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5章 你肯定舍不得不要我
    ,精彩小说免费!

    这时候脑海里又想起了刚才的时悟,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是陌靖宇去处理的,他还以为现在的陌靖宇是个没有工作的人呢,看来并非如此。

    她从床上爬起来,然后迅速走下了床。

    既然他很忙,她干嘛要在这里坐以待毙?当然是立刻逃走啊!她也有很多事情要忙的好不好!

    当白轻尘再次出现在北城酒吧的时候,单沁零觉得奇怪,而白轻尘只是简单的解释了一下便是拉着单沁零进屋了。

    在进去之前还提醒单北千万不要将她在这里的事情给说出去,而单北也同意了。

    再说了,现在她已经知道怎么对付陌靖宇了,就算他来了肯定也不会硬闯的。

    陌靖宇因为信任白轻尘所以没有派人守着,只是等到他回来的时候发现小东西已经跑掉了。

    而他去了北城酒吧也见不到白轻尘,能见到的也只有一个单北而已。

    和上次一样,陌靖宇被单北给打发走了,只是也不全是被单北打发走的,陌靖宇今天还有别的事情要忙。

    最后只得不管小东西去做自己的事情去了,留在北城酒吧也好,至少北城酒吧这边很安全。

    陌靖宇很快便是和阎梓桓他们会合了,他们似是在商讨着什么,每个人的面色都有些凝重的样子。

    “既然他们要跟我们来硬的,那我们就陪他们玩儿,最好是能直接收到我们旗下,毕竟是一支很好的佣兵队伍。”

    陌靖宇悠然的说着,手中拿着一个人的照片,上面显示的是一个身穿制服的男人,只是制服显得有些破烂了,可胸前的那枚徽章却是依旧闪耀。

    “这次的事情由时悟去,项坤就留在华夏境内,阎梓桓和卜书荣陪同邱牧一起去了解一些更深层的事情,还有霍奇森那边的动向,他应该会再次来到华夏。”

    一行人点头,唯独项坤有些迟疑,“这件事应该由我去。”

    “这一次听我的,你留在华夏,时悟能处理好事情。”陌靖宇淡淡的说着,旋即拿出一些卡,“这是你们这段时间需要开销的费用,都在里面了,如何去花你们自行安排,剩余的你们私人拿下就好了。”

    阎梓桓当然是第一个拿下的,有钱拿当然立刻要拿到手,不然的话多浪费。

    之后一行人分开,阎梓桓拉着陌靖宇好似有私事要说便是上了陌靖宇的车。

    “宇哥你真的越来越鸡贼了,为了不让项坤有所顾忌,竟然花了血本。”阎梓桓一脸的笑意,“我这卡里有多少钱?”

    “你们每个人的费用是一样的。”陌靖宇道着。

    阎梓桓点头,“韩思忆的病情好像加重了,也不知道这一次能不能度过难关。”

    陌靖宇不答,这是项坤私事,而且病魔这种事情是他陌靖宇无法左右的,所以他没办法去管这件事。

    阎梓桓当然也是自知,便是没有多说。

    和陌靖宇等人分开之后,项坤便是直接回到了自己的住所,而韩思忆正躺在床上。

    她看起来脸色不是很好,但是看到项坤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回来啦?”

    韩思忆还是和以前一样,温柔极了。

    项坤走到了韩思忆的身边,并且搂住了她,“恩,接下来一段时间我会一直陪你。”

    “真的吗?”韩思忆显得格外的高兴,仿佛靠在项坤的身上,所有的病痛都消失了一般。

    项坤喜欢看韩思忆笑,只要她一直这么笑,他愿意做任何的事情来守护。

    项坤洗漱一番之后就躺下陪同韩思忆一起睡了,而韩思忆蜷缩在项坤的怀里,小手牢牢的握着项坤的手,好似这样就能够一直拥有他。

    项坤也喜欢握着韩思忆的手,让她冰凉的小手一点点的变得温暖。

    夜变得越发的深了,而韩思忆却是有些睡不着觉,抬头望了望项坤,看到的是满是胡渣的下巴。

    她忍不住伸手摸了摸,短短的胡渣扎得她的手有些难受。

    项坤低头看着她,“睡不着?”

    韩思忆笑着点头,然后往他怀里蹭了蹭,“要是我身体好一点,真想让你陪我去看星星。”

    “会好的,以后我每天都可以陪你看星星。”项坤道着。

    韩思忆笑而不语,感受着项坤特有的味道,她的困意还是没有来。

    “如果……如果我走了,你一定要好好的。”

    这话项坤已经听了很多次了,但是他很不喜欢这样的话。

    “下次再说这样的话,我就不要你了。”

    项坤有些生气,根本顾不得韩思忆是个病人。

    韩思忆笑着,十分的温柔,甚至是带着一些宠溺,“我知道,你肯定舍不得不要我。”

    项坤的指尖微微发抖,搂着韩思忆的手变得紧了几分,“知道我舍不得,就不要说这种话,我会难过。”

    项坤在韩思忆的眼里是个大英雄,是个超级硬汉,难过这种词语她觉得不适合他,但是偏偏就是从他的嘴里说出来了。

    韩思忆心中有些心疼,但是她也没办法。

    “好,我不说。”

    嘴里说着,但是心里却是喊了无数遍,只希望等她走的时候,项坤可以好好的。

    之后,韩思忆终于是有了些困意,渐渐的便是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韩思忆看起来好像和往常一样,而项坤则是去给她准备早餐,等到中午的时候再带她去晒晒太阳。

    韩思忆躺在床上觉得闷得慌,便是起了身,然后偷偷的去了厨房。

    她轻手轻脚的站在厨房的门口,项坤没有意识到,因为他在认真做事。

    项坤是一个警觉性很强的人,和他的职业有关,但是在韩思忆的面前他一点警觉心都没有,就算是韩思忆就在他的身后,他都没有任何的发现。

    韩思忆靠在门框上,看着项坤,忙碌着,嘴角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只是渐渐的,笑容好像变得凝固了,因为她觉得有些难受,呼吸变得有些困难,她犯病了。

    她强压着自己的心口,然后扶着门框打算走回去,不能被项坤看到自己难受的样子,这样他会难过的。

    韩思忆的颤微着脚步,本是想轻手轻脚的离开,但是脚下一个没站稳,直接摔到在了地上。

    听到咚的一声,项坤赶紧回头,当看到韩思忆倒在地上的时候,项坤心都要碎了。

    第一时间他想责怪韩思忆下床没告诉自己,责怪韩思忆站在自己身后没有告诉自己,甚至是难受也没有告诉自己。 但是真的抱住韩思忆的时候能说的只是,“没事了,有我在,有我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