他是油腻大叔,是因为他年纪不小了,而且相比于那种潮大叔有点发福,只是他说话越多,越是觉得,这个油腻大叔是一个绅士。

    现在他将话说到这份上了,白奇伟已经没有任何说不的机会。而且段雅挪了挪步子,走到白奇伟的身侧,在白奇伟耳边说了些什么,白奇伟恍然想通了一些事情,连连笑着说道,“那真是谢谢先生的好意了,我也认为这么做是公平的,两个女儿都是我心中的宝贝,我

    自然不会让任何人受到委屈。”

    再次将自己的形象掰回了慈父,有人信了,有人不信,有人只是看笑话。

    最后,白奇伟签了字,合同即日起生效。

    “这是保险柜的钥匙,我会一直替白家保管,三年之后,若是谁赢了,谁就来取钥匙,我很期待,三年之后是谁打开这个保险柜。”

    所有人纷纷点头,再次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直到保险柜被送走,一场公平的抉择就此结束,而宴会还没有结束。

    毕竟宴会是宴会,今日的白婉玲和白沫婷这么精心打扮,自然还是要在众多宾客的面前表现一番的,不然的话,今天的打扮就都浪费了。

    舞会正式开始,大家纷纷都快忘记了刚才宴会上的小插曲,都是去跟白婉玲和白沫婷寒暄去了。

    白婉玲被那么多人围绕,自然是没心思去考虑刚才发生的事情。

    但是白奇伟现在的面色可是相当难看,特地设了一个局,竟然最后是将自己给套进去了!真是不可理喻!

    “老爷,别生气了,只是封存了一个合同而已,她白轻尘是不会赢的。”段雅在身侧安抚着白奇伟,“只要你好好的帮助婉玲,让婉玲的公司营业额高于白轻尘的公司,那么白轻尘肯定是不会有胜算的!”

    刚才就是因为段雅在白奇伟的耳边说了这句话,他才同意签了合同。

    虽然这么做麻烦了一点,没有让白轻尘直接放弃他也不是很高兴,但是这也是唯一的办法了。

    不过白奇伟好像是闻到了什么不好的讯息,盯着段雅道,“你最好是不要被我发现你别有二心,否则的话,你知道自己的下场。”

    “我,怎么会呢,我是站在老爷这边的啊,只要婉玲获得了继承人的位置,到时候老爷要怎么处理还不是您说了算,婉玲是最听话的!”

    段雅赶紧解释,这话白奇伟当然相信,而且,他认为段雅没这个勇气跟自己耍花招。

    “这样最好!”白奇伟淡淡的说着。

    等着白奇伟的目光看向别处的时候,段雅心中不由得低骂:要是婉玲真的拿到了继承人的位置,我会让你知道,你现在如何得罪我,我就如何回报你。

    没有人知道两个人表面上是夫妻,可暗地里却如同仇人一般。

    而白轻尘此刻已经站在了舞会的角落里,她终于是可以安安静静的捋一捋今天的事情了。今天的一切不过是他们设的局而已,如果白轻尘没猜错的话,源头肯定是白婉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