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9章 三叔回来了
    ,精彩小说免费!

    白轻尘自然而然的走到了床边,并且坐了下来,旋即缓缓的躺了下去。

    之后白轻尘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旋即就听到了一阵脚步声。

    白轻尘说不紧张那是假的,天知道这个潜入到自己房间的人到底是谁啊,万一是一个很牛逼的人物她打不过就完蛋了。

    紧张归紧张,但是不较量一下谁知道这个潜入到自己房间的人到底是个什么货色呢?

    脚步声越来越近,而白轻尘的双手已经做好了准备。

    就在那脚步声移动到自己床边的时候,白轻尘猛然出手,而且她得手了,她将对方的脖子狠狠的掐住。

    “你想做什么?!”

    白轻尘低声的喊着。

    她担心她的动静太大了将林萍他们给引来,她不希望林萍他们出事。

    “是我。”

    这时候被白轻尘掐住脖子的人开口,这个声音格外的耳熟,但是比她想象中的要沙哑许多。

    白轻尘没有松手,而是用另一只手将床头灯打开了,打开的一瞬间,白轻尘不由得喊着,“三叔?!”

    常三将手指放在了自己嘴边,做出一个小声点的动作,“别把他们给吵醒了,我不想让他们知道我来了。”

    白轻尘这时候赶紧将手松开,旋即看着常三道,“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什么坏人呢!”

    “你三叔在别人的眼里确实是个坏人。”常三笑盈盈的说着。

    白轻尘却是笑着,“可是在我眼里,三叔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

    看着白轻尘笑,常三觉得心中也是分外的高兴,只是脸上的笑容逐渐变得淡然了。

    “你应该知道了所有的事情吧?”

    常三有些沉重的询问,白轻尘知道他是什么意思,白轻尘嘴角微微勾起,“三叔应该也早就知道了吧,或者说,三叔陪在我身边的时候,你就知道了,其实我根本就不是厉笙的女儿,也就不是你的侄女。”

    常三连连点头,没有丝毫的隐瞒,“是,我知道,从一开始我就知道。”

    “可是,你没有告诉我。”白轻尘眼中带着丝毫的失望。

    常三瞧着白轻尘的模样,旋即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了一样东西,一个非常精致的玉佩。

    白轻尘看着这枚玉佩,不知道常三是什么意思。

    “这是你身上所携带的东西。”常三将那枚玉佩交到了白轻尘的手上,“我找到你的时候,你还只是一个刚满月的婴儿,你身上什么都没有,只有这一块玉佩,我想可能和你的身世有关。”

    白轻尘有些不敢相信,将那枚玉佩拿在了手中轻轻抚了一番,“我的身世?”

    “恩。”常三继续说道,“我将你抱回来的时候,是一个大雪天,你冻得浑身都红了,被放在了一个垃圾桶的旁边,并且被一些垃圾遮盖住,我听到了细微的哭声才将你抱起来的。”

    白轻尘呆呆的坐在那里,并且仔细的听着常三讲当初的事情。

    “我那时候还是厉家的一员,没有改名字,而厉笙也是刚刚生了孩子,并且和白奇伟闹翻了,也是很巧那时候厉笙需要一个婴儿作为她女儿的替代品,所以我将你抱回去了。

    为了不让人查到你的身份,所以要销毁你身上可以表明你身份的一切东西,好在你身上只有一块玉佩,厉笙要我将那块玉佩给粉碎掉,这样的话就永远都找不到了。

    只是看着小小的你我倒是有些舍不得,便是只是小心翼翼的收藏起来了,想着以后可能会有用,没想到很的用上了,最后还是将属于你的东西还给你了。

    也是因为厉笙的事情,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再加上厉笙后来出事了,而我因为任务成为了现在这个样子。”

    听到这里,白轻尘好像是有些不太明白的看着常三,“任务?什么意思?”

    “其实我一直在骗你,我并非是见不得光的职业,只是表面上见不得光,我是部队的人,而我是一名卧底,我的任务就是潜入到犯罪团伙的深处,擒贼先擒王,将领头的绳之以法,就算是我们胜利了。

    我以为我的任务只会是一两年,但是谁知道,地底下的那些东西是永远都无法铲除干净的,所以我一天又*

    一天的呆在地下,久而久之,我都快分不清楚我到底是谁了。

    我活得就像是在污水里讨生活的人,为了躲避抓我的人,我四处流浪,顺便借着这块玉佩帮你找了一下你的家人。”

    白轻尘眼中闪过意思热切,旋即问道,“那三叔你找到了吗?我的爸妈?” 常三摇了摇头,“仅仅凭着一块玉佩实在是太难找了,我至今为止都没有听说过任何关于这块玉佩有关的信息,之所以现在告诉你,是不想继续骗你了而已,其实我留在你身边……只是为了赎罪罢了,我担

    心那些人真的找上门来的时候,你孤立无援,好在你身边有一个陌靖宇,否则的话,我也不知道要如何来弥补你。”

    “三叔就不担心盛天月么?她只要是暴露了,就一定会被人追杀,甚至是被拿去当试验品。”

    “我担心又如何?我只能保一个人,厉笙那时候已经安排好了一切,盛天月不会出事,如今厉国明也知道了这件事,盛天月也不会有事,想杀她的人多,想保她的人更多,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多。” 白轻尘呆呆的坐在那里,旋即笑了,“也是啊,我一个假冒的,要是有人找上我,那些躲在暗地里的人肯定不会帮我,我要是死了,大家就更不会去关注到盛天月了,但是我没死,盛天月暴露了,他们就会

    不遗余力的保护盛天月。” “保护她没错,但是最终盛天月还是会被送去当做试验品。”常三缓缓的抬头,那双眸子在黑暗中显得越发的深沉,“有些人表面上好像十分的正义,但是骨子里,他们比那些生活在肮脏污水里的人更脏,更

    加的黑暗,盛天月……兴许过不了多长的好日子了。”

    白轻尘微微蹙眉,“可是盛天月也是无辜的不是吗?她身上流淌的鲜血,也不是她自己做出的选择,厉爷爷应该会保护她吧?不可能真的将盛天月送去那般冷冰冰的实验室。” 常三此刻微微摇头,面上的表情格外的复杂,“我刚才说的那些人,厉国明就是其中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