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5章 无法接受别的女人
    ,精彩小说免费!

    白轻尘心里说了个卧槽,可男人的唇就已经盖上来了。

    又是一场无休止的战斗,这个男人的体力可以说是非常了得了。

    白轻尘心中暗暗叫骂的时候,与此同时又十分的欣喜,可以说是非常的矛盾了。

    这般相处了两三天之后,陌靖宇这才启程要回到江城了。

    在离开的前一天晚上,白轻尘和陌靖宇一同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像极了一对小夫妻。

    白轻尘瞧了瞧陌靖宇,旋即问着,“你在江城,到底还有多少事情需要处理?这个盛天月,你要怎么处理?”

    陌靖宇回望了白轻尘,刮了刮她的粉鼻头,“怎么?想回江城?”

    “如果我回去会给你造成不好的影响,我自然是不会这么做,只是我有点想知道,你接下来所做的事情会不会有危险?”

    陌靖宇微愣片刻,旋即笑了笑,并且将白轻尘给搂紧了几分,“你的男人不会遇到危险。”

    只是在白轻尘看不到的地方,陌靖宇的笑容已经逐渐消融了。

    会不会有危险他不知道,他只知道,兴许他的自由快要没有了。

    低头吻了吻白轻尘的额头,而白轻尘也再也不问。

    她选择相信陌靖宇。

    看着电视,白轻尘很快就睡着了,陌靖宇轻手轻脚的将白轻尘抱上了床,为她盖上来被子。

    刚躺下没多久,白轻尘就主动抱上了陌靖宇,也不知道这个小东西是真睡着了还是没睡着,陌靖宇嘴角泛起一丝淡淡的笑容,“晚安。”

    两个字传入白轻尘的耳朵里让她格外的安心,那一夜她睡得非常的安稳。

    就是因为睡得实在是太安稳了,所以到了第二天早上白轻尘醒过来的时候发现陌靖宇已经不在身边了。

    她知道,他已经一大早就离开了。

    也好,免得她去送他,显得矫情了。

    陌靖宇走了,白轻尘的生活终于又是要恢复到原来的样子了。

    即使她人在美利坚,可是她的工作却没有半分的落下。

    而远在江城的盛天月也已经开始行动了,直到陌靖宇回到江城的时候,她都不知道,当初酒会的时候陌靖宇在白轻尘那里,如果知道定会是气坏的吧。

    现在的白氏集团在进行过一次改革之后收入上有一定程度上的涨幅,这都得托厉国明和陌靖宇的福。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盛天月可以花大把的钱在游戏上。

    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之内,郭冉已经帮助盛天月组建了一个非常成熟的游戏公司,不管是规模还是投资都是魔云公司的三倍之多。

    为了可以节省时间,甚至是日夜兼程,从来不敢懈怠。

    一些员工们虽然有怨言,倒是好歹工资还是很高的。

    这些消息自然是被白轻尘收入了耳朵里,嘴角泛起一丝笑容,“她终于是行动了。”

    钱柔淳也不由得感叹,“这个盛天月厉害啊,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竟是有这样的成就,果然是陌少的女人。”

    当这句话一出,白轻尘不由得看向了钱柔淳,钱柔淳被白轻尘看得一个哆嗦,赶紧说道,“那个什么,我的意思是说,她……暂时是陌靖宇的女人。”

    当钱柔淳解释的时候,白轻尘才猛然惊觉,她竟然有些不太愿意听到别的女人是陌靖宇的这种话。

    最后自嘲一笑,什么时候她变得跟陌靖宇一样小气了。

    “今天到此结束吧,反正也没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了,剩下的就等落实,到时候我们查收就好。”

    白轻尘一边说着一边开始收拾东西,而钱柔淳自然是同意。

    在一个什么高位就做什么事情,没必要将自己包装成一个苦哈哈的小员工。

    收拾好东西,白轻尘去到了自己住的地方,一回家自然是和陌靖宇一起打开了视频通话。

    还是和往常一样,陌靖宇忙着自己的,白轻尘忙着自己的,好似事不关己,可偏偏又和对方有着关系。

    就在二人的世界都显得格外宁静之时,陌靖宇的门突然被推开了,这是他的书房门。

    陌靖宇下意识的抬头,以为会是巫一,却没想到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竟是盛天月。

    “谁让你进来的?”陌靖宇冷言问着。

    盛天月走路似乎有些摇摇晃晃的,“你都好久没来找我了,我不来找你,你是不是打算一辈子都不找我了?”

    她一边说还一边靠近陌靖宇,陌靖宇浑身寒气,而在视频那头的白轻尘被陌靖宇吸引去了目光。

    虽然看不到盛天月,但是仅仅看陌靖宇的表情就知道他到底有多讨厌这个女人。

    这般一想心中倒是有些许的欢喜。

    不过像他这种男人换做是别的地方定是个渣男,毕竟他对盛天月没有任何的感觉却要将对方留在自己的身边,这不是渣男是什么?

    好在,这个渣男属于她的。

    白轻尘突然觉得自己的心理简直是变态,肯定是和陌靖宇待久了,所以才会这般。

    “少爷,对不起,我没拦住。”这时候巫一进来了,并且阻止了盛天月继续前行。

    陌靖宇坐在那里纹丝不动,“把她带走,不准她进云泉别墅。”

    巫一道是,并且去拉盛天月。 而盛天月却是甩开了巫一的手,“陌靖宇,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为了保全白轻尘所以将我推上了风口浪尖,你以为我会死,所以在死之前你要了我,但是现在并没有你所愿,我根本就没有死,所以你就对

    我爱理不理的吗?” 陌靖宇瞧都没瞧盛天月一眼,“你的生死与我无关,只是对我而言你已经没用了,之所以没踢开你,只是给老师面子而已,如果你识相的话,你只需要召开一个记者招待会,告诉所有人,我陌靖宇负了你就

    是了,这也是我给老师的面子,并非是给你。”

    陌靖宇的语气悠然,听得如同冰碴子在心里扎了一下,盛天月竟是觉得十分的疼。

    她今天喝了一些酒,所以走路有些摇摇晃晃的,甚至是胆量都变大了,不然的话她哪里敢独自一人面对陌靖宇。 “呵?给爷爷面子?给爷爷面子所以你就毁了我的清白吗?毁了我的清白又不愿意承认!陌靖宇,你怎么这么混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