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8章 胆大结局未必好
    ,精彩小说免费!

    之后盛天月像是个没事人一样坐在了身侧,继续听着他们聊天。

    而韩思忆简单的和方程杰说了几句之后再次抬手去拿面前的那杯酒,因为实在是太渴了,所以喝了一大口。

    然而刚入口的时候就觉得十分的涩,加上她是直接仰头喝下,根本来不及反应,烈酒便是直接从她的喉咙灌了进去。

    因为身体的原因,韩思忆是绝对不能碰酒精的。

    一时间,韩思忆开始猛烈的咳嗽,这样的变故让白轻尘和方程杰都注意到了韩思忆的状况。

    “思忆,你怎么了?”白轻尘十分着急的问着。

    身侧的盛天月不由得嘲讽,“还当真是个病秧子,喝点水都能呛到。”

    韩思忆已经呛得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白轻尘根本来不及去思考,直接推着韩思忆就走,甚至是来不及跟方程杰打声招呼。

    有时候这种虚无的礼仪对于方程杰来说可有可无,他也很担心韩思忆的病情,所以直接安排车辆给白轻尘使用。

    白轻尘自然是没有客气,联系巫一已经来不及了,她坐上方程杰的车前往了医院。

    到了医院之后,韩思忆进行了洗胃,将进入到胃里的酒精全部弄出,在那之后韩思忆的情况才终于开始慢慢的好转起来。

    医生帮助韩思忆稳定了情况之后走到白轻尘的面前对白轻尘进行了一顿责骂,“你作为家属,明知道病人的身体状况,怎么能让她喝酒呢?你是根本不把病人的身体状况放在心上吗?”

    白轻尘先是一愣,来不及思考,连连道着,“不好意思,我没太注意,她没事了吧?”

    “还好送来得及时,酒精已经及时从体内抽离,而且病人还对酒精过敏,要是再晚送来一些,病人的情况就很危险了!”

    作为时常替韩思忆看病的医生自然是对韩思忆的病情十分的看重,白轻尘被他责骂也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之后医生看白轻尘确实是有悔改的模样这才让白轻尘去看韩思忆。

    韩思忆当时躺在病床上,状况看起来糟糕透了,但是她的意识是清醒的。

    “都怪我不好,就顾着跟方程杰聊天去了,忘记检查一下你喝的到底是什么了。”白轻尘十分的懊恼。

    而韩思忆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呼吸,然后缓缓的说着,“这个不怪你,我的那杯水好像是被人替换过的。”

    白轻尘猛然一惊,然后道着,“什么?被人替换过?!”

    “恩。”韩思忆做出回忆的状态,“我喝的是同一杯,至少是在我放杯子的同一个位置,我并没有拿错,我想,可能是被替换过了,要么就是有人在拿酒的时候把我的水拿走了。”

    经过韩思忆的提醒,白轻尘便是认真的开始想着,想着当时的情况到底是什么。

    旋即好像是想到了些什么,虽然她当时很认真的在跟方程杰了解,但是侧目有看到盛天月起过身,而且也倒了一杯酒,她以为是替她盛天月自己倒的,便是没有多想。

    但是如果结合韩思忆所说的话,那么,那杯酒很有可能就是盛天月代替韩思忆倒的。“算了,反正现在我没事了,以后稍微注意一点就好了。”韩思忆倒是乐观得很,并且开始转移话题,“今天你在方先生面前表现得太好了,想必方先生对你肯定是另眼相看了吧,后来你们聊得可是非常的欢

    脱。”

    白轻尘迟疑了一下,本是想跟韩思忆稍微分析一下当时的情况,但是现在一想,还是算了。

    于是她就顺着韩思忆的话题继续接下去了。“聊确实是聊得开心,但是现在情况有点复杂,这个方程杰觉得盛天月是陌靖宇的女人,对盛天月可以说是非常的礼貌了,而我只不过是他赏识的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方程杰这一次回国就是陌靖宇搞的

    鬼,也就是说,他只会跟陌靖宇合作。”

    韩思忆不由得眨了眨眼睛,旋即正了正自己的身子,试图坐起身来,但是力气太小了,最后是被白轻尘给支撑起来了。

    她选了一个好些的位置坐好,然后道着,“这个盛天月竟然敢在你面前说自己和陌靖宇有关系?”“她的胆子可大得很呢,而且这一次还明目张胆的把我给邀请过去,大概是想给我个下马威吧,自从得知厉笙的女儿是她,白氏集团的继承位置给了她之后,她就总想跟我比个高低,或者说是她总是想证明

    她盛天月比我高人一等。”

    “这个女人还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人。”韩思忆不由得摇头。

    “第一次?”白轻尘微微挑眉看着韩思忆,“那你以前遇到的都是什么人?”

    “我以前遇到的都是一些非常可爱的人,像你一样的人。”韩思忆笑着。“那就是你运气太好了,盛天月这样的人,我都遇到两个了,之前我那个妹妹也是这样的,人前一个样,人后一个样。”白轻尘不由得连连摇头,最后嘴角勾起,“不过这一次盛天月可没有得意的资本了,大

    概是被气死了,本来是想给我一个下马威,结果被我摆了一道。”

    “是啊,我当时看到了她的脸色,恨不得吃了你的脸。”

    “她早就想吃了我了,要不是陌靖宇,我早就被吃了。”白轻尘叨叨着,旋即嘴角泛起一丝阴冷来,“这一场较量,我一定要赢,我看她盛天月最后骗不下去了又会露出什么表情来。”

    韩思忆看着白轻尘一脸小狐狸的样子忍不住笑起来,“有时候觉得你好坏。”

    白轻尘又是挑眉,然后看了看门外,并且凑近了韩思忆,“做个坏人没什么不好的,至少不会被人欺负,只惩奸除恶可以做,只要别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就好了。”

    白轻尘将这样的事情说成这样,还真是让盛天月觉得有意思。

    从未有人承认过自己坏,白轻尘大概是第一个吧,至少是韩思忆遇到的第一个。

    她们哈哈的聊着,韩思忆好像也变得十分的健康一般。但是聊了没多久,韩思忆就开始冒冷汗,并且浑身都开始颤抖起来,嘴里还一直念着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