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1章 陪她玩儿到底
    ,精彩小说免费!

    盛天月既然要和白轻尘玩,白轻尘自然是要和她玩到底,而且这件事本来就是白轻尘挑起的,她盛天月不过是跳陷阱。

    既然是她挑起的事情,白轻尘自然是要将这场游戏玩完。

    盛天月保持沉默,白轻尘就在网上炒作,各种放大各种追击,让盛天月连口气都喘不了。

    到最后,盛天月的游戏代言人因为承受不住网络对他的谩骂,认为他为一款抄袭游戏做代言是对原创的侮辱,而他最后解约白氏集团,并且不再是白氏集团游戏的代言人。

    代言人不在了,死忠粉们自然也不会继续留下来。

    而这些事情只是在短短三天时间内就发酵完了。

    从七月八号,到七月十一号,原本做好大获全胜的盛天月彻底失败了。

    盛天月失败了,白轻尘成功了,首测八天的时间人流量不可估量,自然充值的人也不在少数,营业额当然是蹭蹭蹭的往上涨。

    这一仗打得漂亮,这让公司上下的人都为之兴奋!

    打赢了这么一场仗,自然是要庆祝一下,而这一次的庆祝比较特别,白轻尘打算高调一次,举办一个宴会,邀请圈子里的一行人一同庆祝。

    她不仅仅是邀请了盛天月,还邀请到了白婉玲,作为白婉玲现在的男友林成序自然也会参加。

    与此同时,白轻尘还邀请了韩思忆。

    这段时间韩思忆一直都在用唐瑞禾研制的新药,身体状况比以前看起来好了些许,但是比起一般人来说还是弱了一些,但是参加这样的宴会,她终于是可以穿着好看的礼服现身了。

    这样的宴会,陌靖宇作为白轻尘的男人自然也是应该要参加的,而且按照正常流程应该是白轻尘和陌靖宇两个人一同现身,但是白轻尘却是执意要和韩思忆一起,所以就直接将陌靖宇给抛弃了。

    因为用药,唐瑞禾需要时时刻刻都跟在韩思忆的身边,所以他也来参加宴会了。

    不过他不能作为男伴,韩思忆的男伴应该是乔辰。

    那天在商场相遇之后,韩思忆和项坤就再也没见过,即便如此,韩思忆还是时时刻刻的保持和乔辰之间的联系,因为项坤不是一般人,若是她表现出了异样,项坤会有所发现的。

    在她的病情真的能稳定下来之前,韩思忆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也不敢有丝毫的奢望,所以她还是不能和项坤在一起。

    这个宴会是白轻尘举办的,陌靖宇会来,项坤也很有可能会来,所以她一定要带着乔辰。

    在白轻尘邀请盛天月参加宴会的时候,盛天月是不想参与的,这一仗她输了,输得彻彻底底,脸都丢尽了哪里还有心情参加什么宴会,现在恨不得直接将白轻尘给掐死。

    而且白轻尘还在这个时候特地来邀请自己,不就是为了数落自己吗?所以她必定是不想参加。

    然而,这时候厉国明却是给她打了一个电话。

    “爷爷。”盛天月显得分外萎靡,提不起丝毫的劲来。

    “你的事情我都听说了。”那边的厉国明说着。盛天月听着厉国明的话,一下子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劲儿,便是抱怨起来,“这个白轻尘简直是欺人太甚,让我所有的投资都亏本了,现在她还兴冲冲的邀请我去参加她举办的庆功宴!她不就是想让我丢脸

    吗!这个白轻尘果然是太讨厌了!”“如果不是你嫉妒心切,并且想靠着捷径将白轻尘给击垮,今天的一切会发生吗?”厉国明的语气变得分外的严厉,“当初你在击垮dream的时候也没见你如此愚蠢!怎么在面对白轻尘的时候你就这般不堪一

    击了?这件事可不仅仅是亏损一说,你将我厉国明的脸面放在了何处?”

    “爷爷,我……”

    “抄袭,那就是作弊,作弊是不被允许的!而且这个分明就是白轻尘设下的陷阱,你却眼巴巴的往里跳!”

    “什么?”盛天月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叫做是她白轻尘设下的陷阱,爷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白轻尘就是知道你盛天月嫉妒她,所以她故意透露了游戏的各个细节,然后让你按照她给出的路子做出一款游戏,然后奋力宣传的时候顺便帮她做宣传,到最后,你所做的所有努力其实都是为了她白轻

    尘的游戏做准备!”

    厉国明虽然没有参与此事,但是若是想知道,还是能知道的。

    他不怨白轻尘做出的这种事情,毕竟在厉笙事件之后,她白轻尘和盛天月之间,甚至是和厉家之间都存在着一种微妙的恩怨。

    原本是不属于这场纷争的白轻尘被卷进来,最后不需要的时候将她丢弃,她白轻尘没有做出任何的报复行为已经是让厉国明觉得很好了。

    “爷爷,你干嘛不早些告诉我!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我往里跳吗?”

    盛天月这下开始责怪起厉国明来了,而厉国明却是道着,“我就是要看看,你和白轻尘之间的差距到底是在哪里!我给了你多少支持,但是当初的白轻尘又有多少筹码?到最后输得一败涂地的却是你!”

    “本来爷爷你没说这件事,我觉得我盛天月确实是没用,但是爷爷你都知道,这件事是白轻尘一手造就的,我是受害者!这个时候爷爷难道不是应该帮我说话吗?!”

    听着盛天月委屈的样子,厉国明没有表露出过多的心疼,只是更多的是一种莫名的情绪罢了。他沉默了半晌,之后才缓缓的说着,“这个时候我确实是应该帮你说话,但是这件事是你输了,你就应该认输!轻尘邀请你去参加宴会,你就应该去赴约,做人需要大气,不要因为一些细枝末节失了底气!

    ”“爷爷,这跟大不大气没关系!她白轻尘给我设陷阱,让我往里跳,不仅仅是让我白白砸进去那么多钱,还让我丢了脸,现在邀请我去参加宴会就是想羞辱我,我要是去了,丢的可不是我一个人的脸,也会

    丢了爷爷的脸!”

    “你知道就好!你要是一开始就有这种想法,就不会中白轻尘的圈套!你若是没有这个心,就算别人给你设下再大的陷阱,都不会将你给困住!终究是因为你的心术不正!”

    这话说得盛天月哑口无言,她当时如果选择更加正统一些的办法,也不会成现在这样了。

    她咬了咬牙,最后说着,“这都是郭冉的方法,和我没关系!那可是爷爷你派给我的人,有时候我在想,郭冉到底是不是白轻尘派来的卧底!”

    厉国明被盛天月的这番话气得有些难受,郭冉是他派去的不假,但是很多事情都是需要她盛天月做决断。

    而且他厉国明用人从来都不会马虎,郭冉能力上可能不行,但绝对不会是对方的人。“郭冉我会将他调回,我也会追查他的责任,但是你自己闯下的货就必须得自己去解决!”厉国明分外的严厉且命令着,“宴会,你必须得去参加,还要以我厉国明的孙女名号去参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