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2章 我不是最重要的人吗?
    ,精彩小说免费!

    项坤说完,转身就走了。

    而韩思忆手抓着扶手,不管是手还是身子的细胞都在抖。

    当看着项坤一点点的走远,车子彻底消失在自己眼前的时候,韩思忆终于是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她大口的呼气,然后抓着白轻尘的手,“轻尘,药,药!”

    乔辰在一旁也是很担心,赶紧也去寻找药,“药在哪儿,我来拿。”

    而白轻尘却是紧紧的攥着自己口袋里那瓶小小的药丸,似是有些犹豫,而韩思忆紧紧的抓着白轻尘的手,“轻尘……”

    白轻尘鼻子有些泛酸,最后还是将手中的药丸拿给韩思忆了。

    当韩思忆吃下之后,整个人的脸色都变好看了许多。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笑着,“没事了,咱们走吧,前面还没看过呢。”

    之后三个人再也没有提项坤,而项坤此刻已经在公路上飙车了。

    韩思忆从来没有骗过自己,但是这件事她确实是骗了自己,而且事实证明,韩思忆根本就不是一个擅长说谎的人,一眼就可以识破她的谎言了。

    项坤的车速已经是达到了极限,在一个人少的地方,项坤的车子直接撞在了路边的护栏上,身后的车子由于没反应过来也直接追尾,一时间,公路上混乱一片。

    就连项坤本人的脑袋都开花了。

    “韩思忆,原来我在你心里不是那个最重要的人吗?”

    他说着,最后是被警察叔叔给带走的,好在没有造成伤亡,否则,项坤是要坐牢的。

    最后是陌靖宇带着钱和人去找警察叔叔要的人,项坤的驾照被吊销了,并且赔偿了所有车主的损失和医药费,这件事才算是了了。

    当陌靖宇得知韩思忆的事情,不免得才沉默。

    这种事情,他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参与。

    只是没想到,白轻尘竟然是帮着项坤一起骗人去见韩思忆的前任情人。

    项坤一杯又一杯酒的喝着,最后陌靖宇还是将阎梓桓给叫来了,这种时候,体现阎梓桓用处的时候到了。

    阎梓桓得知事情,一阵阵的叹气,最后还是他本来的样子叫来了一群女人。

    “不就是一个女人而已吗?至于那么伤心难过吗?反正她马上就要走了,她现在高兴了,你也别不高兴。”

    阎梓桓觉得这件事错在韩思忆,所以在项坤的面前尽量说韩思忆的不是就是了。

    但是项坤听着一点都没有觉得高兴,反倒是觉得十分的胸闷,喉咙都变得干涩。

    他没有大喊大叫,而是低声的道着,“她不只是个女人,她是我的女人。”

    之后再没有别的话,阎梓桓带来的女人他也一个都没碰。

    别人都说男人花心,但是男人真的专情时被女人伤也是会难过的,甚至是会哭的。

    像是项坤这样的硬汉,依旧扛不住自己的女人心中不是只有自己这个事实。

    当天晚上,韩思忆没有去医院,而是直接住进了乔辰的家里。

    “我有些困了,我先睡了,有事情的话,你帮我处理一下,谢谢。”

    韩思忆笑着对白轻尘说着。

    而白轻尘握着韩思忆的手,然后有些心疼的说着,“你的手有些凉。”

    “平时这个时候都是阿坤帮我捂手的……”说到这里,韩思忆停下了,然后笑着,“不说他了,我好像越来越困了,我先睡了。”

    白轻尘我这韩思忆的手紧了几分,然后恩了一声。

    韩思忆渐渐的睡着了,白轻尘尽自己的努力为韩思忆捂着手。

    到了晚上十点钟左右,白轻尘的手机响了,是陌靖宇打来的。

    白轻尘接了电话,陌靖宇询问白轻尘现在所在的地方,白轻尘却没有告知。

    “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思忆的。”白轻尘看向了床边的韩思忆,“她不会有事的。”

    陌靖宇在电话那头看向了已经醉成一滩烂泥的项坤,旋即微张唇瓣,“你也好好照顾自己。”

    “好。”白轻尘回答,之后便是将电话给挂断了。

    韩思忆这一觉睡了很久很久,一直睡到了中午时分才终于醒了过来。

    但是醒来的韩思忆比起往日要好了许多,而且可以吃些以前不能吃的东西了。

    面对一碗放了一些辣椒的面,韩思忆一脸的满足,“好久没吃了,真好吃。”

    才吃了两口就被白轻尘给拿开了,“够了,不能再吃了,不然的话,你的努力就白费了。”

    韩思忆笑着点头,然后继续端着自己的粥开始吃起来。

    她不能让自己的努力就这样白白的浪费了,不然的话她会瞧不起自己的。

    吃过了午餐,韩思忆和乔辰告别,然后和白轻尘一起去了医院。

    本来以为项坤不会在医院里,但是当看到项坤依旧是守在病房门口的时候韩思忆不由得愣住了。

    而白轻尘更是看向了身侧的韩思忆,一时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

    项坤抬起头来看着韩思忆,然后道着,“回来了?”

    那一瞬,韩思忆的鼻子酸酸的,最后看向白轻尘笑着,“你先走吧,我和阿坤单独聊聊。”

    “真的不需要我陪着你吗?”

    “不用,不会有事的,阿坤对我很好的。”韩思忆笑着。

    最后,白轻尘直接走了,只留下了韩思忆和项坤。

    项坤推着韩思忆进入到了病房,并且关上了病房的门。

    “饿吗?我给你准备一些吃的。”项坤还是和往常一样,好像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

    其实他没有忘记,但是他没办法责怪一副病恹恹的韩思忆,更是没办法真的将韩思忆给丢下。

    大概是因为昨天的那一顿酒让他彻底醉了,他就当做是韩思忆去见了一个故友,其他的什么都不要想就好了。

    韩思忆看着项坤,沉默了半晌这才开口,“我吃过了,在乔辰家里吃的。”

    这个名字可真是有够刺耳的,项坤本事打算当这件事不存在的,但是韩思忆却是主动提起来了。

    项坤沉默,而韩思忆则是继续说道,“昨天你应该见过了,那个学长,我曾经喜欢过的男人。” 项坤咬着牙,双手都捏着拳头,若不是他一直在忍着,他甚至时候要上去直接掐住韩思忆的脖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