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6章 真的分别,还是会疼
    ,精彩小说免费!

    虽然当时唐瑞禾没有直接说,但是确实是这个意思,毕竟是有风险的事情。

    “你好好想想,反正还有时间,等你想好了,我们再去联系唐先生。”白轻尘在一旁道着。

    韩思忆看着白轻尘笑着,“谢谢你,我会好好考虑的。”

    而白轻尘也只是笑了笑,便是没有再多说什么了。

    在那之后的某天,一个艳阳高照的日子,白轻尘工作完之后打算带着韩思忆去溜达,约上了徐俊生他们一起,这样的话能够稍微热闹一点。

    韩思忆喜欢画画,这段时间天气也暖和了许多,于是白轻尘帮她带上了画板和画具一同在一条河边开始写生。

    徐俊生几个人出来了也是玩手机打游戏,跟在家里没什么分别。

    而白轻尘和单沁零则是坐在韩思忆身侧看着她画画,不过不是每个人对画画都感兴趣的,看着看着,两个人就有些困意了。

    韩思忆看着两个人不由得笑了笑,其实她们要是不喜欢,完全没必要陪着自己。

    她继续画着画,画着画着,突然感觉在河的对面看到了一个人,是项坤。

    韩思忆微微蹙了蹙眉头,最后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看来是看累了,都开始出现幻觉了。”

    远方的那个项坤确实是十分的真实,但是项坤那么忙,怎么可能会有时间来这里呢?而且他又怎么会知道自己在这里?

    一定是因为这几天她一直在思考着到底要不要试试那种新型的药物,所以才会显得这般的精神恍惚吧。

    最后也微微闭上了眼睛,打算休息一下。

    她稍稍的将身子靠了靠,打算就这么睡着,而困意袭来的韩思忆也确实是很容易就想要进入到梦乡了。

    但是她还未真的入睡,就听到了身侧白轻尘的一声尖叫。

    当她睁眼看过去的时候,发现白轻尘被陌靖宇整个都搂在了自己的怀里,并且不害臊的当着所有人的面亲吻着白轻尘的唇。

    白轻尘本来睡得好好的,突然被捞起来,还被袭击,当然觉得不爽,一个劲的挣扎。

    可到了最后,还是输给了陌靖宇。

    而韩思忆微微转头,看向了站在身侧看着自己的项坤。

    原来,刚才不是幻觉,原来项坤真的来了。

    在那一瞬间,韩思忆不由得失了神,感觉所有的一切都显得那般的不真实。

    “阿坤……”韩思忆下意识的喊着。

    而项坤只是看了她几眼之后就将眼光移开了,“你说只是来看一眼,是不是该走了?”

    这时候陌靖宇已经将白轻尘给松开了,白轻尘瞪着陌靖宇,“你干嘛!”

    “待会儿我还有事需要处理,所以只能给你这么多了,等到晚上的时候,我会回去。”

    陌靖宇笑着,而白轻尘的面色爆红,直接一脚踢过去,好在被陌靖宇给闪躲开了。

    难道他不知道身边还有很多人看着吗?还当着那么多人都面说这么没羞没臊的话,他真的是不要脸面了吗!

    “谁要你回来了,赶紧给我滚!”

    白轻尘十分生气的喊着。

    本来好好的在睡觉,被打扰到了美梦当然是不高兴的,就算是很多天没见了,那也不高兴!

    看着白轻尘炸毛的样子,陌靖宇莫名觉得开心了许多,最后转身就走,而身侧停留着一辆豪车。

    只见陌靖宇和项坤两个人上了车,咻的一下就走了,招呼都没打一声。

    韩思忆就这么看着项坤的车缓缓的离开,眉眼之间尽显失望。

    上次在离开之前,项坤说过给她自由,看来,他确确实实是要给自己自由了。

    白轻尘抹了抹自己的嘴唇,这时候看向了韩思忆,看着韩思忆失望的神情,她忍不住蹲在了韩思忆的身侧,“思忆……”

    这时候韩思忆咧嘴一笑,“没事,也许,我有答案了,再过几天,我们就去找唐瑞禾。”

    白轻尘拉着韩思忆的手,并且紧了紧,不再说什么。

    气氛本是显得有些压抑,这时候徐俊生跑上来八卦。

    “就算秀恩爱也稍微低调一点,稍微关爱一下我们这些单身狗吧?当众接吻,真的是没羞没臊。”

    徐俊生说的就是白轻尘,白轻尘白了一眼徐俊生,最后对单沁零说着,“给你两万奖金,帮我揍他一段。”

    单沁零看向了徐俊生,徐俊生觉得十分的危险,随后撒腿就跑,“怎么动不动就要打我,说句实话都不行吗!”

    之后能听到的就是徐俊生的惨叫声,还有曹氏双胞的欢笑。

    而韩思忆在这种笑声中终于是笑不出来了,看着自己眼前的这幅写生,再看看写生里最小的那个人,那个不就是项坤吗?

    刚才以为一切都是错觉,但是现在想想,原来根本就不是错觉。

    韩思忆的眼泪开始落下,再也抑制不住了,她看着远方,“轻尘,我以为真的到了这个时候我可以坦然面对,但是真的放手了,是会疼的。”

    白轻尘不能告诉韩思忆任何答案,因为这是韩思忆自己选的路,她除了陪伴就只能是陪伴了。

    当天下午他们一同回了家,白轻尘还是将韩思忆接到了家中,并且让安琪儿准备了晚餐。

    韩思忆稍稍吃了一些,但是吃过之后觉得恶心就再也没有吃了。

    还未吃完,屋中风风火火的多了两个人,一个是陌靖宇,一个是项坤。

    陌靖宇和项坤看起来气场很足,像是刚打完一场仗回来的。

    白轻尘还未开口,陌靖宇走上来就将白轻尘给带走了,直接往房间里扛。

    白轻尘蹬着腿大喊,“陌靖宇你神经病啊,回来就扛着我,我刚刚吃完饭!”

    陌靖宇根本不听白轻尘的,直到回到房间里这才将白轻尘放下来,并且丢在了床上。

    白轻尘眼前一抹黑,这男人就吻了上去,不给她丝毫挣扎的机会。

    白轻尘都要怀疑这个男人到底是不是陌靖宇了,猴急猴急的,就算是以前的陌靖宇也没这般的猴急过啊!

    白轻尘一咬牙直接咬在了陌靖宇的唇上,陌靖宇吃疼之后才终于是松开了白轻尘。

    “陌靖宇你是不是吃错药了!回来就跟逛窑子似的把我推到!”

    白轻尘的描述可以说是非常的中肯了,那些逛窑子的男人不都是这么猴急的吗?陌靖宇就是如此!陌靖宇被白轻尘这么一描述,忍不住笑起来,“哪有人说自己是窑子里的小姐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