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9章 关于过去的又一个事实
    ,精彩小说免费!

    白轻尘顺着视线看向停在学校门口的车,想起了昨天那个老妇人,也许从那个老妇人的口中知道关于厉笙的事情才是最快的。

    她看向徐俊生几个人,“你们先过去,我有点事。”

    徐俊生几人没有多想,而白轻尘则是跟着巫一上了车。

    车上只有她一人,是专程来接她的。

    她被接往了一栋无名别墅,也就是陌靖宇和盛天月生活的地方。

    “白小姐,您在这儿稍微等一下,少夫人和少爷在楼上。”

    白轻尘只是点了点头,最后便坐着静静的等待。

    在巫一走后,白轻尘望了望四周,这里的装潢倒是和云泉别墅不太一样,看来是重新装修过的。

    再闻闻这里的味道,确实是长时间有人住过的,而陌靖宇这段时间都是在这里生活吧?

    之所以没有让盛天月住进云泉别墅,也许是因为那里有她白轻尘的味道,盛天月不喜欢。

    其实想想,陌靖宇对女人还是很细心的。

    敛了敛眉眼,最后不由得笑了起来,人还真的是会变呢,以前她白轻尘可不会这样胡思乱想。

    越在乎,越是会胡思乱想呢。

    微微闭上了眼睛,待会儿看到陌靖宇和盛天月可不能有任何的变化。

    在她调节自己心情的时候,坐在书房里的陌靖宇正看着电脑屏幕里的白轻尘,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但是看的眼神却是十分的认真。

    在巫一进来之后,他立刻将画面关闭,并且起身,“她来了?”

    “是的少爷,盛小姐一直在房间里等着。”

    “好,让她过来,一起下去。”

    巫一道是。

    没一会儿,盛天月便是进入到了书房,这是她第一次走进书房。

    当初这里所有的地方都是她的,她去哪儿都行,但是在一个月以前,陌靖宇便是开始时不时的住进这里,并且布置好了书房,他还会在这里处理公务,但是她是绝对不能进来的。

    曾经又一次她想偷偷的进来,陌靖宇便是用杀人的目光瞧着她,如今她却可以这般轻易的踏入书房,这让盛天月感到有些惊喜。

    看来,距离真相越来越近了。

    “待会儿要见白轻尘,你要是不想见,可以继续留在房间里。”

    陌靖宇的贴心让盛天月觉得十分的高兴,随后她十分懂事的挽着陌靖宇的手,“我不会介意的,毕竟她和你之间已经没有任何的关系了,我相信你。”

    “好。”陌靖宇淡淡的说着,“巫一,去把那个女人请来。”

    “是,少爷。”

    陌靖宇带着盛天月下楼,而楼梯的地方正好对着白轻尘坐着的沙发,也不知道这是有意的安排,还是装修设计的无意。

    瞧着陌靖宇和盛天月一点点的从楼梯上走下来,白轻尘先是愣了神,旋即心中感叹。

    其实盛天月长得很漂亮,和陌靖宇站在一起也格外的般配呢。

    脸上渐渐的浮起了一丝笑容,最后她还是对的,来得快去得也快。

    “不知道陌少找我来有什么事?”白轻尘说话十分的轻松,就如同当初面对庞芊时的从容。

    看来,她刚才已经将自己的情绪整理得非常好了。

    白轻尘的本事一向都很大,在控制情绪这件事情上更是无人能敌,除了小云的事情她没控制好之外,所有的事情她都能控制。

    包括现在陌靖宇身侧站着的是盛天月这件事,她也能坦然面对。

    盛天月站在陌靖宇的身侧,就算白轻尘眼中没有嫉妒和恼怒,她依旧开心,因为现在可以站在他陌靖宇身侧的是只有她一人而已。

    “自然是询问二十年前的事情,不过不是问你,而是要你们听听,顺便让你们找找当初的回忆。”

    陌靖宇领着盛天月坐下。

    三人对视,没一会儿那位老妇人便是被领了过来。

    老妇人坐在椅子上,一副老实的样子,扫视着这里的所有人,最后就开始讲述。

    “我叫张贵春,农村人,没什么文化,但是厉笙小姐不嫌弃我,带着我一起照顾那些小朋友,其中一个小朋友其实是厉笙小姐自己的女儿,但是她要我保密,因为她说她的女儿很重要,绝对不能被人发现。

    我自然是听厉笙小姐的,要不是有厉笙小姐,我的生活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厉笙小姐的女儿叫小丫,她没有告诉我她的大名叫什么,所以我们只会叫她小丫,小丫很可爱,活蹦乱跳的,不过她经常会被厉笙叫去地下室,等回来的时候面色会变得惨白。地下室有什么我当时不知道,厉笙小姐不让我下去,也不让小丫说,我知道肯定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有一次我大胆的跑进了地下室去,一进去便是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当我还想继续往里走的时候

    ,却撞见了小丫。

    小丫捂着自己的手腕,一副要脱水的样子,她喊了我一声,之后就晕倒了。我急忙将她带回房间去,找到医生才知道是失血过多,但不是因为受伤,而是被抽了血,这让觉得事情很可怕,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女孩儿,就被抽了那么多血,想想就觉得可怕,我觉得这件事肯定是跟厉

    笙有关,所以我去找厉笙理论,认为厉笙对自己的女儿太残忍了。

    最后厉笙才将事情告诉我,原来厉笙不仅仅是个千金大小姐,还是一个医生,一个专门研制什么武器的医生,也是研制对付什么瘟疫的疫苗,这些东西我不懂,只知道一个大概。除了这个,厉笙还告诉我,那个每天去地下室的小女孩儿其实不是她的女儿,而是另一个女孩儿,她说什么找到两个抗体的,其中一个是她的亲生女儿,另一个则是后来领养的,她舍不得拿自己女儿的血

    来做实验,所以就用了别人的孩子,在她们很小的时候她就将她们调换了,所以这个小丫不是那个小丫,其实另一个才是。”

    老妇人说得自己都开始糊涂了,不由得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我在说什么呢,这事情的经过我也记不大清楚了,反正就是我要找到那个小丫是真正的小丫,而不是那个代替品。”

    所有人在老妇人的讲述下都沉默了,她以为是因为自己没讲清楚,便是问了一句,“你们,听明白了吗?”空气变得格外的安静,而陌靖宇瞧着白轻尘,又瞧着盛天月,最后询问,“对此,你们有什么看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