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9章 有些爱,会放手
    ,精彩小说免费!

    “不是。”单沁零回答,“我们醒的时候你已经不在那儿了。”

    白轻尘微微点头,本来她就怀疑昨晚的事情,看来,昨晚根本就不是做梦,而是真的发生了。

    陌靖宇不管做得多么的一丝不苟,还不是被她给发现了?

    白轻尘微微沉眉,最后当做是什么都不知道的,陌靖宇既然没有说穿,那应该是有他的理由吧。

    他这个人做事一向都是自我意识过剩,她现在没精力去跟陌靖宇做斗争。

    下午五点时分,白轻尘去了医院,韩思忆看起来状态还是挺好的。

    “不好意思,这段时间有些忙。”白轻尘首先道歉,为了跟他们嗨,她可是将韩思忆一个人丢在医院里两天。

    韩思忆露出淡淡的笑容,“没关系,这里两天雨菲一直都在陪我呢。”

    白轻尘愕然,没多久陌雨菲就拿着一沓画笔的东西走了进来,看到白轻尘脱口而出,“大嫂来啦!”

    白轻尘微皱眉尖,陌雨菲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称呼哪里有问题,只觉得叫大嫂已经叫得十分顺口了。

    “思忆,我跟你说,这些可都是我托朋友从外国带来的,别人有钱都买不到,你试试,好不好用,我也不会画画,不知道好不好,我朋友说特别好用。”

    “你放在这儿,到时候我给你画一幅画。”

    “好啊好啊!你多给我画几幅吧,我的梦想就是要当模特,但是我身高不够啊,能当你的专属模特也挺好的。”

    陌雨菲和韩思忆的关系好似很好的样子,白轻尘觉得有些奇怪,一时间就忘记了陌雨菲对自己错误的称呼。

    看着白轻尘在那里发呆,韩思忆微微一笑,“轻尘,过来。”

    白轻尘十分听话的走了过去,韩思忆笑着递给白轻尘一幅画,画上是白轻尘坐在她床边发呆的样子。

    “这……”白轻尘有些迟疑。

    “你来陪我的时候经常在发呆,觉得很可爱,就画下来了。”韩思忆笑着,旋即又拿出一副画,“还有这个,第一次见靖宇笑,觉得很难得。”

    白轻尘看着另一副画,上面画着的是她和陌靖宇在吃烧烤时候的场景。

    当时拍完之后,白轻尘还真是没怎么去看,现在看这幅画,才发现陌靖宇真的是在笑。“我大哥这个人也只有见到大嫂的时候才会笑,见到任何人都是一张冰山脸,你不知道,当初我大哥和庞芊订婚的时候,他那张脸,简直是不能看,把我爸妈都气死了!结果换了一个大嫂,整个人都变了,

    我都无法理解!”

    陌雨菲叽叽喳喳的说着,韩思忆好似很喜欢听陌雨菲说话,而白轻尘只是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那里。

    那时候多好啊,没什么大矛盾,该笑笑,该哭哭,该生气就生气,可现在呢,不管是哭还是笑,甚至是生气都已经缺少了一个理所当然的理由。

    韩思忆的眼神一直瞧着白轻尘看,耳朵却在听着陌雨菲说话。

    她是一个温柔至极的人,从来都不会忽略身边的任何一个人,她总是能让身边的每一个人都觉得舒心。

    直至韩思忆睡着了,白轻尘和陌雨菲这才离开。

    走在路上的陌雨菲还在叽叽喳喳的说着,白轻尘突然问了一句,“你和思忆的感情怎么会这么好?我记得你是喜欢项坤的吧?”

    陌雨菲不由得无奈的挠了挠头,“你也知道啊?”

    “当初在ktv里你确实是这么说的,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思忆她……”

    “没事,我单方面的喜欢坤哥确实是我的不对,见到思忆之后就更觉得自己好像是插入到他们感情的第三者,不过后来转头一想,其实我根本就无法插足。”白轻尘不解的看着陌雨菲,而陌雨菲的脸上露出了十分坦然的笑容,“说实在的,我对我自己特别有信心,我觉得我很优秀,我配得上坤哥,除了我,没有人能配得上他,可偏偏他不喜欢我,从而记恨过这

    个我才从未见过的女人,只是等我见到了之后我才发现,我不是最优秀的一个,最适合坤哥的人也不是我,如果我是输给思忆,我心甘情愿。”之后看向白轻尘,“大嫂,你知道那种非常爱,但是又不能爱,最后还能坦然祝福的感觉吗?我以前觉得这样的人就是一个傻子,喜欢就去追啊,还傻乎乎的把自己喜欢的让给别人,可是通过思忆我才知道

    ,真的爱一个人,是可以做到放手的,无条件的放手,将自己最心爱的东西拱手让给别人。”听着这些话,白轻尘有些鼻子泛酸,别说是白轻尘了,陌雨菲说得声音都在抖,“思忆在跟我说,在她走了之后让我照顾坤哥时,我真的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这世界上怎么会有思忆这么……这么傻的女人

    啊,活该坤哥那么爱她。”

    说起来像是一句玩笑话,但是谁都知道,这句话里蕴藏的重量不是一听便是过去了。

    韩思忆在为自己的离开做着准备。

    那天晚上,白轻尘躺在床上的时候想着的都是陌雨菲对自己说的那些话,脑子里想着的都是陌靖宇。

    那个如同梦一样的夜晚,陌靖宇说,他会一个人进入到地狱,而将她白轻尘送到天堂。

    他的行为早就超出了白轻尘的心脏承受范围之内了。

    缓缓的闭上眼睛,不在去想这件事。

    深夜,外面吹着一阵阵的风,白轻尘在睡觉的时候没有把阳台的窗户关上。

    陌靖宇夜晚再次潜入到了她的房间之内,拥着她入睡。

    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说,好似他来只是为了陪着白轻尘睡觉而已。

    白轻尘醒来之时身侧没有人,但是总觉得昨天晚上这房间里不是她一个人,身上好像是暖暖的,但是身侧却是冰凉,没有人来过。

    白轻尘摇了摇脑袋,肯定是因为那个晚上,总以为陌靖宇会出现在自己的身边。

    但是相较于之前的那种沉重感,她好像可以慢慢的缓解自己心中的不痛快了。

    大概是因为上次喝醉酒之后宣泄过了,所以才没有再次爆发吧。

    白轻尘起身洗漱,旋即离开了白家别墅。

    中午时分,她再次去了地下通道找到那位老爷爷唐金元。唐金元抬头看到白轻尘,不由得道,“你怎么又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