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3章 我不会让你们吃亏的
    ,精彩小说免费!

    这样的白轻尘倒是让他们觉得新鲜,徐俊生抓着白轻尘的肩膀,“我徐俊生可从来都没想到自己大一就可以跟人创业!我以为我要一辈子就这么混下去了,现在你需要我们帮忙!我们当然会义不容辞!”

    徐俊生一向喜欢凑热闹,只是这曹氏兄弟他们好像不太愿意做没有收获的事情啊。

    她看向曹氏兄弟,“我刚才也说得很清楚了,我短时间之内根本没办法支付给你们工资,你们还愿意?”

    “当然愿意,反正我们呆在家里也没有赚钱,帮你做事,就当做是磨练自己了,这以后出社会了,也会比别人强一些不是?”

    曹氏兄弟的答案让白轻尘有些感动,旋即看着单沁零。

    她是第一个去找的单沁零,那时候的单沁零还有些犹豫呢,但是今天的她好似已经下定决心了一般。

    “你这么看我,我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单沁零有些尴尬地说着,“上次没直接答应你,是我不太确定我妈那老太婆的想法,不过这两天我已经刺探过了,她的态度还行,我从来不给没有保证的承诺。”

    原来,那天单沁零没有直接答应下来,是怕兑现不了承诺。

    白轻尘脸上的笑意浓烈,满脸的感激,“真是太感谢你们了,如果项目成功了,相信我,你们一定不会吃亏的。”

    “我们当然相信!”徐俊生笑着,“自从跟着你之后,什么时候吃亏过?吃亏的也只有路筱筱他们了!”

    几个人说说笑笑的,突然提起了路筱筱,白轻尘的思绪一下子想到了之前的事情,她不由得随口问着,“好像自从那天之后,我再也没有见到路筱筱了,她是退学了?”“也是啊,我也好久都没有看到路筱筱了,之前一直找麻烦的那个石道德好像也不怎么找麻烦了,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徐俊生无所谓的说着,“不过不找麻烦就好,身为一个老师总是跟学生过不去

    ,真的是见了鬼了。”

    白轻尘的面色微微发沉,之前的那件事都是陌靖宇和厉国明之间的计划,而路筱筱只是一颗棋子而已,现在用完了,然后就扔掉了吗?

    这般一想,竟然会觉得有些可怜路筱筱,就像是可怜现在的盛天月一样。

    当一个人没有能力的时候,最后只能被人当做是棋子呼来唤去。

    而她白轻尘是因为有作用,才会有人在自己的身边,帮着自己扫除一切的障碍。

    白轻尘微微敛眉,看到白轻尘这幅模样,徐俊生不由得说道,“怎么了?你不会是想让路筱筱也来帮你吧?她虽然是有点聪明,但是好歹也是以前的敌人,你要分得清敌我啊!”

    “没有,只是在想一些事情。”白轻尘笑着岔开了话题,“今天要不请你们喝东西?”

    单沁零此时起身,“去喝东西不如陪我去搞定那个老太婆,她今天刚好在家,你现在留点钱以后给我们买宵夜吧。”

    单沁零已经是在为以后做打算了,虽然答应白轻尘无报酬的帮她,但是为了让白轻尘的心理负担稍微小一点,还是要稍微压榨她一下的。

    感受到了单沁零的好意,白轻尘心中越发的感动了。

    其实她对她这个项目很有自信,之所以没有将话说满,是因为这些消息暂时还不能传出去,至少不能传到白婉玲的耳朵里。

    现在的白婉玲一直都将自己的目标专注在实体产业,实体产业自然是赚钱,她若是赚到了不少钱,想在信息产业分一杯羹,并且找到了合适的项目,那白轻尘就多了一个竞争者,对她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而且像白婉玲这样的人要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肯定会想方设法的给自己使绊子,可不能发生这样的事情,不然的话,三年的时间对于白轻尘来说就完全是不够的。

    她需要一个非常安静的环境才可以。

    一行人来到北城酒吧,今天的单北可比以往要清醒多了,一进去就看到单北坐在一个男人的身上。

    单北在看到单沁零的一刻,像是受到什么惊吓一样赶紧从男人的身上站起来了。

    单沁零的脸色略微的有些难看。

    虽然知道自己母亲职业很特殊,但是她一般都不会看到单北和男人公开的暧昧,这也是单北刻意的避开单沁零。

    毕竟是自己的女儿,让自己女儿看到自己和别的男人那般的亲密,她心里肯定会不舒服的。

    她也没想到今天的单沁零会回来得那么早,长时间不跟单沁零在一起,都以为单沁零还是和以前一样很晚才回来。

    “你今天怎么回来得那么早啊。”单北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并且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裳。

    此时店里只有那个男人一个,如果人多的话,大概气氛会显得越发的尴尬吧。

    不过现在白轻尘等人都在场,气氛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有点事想找你谈谈。”单沁零没有过多的解释。

    而刚才那个抱着单北的男人转头看到单沁零一行人的时候,脸上露出了猥琐的笑容,特别是看到和单北长得有几分相似的单沁零,“哎哟,这是你的女儿吧?真是漂亮!”

    说着站起身来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单沁零一番,满脸都写着他对单沁零感兴趣的表情。

    旋即看了一眼单沁零身侧的白轻尘,脸上的表情更甚了,“你可以啊,女儿这么漂亮,这还捎带一个?这俩妞一晚上多少钱啊?”

    男人错将白轻尘和单沁零当作是和单北做一样行业的人了,单北听到后没有立刻生气,而是好生解释着,“你误会了,我女儿只是帮我照看酒吧而已,这个女孩儿也只是我女儿的同学。”

    说完对他们说着,“今天这里不需要你照看,你带着同学去别的地方玩儿吧。”

    单沁零皱着眉头,不知是走还是留。

    看出了单沁零的纠结,白轻尘站在原地倒也没有任何的动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怕我给不起钱啊?我知道,你手下的年轻女孩儿价格高,但是我舍得花钱,特别是这样的尤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