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6章 恨都很过了
    ,精彩小说免费!

    兴许是因为灯光太暗,兴许是距离太远,白轻尘看不懂陌靖宇眼中的意思。

    最后,是白轻尘先行将自己的眼神给收回了。

    站在陌靖宇身侧的盛天月像是在保护着自己的所有物,紧紧的攥着陌靖宇的胳膊。

    陌靖宇此时才将自己的眼神收回,并且看向了盛天月。

    在那一瞬间,盛天月的脊背都凉了半截,他的目光可没有任何的柔情可言。

    “我答应你的,待会儿我会告诉所有人,陌家的长子会娶你。”陌靖宇幽幽的说着。

    这句话应该是让盛天月感到高兴,但是她却只能感觉到让人透入筋骨的凉意。

    “你不想娶我。”盛天月终究是不傻。

    陌靖宇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盛天月,嘴角泛起了一丝十分危险的笑容,“我愿不愿意有什么重要的,重要的是,你的目的达到了,不是吗?”

    盛天月的瞳孔有些放大,身子似乎都有些往后退的意思,陌靖宇却是提醒,“如果你想继续拥有现在要的一切,还请麻烦你将恐惧的眼神收起来。”

    这就是盛天月看不懂陌靖宇的地方,陌靖宇到底是将她放在了什么地位。

    他们明明都已经做过了最亲密的事情,巫一也说过,陌靖宇只会触碰他喜欢的女人,他不喜欢的女人是绝对不会碰一下的。

    难道说,巫一对陌靖宇的了解还不够?

    其实任何的女人陌靖宇都会去碰,甚至是说些虚情假意,做些虚情假意的事情吗?

    他们之间的对话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而在白轻尘那个角度去看,陌靖宇是在看向自己之后就去和盛天月恩爱去了。

    只是看他的背影,好似也看不出他对盛天月有多么的宠爱。

    不知为何,即使是到了如今这个地步,白轻尘竟是无法推翻自己心中的那种想法,那就是陌靖宇根本就没有移情别恋的想法。

    这种想法实在是太可怕了,这就相当于白轻尘对陌靖宇的信任都已经到了一种无可救药的地步。

    再次收回了自己的眼神。

    三个小时的时间,她以为这段时间会有很多人离开,毕竟没有人有那么多无聊的时间留在这里看一家人的无聊事情。

    但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没有人离开,因为陌靖宇在邀请他们的时候就告知了,这一场宴会持续的时间会很长。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之后,邱牧看了看时间,淡淡的笑了笑,“快到了。”

    陌靖宇的眉眼却依旧淡淡,没有丝毫的变化。

    邱牧说的快到了,不是血液报告快到了,而是另一个表演人要上场了。

    等待血液报告的时间里,大家继续玩乐,继续跳舞。

    白轻尘穿着陌靖宇给她准备的晚礼服,站在最角落里一言不发。

    唐瑞禾一直站在白轻尘的身侧,一直在注意她的神情。

    她说自己是单身,但是她的目光却总是望向那个抱着别的女人的男人,他本是想继续观察下去不说任何的话,只是到了最后他还是忍不住的询问,“既然你这么喜欢他,为什么不去争取一下?”

    白轻尘微微一愣,不由得笑了笑,“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你应该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唐瑞禾笑了笑,“其实你是我的理想型,只可惜,你的心里早就藏了另一个人,只怪我没有先他出现,如果我比他先出现在你的世界里,我觉得我未必会输。”

    白轻尘有些发愣,她觉得自己和这个唐瑞禾并不熟。

    “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也就是实话实说而已,我觉得我自己相较于这个陌靖宇,并不会差到哪里去,而且,如果是我,我肯定不会让喜欢我的女人伤心难过。”

    唐瑞禾的意思是在指白轻尘现在的心情不好。

    白轻尘眉眼淡淡的轻轻扫过唐瑞禾,之前没发现,其实这个男人的身上散发着一种淡淡的药草味道,和院长妈妈的有些像,只是会显得更加的霸道一些。

    再加之他的身材很好,长相也算是高级,至少他这么一身站在众多女人的面前会吸引来不少人的目光。

    看了许久之后,白轻尘这才幽幽的说着,“说实在的,如果我真的心中没有目标,兴许你确实是能吸引我的目光,但是未必可以胜过他。”

    最终白轻尘还是承认了,承认了陌靖宇在自己心中的地位。

    “哦?陌靖宇就那么好?”唐瑞禾有些好奇。

    “不,他一点都不好。”白轻尘淡淡的说着,“你也看到了,他做出了让所有女人都不能容忍的事情,一边跟她眉来眼去,一边又跟我藕断丝连,任任何一个女人都不能容忍。”

    “既然如此,那你看他的眼神,为什么还是带着无法掩盖的喜欢?难道不应该是厌恶吗?”

    唐瑞禾的提醒似是让白轻尘想起来什么事情,她再次看向了远处的陌靖宇,最后无奈的笑了笑,“厌恶?我恨都恨过了,厌恶是不是太轻了一些。”

    唐瑞禾不懂,白轻尘也不打算解释,最后直接打断了这个话题,“我觉得我对你说的实在是太多了,而且都没什么意义,你问我这些,难不成就是打探我的**?”

    “不,你误会了。”唐瑞禾连忙招手,“如同我刚才说的,你是我的理想型,如果我确认你的心里是有无法替代的人,我是不会强行追求你的,毕竟强扭的瓜不甜。”

    看向唐瑞禾,不得不说,其实他是很有绅士风度的。

    白轻尘十分温和的笑了笑,“谢谢你的理解,不过我希望我今天跟你说的话,你能够当做没听到的,至少,我不希望你将这些话告诉给我不希望他知道的人。”

    唐瑞禾似是明白了白轻尘的意思,看向了台上的陌靖宇,她说的就是他吧。

    最后唐瑞禾站在了白轻尘的面前,然后十分绅士的将手给伸出,“舞会还在继续,反正我们都闲着,不如你陪我跳个舞?”

    白轻尘那双眸子好似没有亮起,只是一种天然的清澈望着唐瑞禾。就在白轻尘打算要答应的时候,厉云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拉过了白轻尘的手,“她是我的舞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