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0章 为什么要帮白轻尘
    ,精彩小说免费!

    以前只是听说这个盛天月和白轻尘有几分相似,但是现在近距离接触了才知道他们是真的相像。

    “长得确实是像,但是终究是两个人。”陌秋寒的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我们在包间等你,想好了就来。”

    之后带着庞芊率先走向了包间,而盛天月身上所有的骄傲好像在那瞬间消失不见了。

    作为盛天月的同伴,不由得有些疑惑。

    “天月,你怎么了?”

    盛天月双手抱胸,似是有些瑟瑟发抖的样子。

    “没……没怎么。”

    “天月,咱们还继续吗?还是说,咱们换一个地方继续?”

    盛天月迟疑了一下,看向了那个已经走远了的陌秋寒。

    其实陌秋寒在找到自己的时候也没做出特别过分的事情,但是她就是觉得潜意识里害怕这个男人。

    “下次约吧,他和我是老相识,你们就先散了吧。”

    盛天月没有了刚才的趾高气昂,有的却是丝丝的忌惮之情。

    看盛天月这般,她的同伴只得面面相觑,便是没有多说什么,旋即纷纷离开了。

    而盛天月则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去找陌秋寒去了。

    一进去,里面便是听到了他们的欢声笑语。

    陌秋寒本就是个温柔的男人,不说他骨子是个什么样的人,究其表面来说,他就是一个十分温润的男人。

    即使是出入这样的场合,也不会让人觉得他这个人很讨厌。

    庞芊像是个局外人一样坐在身侧,听着陌秋寒和别的男人谈论生意。

    直到盛天月站在门口的时候,庞芊这才缓缓的抬起眉眼看了看,旋即收回了自己的眼神,并且将目光放在了陌秋寒的身上。

    陌秋寒微愣片刻,便是托着脑袋笑着,“看来,盛小姐还没忘记我们以前的情谊,不然的话,我想盛小姐肯定不会屈尊来我这儿吧?”

    盛天月感觉像是被侮辱了一样,忍不住想呛回去,但是下一秒又怂了。

    “我当然没忘记,也不会忘记。”盛天月的声音很小,小得如同一只蚂蚁一般。

    “别害怕,现在你可是厉先生的孙女,我不敢动你,叫你来,只不过是想和厉家打好关系而已。”说着对盛天月招了招手,“来,坐我旁边来。”

    陌秋寒的这个动作让庞芊忍不住侧目了一番,这个男人很少对一个女人这般的热情,竟然还让她坐到自己的身边。

    盛天月自然也是愣住了,旋即竟然是真的十分听话的走到了陌秋寒的身边。

    本来庞芊是坐在陌秋寒身侧的,看到盛天月步步紧逼,庞芊便是自行坐到了一边。

    不过是让一个女人坐在陌秋寒的身边,就算是让她看着陌秋寒和别的女人亲热,她都不会觉得有什么。

    毕竟他们之间的关系,不过是一场交易罢了。

    看着庞芊主动让位,陌秋寒嘴角泛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异样笑容,而盛天月顺势坐在了陌秋寒的身侧。

    在盛天月坐下的一瞬间,陌秋寒伸手便是搂住了盛天月,这个动作让盛天月的身子彻底僵住了。

    “做厉家的孙女,好玩吗?”陌秋寒不明原因的问着这个问题。

    而盛天月只觉得陌秋寒的力道让她觉得难受,一时间她不知道应该做何回答。

    看着盛天月这般怕自己的样子,陌秋寒哈哈一笑,旋即就将盛天月给松开了,“也就是逗逗你而已,不要太紧张。”

    盛天月莫名的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好像整个包间都在缺氧。

    她明明就已经不是以前的盛天月了,可是为什么就是这么的怕陌秋寒呢?不应该啊!

    她的心中这般想着的时候,陌秋寒递给盛天月一杯酒,“这么久没见了,咱们是不是应该喝一杯?”

    盛天月看着这杯酒半天都没有动弹,而陌秋寒直接将酒杯放在了盛天月的手上,“喝完这杯酒,我会放你走的。”

    话音落下,盛天月十分认真的看向了自己手中的那杯酒,她不敢问是不是真的,只是觉得要是能离开陌秋寒的身边是天大的好事。

    最后盛天月一句话都没说,一饮而尽。

    面对盛天月如此豪爽的喝酒方式,陌秋寒忍不住替盛天月鼓掌,“看来做了厉家的孙女之后酒量有不少的提升,不错不错。”

    盛天月将酒杯放在一旁,旋即擦了擦自己的嘴角,“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不。”陌秋寒吐出一个字节来。

    而盛天月看向陌秋寒,“你刚才说,只要我喝了这杯酒,你就会放我走。”

    “没错,但是不是你走,而是我走,我的事情谈完了,这个包间给你。”陌秋寒笑着并且起了身。

    这个时候,庞芊也起了身,并且来到了陌秋寒的身边。

    两个人一副君子般的距离,丝毫不像是一对未婚夫妻。

    “陌……”盛天月刚站在想叫陌秋寒的名字,但是猛然间觉得双腿发软,并且直接瘫倒在了沙发上。

    她觉得开始浑身乏力,难受极了。

    “我劝你最好是不要走出这个包间,不然的话,明天你的床上出现什么样的男人可别哭鼻子,稍微放矜持一些。”

    陌秋寒笑盈盈的说着。

    而盛天月立刻就明白了陌秋寒的意思,她怀抱着胸,身子一点点的开始发热了,陌秋寒在自己的酒里放了不干净的东西。

    “唔……你到底想怎么样?我哪里得罪你了!”

    盛天月觉得莫名其妙,她根本就没有招惹过陌秋寒,当初是陌秋寒将自己从黑暗里捞出来的,按理说,这一切都是他陌秋寒赐予给自己的,但是现在的她却觉得陌秋寒对自己有十分的敌意。

    “你倒是没得罪我,只不过你得罪了白轻尘。”陌秋寒幽幽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不仅仅是盛天月觉得奇怪,就连身侧的庞芊都忍不住多看了陌秋寒几眼。“你今天换了韩思忆的酒,韩思忆酒精过敏,加上身体的原因,差点就走了。”陌秋寒淡淡的解释着,脸上不带丝毫的情绪,“白轻尘可是生气得很呢,我代替她教训你一下,让你长长记性,以后不要做这么

    缺德的事情。”

    “我……唔……你……你和白轻尘到底是什么关系!你为什么要帮白轻尘!”盛天月浑身燥热的同时还不忘记问这样的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