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0章 她是野种
    ,精彩小说免费!

    此时,段雅在旁边露出了一抹笑容,因为白奇伟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杀了人,他必须死。

    而她的这个笑容被陈莲给捕捉到了,陈莲望着段雅,然后一脸狰狞的喊着,“段雅……白婉玲……不是你白奇伟的女儿……她,她是……段雅偷情得来的孩子!”

    陈莲明明都快死了,但是她却用白奇伟能听到的声音开始说着。

    白奇伟本来就红了眼,此时看向段雅的眼神像是要立刻掐死段雅一般。

    而护着白婉玲的段雅手不断的抖着,然后争辩道,“你胡说八道什么!你都要死的人了!你胡说八道什么!”

    “你……你这个女人……脏……”

    陈莲已经快要说不出话来了,而白轻尘看着陈莲死都要说话的样子,似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眼睛死死的盯着这个陈莲。

    在她看得入了神时,突然一个怀抱将她揽进了怀里,声音低低的说着,“这种事情,不要总盯着看。”

    是陌靖宇的声音,他什么时候过来的,他过来做什么?

    在她要转头询问的时候,陌靖宇却是轻巧的离开了,随之是厉云杉将她搂进了怀里,“我们去边上。”

    不仅仅是厉云杉,就连唐瑞禾都已经护在了白轻尘的面前,不让白轻尘看这一幕。

    之后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她只知道白奇伟一直在吼着,一直嚷嚷着要杀了段雅,他显然已经是疯了,就只是因为陈莲说要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当年的真相。

    但是不应该是这样的,当初厉国明告诉自己真相的时候是,当年厉笙的死和白奇伟一点关系都没有。

    随后再想,就是因为当年厉笙的死和白奇伟没关系,所以当初在牢里才没办法弄死白奇伟吗?

    那现在呢?现在白奇伟亲手将陈莲给杀死了,是不是就代表着白奇伟将杀人的传言给坐实了?

    而陈莲明明都已经不断的在流血了,她还在说话,而那些医护人员看起来像是在救治,却是什么都没做吗?!

    白轻尘似是想明白,她要转头去看,而唐瑞禾低声的说了一句,“女孩子不要看这种场面。”

    白轻尘还是转过头去了,只是看到的是已经被带走的陈莲,还有发疯的白奇伟,发抖的段雅,和一脸惊讶的白婉玲。

    还有一个,站在所有人前面的陌靖宇。

    这一切,都是陌靖宇安排的,他的目的是要将白家彻底弄乱,彻底弄死!

    是为了……她转头看向那个盛天月。

    盛天月穿着礼服快步走到了陌靖宇的身边,好像只要是陌靖宇离开自己身边一会儿,他就不属于自己一般。

    这一切,是为了盛天月,将白家的人全部击垮,那么白氏集团就是属于盛天月的了。

    没错,这是陌靖宇的行为没错。

    当初陌靖宇也要这么为自己做这样的事情,但是被她给拒绝了,她认为白奇伟要付出的代价必须是自己亲手来终结。

    但是盛天月和自己是不一样的人,她肯定是无条件的依靠陌靖宇,因为她觉得有男人依靠是一种福气,所以两个人是在一个节拍上的,所以陌靖宇最后还是做了,彻底毁了白家!

    就在她满脸震惊的时候,白轻尘的手机发来了一张报告,是谭喜凡发来的。

    谭喜凡在发来报告的同时,还附带了一句话:轻尘,你不要觉得难过,就算他不是你的亲生父亲,你还有我,现在科技那么发达,你肯定能找到自己的亲生父亲的。

    陌靖宇有钱,他三个小时就可以将检验报告拿到手,但是他肯定没想到,她白轻尘会比他更先拿到手。

    她不是白奇伟的女儿,那就是说,从她进入到白家的那一刻开始,就是错的。

    她以前所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徒劳的,而她不是白轻尘,真正的白轻尘是……盛天月?!

    再次看向盛天月,而盛天月恰好也看向了自己,她的那张脸和自己确实很像,眉眼,鼻子,嘴巴,甚至是脸型,都是那般的相似。

    白奇伟从孤儿院领了一个错误的白轻尘,盛天月才是白轻尘!

    白轻尘虽然早就有过这样的猜想,也想过,就算自己真的不是白家的二女儿,不是白奇伟的女儿,不是厉笙大女儿,她都会好好的接受。

    可是为什么,看到陌靖宇和盛天月站在一起的时候,她会觉得心里那么难过呢?

    她不稀罕自己是不是有一个父亲,也没有那么难过厉笙不是自己的母亲,因为她对厉笙的印象不深,而白奇伟也从来都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

    唯独只有这个陌靖宇,只有陌靖宇才是自己真真切切的拥有着的。

    在她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时,白奇伟已经被警方带走了,警察也是陌靖宇安排好了的。

    白奇伟被带走的时候,嘴里还在喊着,“段雅!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不仅仅偷男人!还给我生了个野种!亏我把白婉玲当做是我的亲生女儿,原来只是一个野种,只是一个野种!”

    他的高呼让所有人退避三舍,那地上属于陈莲的鲜血已经被清理干净了,但是大家谁都不想靠近那个地方,毕竟实在是太血腥了。

    “这白家的水这么深呢?白奇伟现在可真的成为杀人犯了!”

    “可不是吗!你看那个段雅,看起来就不像是好人,偷情不说,居然让自己老公替别人养了那么久的女儿!”

    “这个白婉玲不是这段时间新晋的艺人吗?真没想到,她居然是偷生的。”

    种种的声音不绝于耳,白婉玲从段雅的怀里挣脱开了,看着段雅像是看怪物一样,而段雅也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成为了众矢之的,她拉着白婉玲的手,“婉玲,你不要听陈莲胡说八道!”

    “是不是,验一下不就知道了?”白婉玲也不知道为何会如此冷静的说着,她看着段雅像是看着一个陌生人一般,“刚才,白轻尘和盛天月不也和爸爸验了吗?那我也可以验一下不是吗?”

    说完重重的甩开了自己的手,“妈……如果我真的不是,那我……”

    她没办法说出野种这个词,这个词是说白轻尘的,怎么能来形容自己呢?

    冷静之后,白婉玲觉得自己这么说不对,赶紧抓着段雅的手,“妈,陈莲是胡说的对不对,我就是爸爸的亲生女儿,我怎么会不是呢?是吧?我怎么会和白轻尘一样是个野种呢?是吧!”

    她的话让所有人都听到了,包括白轻尘。 陌靖宇只是幽幽的看着白婉玲,然后用十分清冷的声音说道,“是不是,验一验不就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