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9章 身份不代表所有
    ,精彩小说免费!

    关于被说妖精的事情,白轻尘是很抵触的,她一口咬在了陌靖宇的唇上。

    “你才是,你全家都是!”白轻尘竖着眉毛道着。

    吃疼的陌靖宇自然是不敢再多说。

    一周的时间对于他们来说是甜蜜温馨的,不用想任何的事情,只需要关注眼前就好。

    只是此时被送往了江城的盛天月心情可没那么好,她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个陌靖宇在亲自证明了自己的身份之后还是眼巴巴的看着白轻尘,白轻尘到底是哪里好了。

    如今的盛天月不仅仅是白氏集团的当家,还是天月公司的当家,更是陌靖宇的未婚妻,厉家的孙辈,这些身份组合起来,她盛天月可以说很多人都无法超过她。

    从一个什么都不是的普通女人变成一个人人艳羡的女人,只是她盛天月却觉得这些身份有什么意义,自己的男人却从来都不睁眼瞧瞧自己。

    她去找陌靖宇,却是被陌靖宇给轰回来了,她觉得这是对她的侮辱,她不能忍,便是直接去厉国明那里告状去了。 “爷爷,这个陌靖宇实在是太不像话了,他去找白轻尘,然后把我给轰走了,我怀疑白轻尘当天就在房间里,但是我没有进去看,陌靖宇就把我给赶走了!”盛天月说得声泪俱下,“爷爷,你可要替我做主啊

    ,您是我唯一的亲人了,白奇伟被抓了,我的妈妈也不在了,现在我就只剩下你一个亲人了。”

    盛天月看起来很可怜,但是厉国明却没有心疼自己的这个孙女,倒是觉得自己的这个孙女有些不务正业了。

    自从那天的事情之后,盛天月就没有真正的去打理一些事情,若不是巫一还留在江城,怕不是那些东西都已经自行散了。 “好歹轻尘也是靖宇以前的相好,现在她被坏人给带走了,靖宇去找也是应该的,现在你是他的未婚妻,你就应该懂得理解原谅他,而且现在江城可不太平,现在白氏集团虽然是你的,但是根基不稳,你要

    学会如何守住这一方势力,在未来你也可以帮助靖宇一把,也是在帮助你自己。”

    厉国明虽然不是很心疼盛天月,但是该教的就应该要教。

    当初他以为白轻尘是自己孙女的时候,他有心帮助白轻尘,但是白轻尘总是能自己处理好所有的事情,所以他不需要非太多的心。

    如今这个盛天月可不是白轻尘,很多事情她都不懂,不仅仅是不懂,而且还不会主动去了解。

    盛天月听着厉国明的教导,依旧是在那里抹眼泪,“爷爷,我知道,但是就是因为我是他的未婚妻,他就应该爱护我,那可是他的前任,他关心前任却不关心我,他到底把我放在了什么位置?”

    对于安慰女人,厉国明是真的不太擅长,最后不由得幽幽叹了一口气,既然无法安慰那就听盛天月说吧。

    盛天月说了足足半个多小时,全程都在哭,全程都在控诉陌靖宇的不是。

    最后厉国明妥协了,“好啦,都多大的孩子了,你的事我知道了,我会去跟靖宇好好谈谈的,但是要等他回来,他这一次去不仅仅是为了找轻尘,他还有别的事情要处理。”

    听厉国明要帮助自己了,盛天月就不哭了,破涕而笑,“爷爷,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厉国明道着,“你是我孙女,我自然是向着你的。”

    “那谢谢爷爷了!”盛天月变脸变得极快,此时已经是笑盈盈的, 最后站起身来,“那爷爷,没事的话就先走了。”

    这句话倒是说得厉国明一愣一愣的, 不过最后他还是招招手让盛天月走了。

    盛天月当天走的时候恰好是厉云杉下课回家的时候,两个人正好撞上了,盛天月看向厉云杉像是没看到一样,根本一声招呼都不打。

    对于盛天月来说,厉云杉一点作用都没有,一个小孩儿而已。

    而厉国明才是有用的,因为厉国明可以帮助自己抑制住陌靖宇。

    想到厉国明会帮助自己,盛天月就觉得心里痛快极了。

    厉云杉倒是没有特别在意,他可不在乎自己是不是多了一个姐姐,反正他又不跟她生活,只是有些好奇她来找爷爷做什么?

    “爷爷,这个盛天月来做什么的?”厉云杉问着。

    厉国明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找我控诉靖宇的不是,她想让我帮她压制住靖宇,让他对她盛天月唯命是从。”

    “想拴住男人,不得靠她自己的本事?”厉云杉喃喃的说着。

    这么简单的道理就连厉云杉都懂,但是盛天月却是不懂,她觉得,男人也是可以通过手段拴住的,而不是感情。

    “她和轻尘之间的差距太大了,我实在是有些担心白氏集团的未来。”厉国明不由得感叹。

    厉云杉看了一眼厉国明,最后说道,“爷爷,白氏集团最后就算是在盛天月的手上垮台了,于我们而言也没有什么影响,按照盛天月的性子,白氏集团的未来注定不会好的。” “毕竟是那厉笙的心血,也是我大哥留下的唯一一样东西了。”厉国明幽幽的说着,“当初虽然是在白奇伟的手中,但是好在白奇伟还是知道如何经营的,但是现在这个盛天月,她除了每天想着如何将靖宇栓

    起来以外,其他的事情根本就不去思考,这是危险的征兆。”

    “那怎么办?”

    “我不想管商场上的任何事情,但是作为大哥留下的最后一样东西,我想要守护住,这件事我会去跟靖宇好好谈谈的。”厉国明最后道着,然后转身回到了书房。

    而厉云杉则是看向了门口的地方,以前来这里叫厉国明爷爷的是白轻尘,现在却是这个盛天月。

    虽然盛天月坐实了所有的证据她才是当年的那个女孩儿,也是那个拥有抗体的女儿,但是很显然,她并没有让每个人都认同她这个人,只是认同了她的身份而已。 在有些时候,一个人的身份确实是很重要,但是更多时候还是需要知道如何做人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