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6章 你可真自卑
    ,精彩小说免费!

    陌靖宇的心头又是一次猛然抽痛,他为她做的事情竟是为她带来了这般大的心理负担吗?

    “陌靖宇,你什么都好,就是太自大!什么都自以为是!你不应该做这种事情,你知不知道,会遭雷劈的,到时候你下地狱了,我怎么去找你?”

    白轻尘借着醉酒叨叨,小爪子不断的抓挠着陌靖宇。

    而陌靖宇任由她在自己身上随意抓挠,伸手抚着她的脸颊,“我要是下地狱了,那我就送你到天上,我不会让你受到地狱的折磨,我一个人下去便是了。” “你看!你又自以为是!”白轻尘似是听得到陌靖宇的话,“你为了我下地狱,只是为了让我成仙?你当真以为自己是度化妖灵的和尚吗?用自己的道行让妖怪得道?你以为我会感激你吗?我不会感激你,只

    会恨你!我恨死你了!”

    陌靖宇微愣,怀疑白轻尘是不是根本就没有喝醉。

    可是她眼角噙着泪花,说话含糊不清,满嘴的酒气看似一点清醒的意识都没有。

    白轻尘说完之后又开始呜呜的低鸣,“陌靖宇,你说你怎么这么讨厌,你说我到底是因为恨你还是应该爱你?你给我个答案好不好?”

    看着她又一次的开始哭泣,陌靖宇当真是无法再冷眼旁观了,他捧着白轻尘的脸继而吻住了她的唇,“你要是觉得恨我会让你心里好受一点,那就恨吧。”

    醉梦中的白轻尘觉得嘴里滑滑的,滚烫不已的东西在她口里纠缠,莫名的觉得很舒服。

    而刚才那句“那就恨吧”好似千斤重一般刺进了自己的心脏里。

    她理应是在做梦的,她喝醉了,现在应该就是在做梦的吧?

    被陌靖宇的吻,吻得缓缓睁开了眼睛,微喘着气息推搡着陌靖宇,二人对视。

    白轻尘带着浓重的醉意,看了陌靖宇许久,最后伸手勾住他的脖子,“你刚才让我恨你?你又想帮我做决定?你要我恨你,我偏偏要爱你。”

    在陌靖宇微张着唇要说话的时候,白轻尘霸道的咬住了他的唇。

    也不知道这喝醉的小妮子哪来的力气,吻下去之后竟是一个翻身坐在了陌靖宇的身上。

    揪着他的衣领,如痴如醉的在他唇上跳跃着。

    满嘴的酒气全部扩散至了陌靖宇的口舌之中,她的小手也开始熟练的扯弄着陌靖宇的衣裳,一把揪住了他。

    小东西的骨子里就是叛逆的,她想不明白的事情若是有人给了她答案,她定是会朝着反方向走,至少是在神情模糊的时候是这般,若是清醒了,她会以逃避的方式解决。

    这段时间,她对自己的态度已经足以证明她解决事情的方法。

    她将自己包装得张牙舞爪不可侵犯,可当真是遇到了感情上的事情,她未必能够解决得了。

    在白轻尘的热情回应之下,陌靖宇可没有心情去想别的,思绪早就被这个小妖精给弄得一塌糊涂。

    反手掌着她的后脑勺,让这个吻越发的深。

    房间内的空气变得迷蒙一片,二人的体温在纠缠之中越来越高,这场不知是谁爱谁更多一些的较量在那一夜也没分出个高下。

    到了最后,白轻尘已经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在做梦还是现实发生的,因为身体上的感觉实在是太清晰。

    可她不应该和陌靖宇在做这种事情,陌靖宇是参与杀害小云的人,小云是她要保护的人,她的潜意识里应该是恨着这个男人的。

    和这个男人做这样的事情,不就是置小云于不义吗?

    小云那么信任自己,可等小云离开了,而她白轻尘却好生生的活在这个世上和这个男人快活?

    凭什么?!

    思绪最后还是被身体上的纠缠给带偏了,久久的恩爱让白轻尘越发的劳累,最后只听到男人在自己耳边粗喘的声音,还有轻声的一句我爱你。

    她没有给出任何的回应,只是不太希望这般的情景太快结束。

    当阳光慢慢的照进房间之内,白轻尘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身体好似还在隐隐作痛,微微蹙眉之后便是坐起了身子。

    摸索了一下自己,却发现自己的衣服完好无损,她有些懵逼。

    昨天晚上做梦了?还是梦见……

    就在她发愣之时,房门被推开了,白婉玲站在门口看着白轻尘一脸呆滞的样子不由得冷笑,“醒了啊?听说姐姐融资了三十万美金,然后就出去跟朋友喝酒去了,还真是有够心大的。”

    听着白婉玲的话,白轻尘不由得再次蹙起眉尖,“我怎么回来的?” “当然是你的好朋友送你回来的,一大早被人给扛进来,你知道有多丢人吗?妹妹说句不中听的话,只是三十万美金而已,你不要得意地太早了,我告诉你,我的dream月流水绝对会超过三十万美金,你想

    超过我,门都没有。”

    白轻尘不由得扭了扭脖子,对于白婉玲的挑衅,她似是充耳未闻,掀开被子站起身来,在那一刻,腿竟然有些发软。

    这不禁让她怀疑昨天晚上真的只是个梦吗?

    好在她的身体素质还行,最终站稳了脚跟。

    旋即看着白婉玲,“你现在有时间在这里跟我炫耀,看来是你的公司还不够忙啊。”

    “白轻尘,你不用这么阴阳怪气的跟我说话,我告诉你吧,你是不可能赢得了我的,爸说了,他会全力支持我,就算是用白家的所有资产都会让我赢的!”

    白婉玲的大胆发言当真是出乎了白轻尘的意料,她嘴角噙着笑,“原来,你是需要白氏集团倾尽所有才能赢了我?你的内心到底是有多自卑?”

    “白轻尘!你说谁自卑呢!该自卑的人应该是你!”白婉玲都快被气死了。

    “一个只会在这里跟我张牙舞爪的人,不是自卑是什么?我真后悔当初签了一个三年的协议。”白轻尘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白婉玲听后不由得得意,“知道后悔就好!” “我后悔当初为什么不改成一年?对付你,三年简直就是侮辱我的智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