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0章 不要让我等太久
    ,精彩小说免费!

    白轻尘微愣,而韩思忆对着白轻尘笑,“这可是我的婚礼,轻尘,你可愿意把我送到阿坤的手里?”

    微愣之后,白轻尘笑着,在阳光之下,她也成了最美好的存在,“当然愿意。”

    而项坤却傻愣愣的站在原地半天也没有所行动,最后是韩思忆轻轻的推了一把,“时间不早了,你快点去里面等我,等我走进去,我们就可以获得神父的祝福,成为夫妻。”

    最后,项坤一笑,似是有些无奈韩思忆的调皮,但是他愿意陪着韩思忆一起调皮。

    伸手轻轻的握住韩思忆的手,并且在她的手背上轻轻一吻,“好,我在里面等你,不要让我等太久。”

    “恩。”韩思忆笑得如同春日的阳光,却也有一些夏日阳光的影子,让人的心都着灼烧了一番。

    项坤转身,而陌靖宇则是作为神父也走了进去。

    当项坤转身的一刻,韩思忆的脸上好似消失了一般,但是只是一秒钟的时间,那天使一般的笑容再次出现。

    “我以前就在想着,我的丈夫一定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我的婚礼现场也一定是在教堂里,最后接受的也应该是神父最神圣的祝福……”

    说到这里,韩思忆梗住了没有继续说下去。

    而白轻尘侧目看向韩思忆,手在她的手背上轻轻的拍了拍,“现在都实现了,你的男人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你们站在教堂之下,接受着……神父的祝福。”

    当她说出这话的时候,韩思忆忍不住笑起来,“你是说,你家那位是神父吗?”

    白轻尘大概也是意识到有什么不对,但是韩思忆说得也没错,现在就教堂里没有别人,也只有陌靖宇可以作为神父出现了。

    两个女人因为这个笑作了一团,还未走到尽头的两个男人不由得回头去看那笑得都快弯了腰的两个女人。

    阳光之下的她们,在男人的眼里十分的耀眼。

    如果时光能停止在这一刻那该多好,忘却所有的不好,迎来最美的未来。

    笑罢,韩思忆这才稍微正紧一些,再次挽住白轻尘的手,假装自己穿着婚纱一本正经的朝着里面走过去。

    教堂这条路很远,可是韩思忆的脚下却十分的有力,嘴角的笑容洋溢着无法掩盖的幸福。

    在她的眼里,地下踩着的是红毯,前面走着两个撒着花瓣的花童,天上飘散着美丽的花瓣,而身侧坐着的是给他们送来祝福的亲朋好友。

    最后,站在最前面,伸出手来等着她走到尽头的人是她这辈子最爱的男人。

    当脚步停下,站在项坤的面前时,她发现,刚才所想的一切都是假的,脚下没有红毯,前面没有跟着花童,天上也没有飘散花瓣,身旁也没有亲朋好友。

    但是,面前的这个他却是真的。

    嘴角的笑容掩藏不住她心中的欢雀,就算没有其他的一切,只是有这么一个男人又有什么不可呢?

    松开白轻尘的手,伸出纤细的指尖,一点点的将自己的手放在了项坤的手上。

    而项坤大手伸出,并且牢牢的抓住了韩思忆的手。

    在那一瞬,韩思忆的脚步停顿了半晌,旋即皱起了眉头,她看起来不是很好。

    所有人的心都揪在了一起,耳畔甚至是听不到了其他的任何声音。

    这是一场婚礼,一场她和他的婚礼啊,怎么能就这么倒在这里呢?

    韩思忆紧紧的攥着项坤的手,旋即抬眼看着他笑,并且直立起了自己的腿,飞扑一般的扑向了项坤的怀里。

    抱住项坤的那一刻才觉得,她最向往的不就是这一刻吗?

    韩思忆紧紧的抱着项坤,而项坤的手也牢牢的回应着她,此刻的他们哪里还记得这是彩排婚礼呢?

    这定是一场盛世婚礼才对啊。

    白轻尘站在台下,那颗悬挂的心好似终于是放松了下去。

    许久之后,韩思忆这才从项坤的怀里挣脱,并且笑着,“婚礼应该继续了。”

    项坤宠溺的看着韩思忆,并且轻轻的撩着她额前的碎发,然后拉着韩思忆的手站在了陌靖宇的面前。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陌靖宇。

    这个杀人不眨眼冷酷无情的男人此刻却是扮演着一个神父的角色,还真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呢。

    白轻尘站在那里笑看着陌靖宇,眼里带着戏谑,却也带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欣赏。

    陌靖宇从未做过神父,但是他不是没有见过神父,装模作样起来,还真是像那么一回事。

    白轻尘在下面看着当真是忍不住想大笑,但是她忍住了,毕竟是严肃的场合。

    看来陌靖宇也是个天生的演员,扮演一个神父可以扮演得这么像。

    陌靖宇余光瞟到了白轻尘傻笑的样子,嘴角也不自觉的勾起。

    只要能让自己的女人笑,自己在做着什么事情又有什么关系呢?

    接受着陌靖宇的祝福,只是到了最后一个环节时发现他们连戒指都没有,一时间,这场婚礼好像不知道要如何进行下去了。

    白轻尘站在那里想了一会儿,然后道着,“等我,马上来。”

    旋即看着白轻尘转身就跑了出去,等她进来的时候,手中拿着的是两枚草戒指。

    “虽然比较简陋,但是也是戒指,就凑合着用一下吧?”

    白轻尘带着些许的询问意思,毕竟她本来是打算去买一个的,但是这里有些荒郊野岭的意思,想买到戒指,还真是难于登天,所以不得已随意摘了草编制了这个戒指。

    看着白轻尘的样子,韩思忆不由得掩嘴而笑,旋即从她的手上拿了过来,“我觉得这个就挺好。”

    说完递给项坤一枚,“项先生,你是不是应该为你的妻子戴上戒指了?”

    瞧着韩思忆的模样,项坤笑着,然后用这枚草戒指戴在了韩思忆的手指上。

    那一刻,这枚戒指比千金万银的戒指还要珍贵,这枚小小的草戒指承载的是他们最为真挚的感情。

    韩思忆拿起另一枚戒指准备戴在项坤的无名指上,可发现白轻尘编制的戒指太小了,根本就戴不上。

    那一刻,韩思忆忍不住笑起来,“你的手指也太粗了。”

    银铃般的笑容让人遗忘了韩思忆是一个病人,是一个即将要被死神带走的病人。不等项坤的任何回答,韩思忆便是拿着那枚戒指戴在了项坤的小指上,“那就只能这样了,反正我都是你的人了,戴在哪里都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