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2章 你当然是我亲生的
    ,精彩小说免费!

    几天之后,白婉玲彻底放弃抵抗了,不管是白奇伟还是段雅,都觉得白沫婷做的是对的,她又没什么能力,自然是无法抵抗,只好乖乖的去上课了。

    到了学校,白婉玲还是有些人追捧的,毕竟已经被白沫婷包装过一段时间了。

    “婉玲,你好漂亮啊,我是你的粉丝,你能帮我签个名吗?以后你要是大火了,我可就不好找你签名了。”

    “婉玲,下午的选修课你去上吗?我能坐在你旁边吗?”

    这般的声音不绝于耳,听着这些声音,白婉玲就觉得心情没那么糟糕了,甚至是开始飘飘然起来。

    在那之后的几天里,白婉玲算是将白沫婷的事情都忘记了,而段雅突然想到应该去dream看看了,所以她就去了公司。

    一去她便是被拦下来了,这让段雅有些奇怪。

    “不好意思,我们这里要见董事长是需要预约的。”前台十分礼貌的说着。

    “董事长?我不见董事长,我要见董事长的助手。”段雅解释着。

    前台微微一愣,最后还是礼貌相对,“不好意思,董事长助理也很忙,正在跟董事长一起开会,所以暂时没时间见您。”

    “董事长来了?”段雅不由得奇怪,她记得白婉玲还在家里,怎么会在这儿呢?

    最后一转头,不由得说道,“我今天必须得见到董事长助理,要是见不到,我是不会走的,你去告诉你们董事长和董事长助理,我是段雅,我是她们的妈妈!”

    前台看段雅好几眼,最后脑子想到了一个画面:董事长和董事长助理是同一个妈?

    旋即露出商业性的笑容,“原来是这样啊……那不好意思,请您在旁边等一下,我马上就去通知。”

    “快点去!别让我等急了!”

    段雅气哄哄的坐在了一边,好歹她也是白婉玲的妈妈,居然被拦在外面,当真是让人觉得不爽。

    没一会儿,段雅就被请进去了,只是看到董事长助理的时候,双方都愣住了,因为面前这个人段雅根本就不认识,而且还是个男的。

    “这位女士,前台说你是我母亲,不过……我们好像不认识吧?”男人不由得说道。

    “我当然知道我们不认识,我倒是奇怪了,我要见的是白沫婷,为什么带我来见你。”段雅十分的不解。

    男人先是一愣,旋即道,“原来您是董事长的母亲?失敬失敬,我还以为真的是找我的,我这就带您去见董事长。”

    “董事长?”段雅不由得疑惑。

    她的声音很小,男人倒是没听太清楚,最后是跟着那个男人去见了白沫婷,看到白沫婷的时候白沫婷还在忙。

    当她抬头的时候看到的是段雅,这让白沫婷也有些惊住了,毕竟这段时间以来,这里的工作都是她一个人完成的,他们很少参与。

    “妈,你怎么来了?”白沫婷问着。

    “让你的人都出去,我有事要跟你说。”段雅面色似是变得有些难看。

    白沫婷看不懂,但是她却照办了,将其他人都遣散,房间之内只有他们两个人。

    当办公室的门一关,段雅上去就给了白沫婷一巴掌,这一巴掌把白沫婷都打蒙了。

    她完全不知道段雅为什么突然要打自己。

    “妈,你什么意思?!”白沫婷不解的盯着段雅看。 段雅怒道,“你妹妹跟我说你对dream有想法我还不相信,这一看,原来你还真的有想法!都当上董事长了啊?看来你是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你是董事长的助理,是帮助你妹妹的,而不是这个公司的董事长

    !”

    白沫婷捂着自己的脸,先是愣住了,最后不由得无奈道,“妈,我一直都是妹妹的助理,从来都没有做过什么董事长!你这么平白无故的就给我安上这样的罪名是不是不太好?!” “你还觉得我冤枉你了不成?我说我要来找董事长助理,可他们带我去见的是谁?我完全不认识的人,然后带我来见董事长,这个董事长就是你!我看你是皮痒了,我要你辅佐你妹妹,而不是拿着本不该属

    于你的东西在这里随便乱来!”

    白沫婷觉得自己的呼吸变得越发的急,她知道段雅对自己不如对白婉玲,她白沫婷就好像不是段雅亲生的一样。

    以前是,现在是,以后恐怕也会是,即使她答应给白婉玲做陪衬,段雅还是不满足。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最后认真的解释着,“我不管你信不信,我一直都是以董事长助理伫立在dream,至于他们为什么要叫我董事长,原因你应该很清楚,婉玲从来都不过问公司的事情,我每天都呆在公司

    里,公司的所有印章都在我这里,他们自然而然的叫我董事长!我从来都没有要窥探dream,我想过了,一旦婉玲继承了白氏集团,我会继续出国,我不会影响到她分毫!” 听着白沫婷的话,段雅的面色依旧没有任何的放松,而是带着一丝嘲讽,“我看你听董事长这个头衔还是听得挺说舒服的!没有阻止他们!我看你就是希望能够继承白氏集团,你的野心其实藏得很深!算是

    我瞎了眼,当初要你来辅佐你妹妹!”

    白沫婷沉默,而段雅也气呼呼的不说话,过了许久,白沫婷突然冷笑了一声。

    段雅看着白沫婷,“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没什么。”白沫婷依旧冷笑,笑中还带着一丝凄惨,“有时候,我真的怀疑我是不是你亲生的。”

    “你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肉,你觉得是不是我亲生的?”段雅没好气的说着。

    “那为何,你对我的态度却远远不及对婉玲,我明明是老大,我也有资格继承白氏集团,可你却只要我做婉玲的助手,为什么?为什么你对我们两个的态度相差这么大?”

    白沫婷眼中充满的哀伤和渴求,渴求答案。

    而段雅的咄咄逼人在这一刻变得软了许多,最后不由得白了白脸,旋即又恢复到了正常,“那还不是因为她年纪小,年纪大的帮助年纪小的不正常吗?” 不知为何,白沫婷在段雅的眼中看到了一丝心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