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0章 选择相信
    ,精彩小说免费!

    白轻尘冷笑一声,“不好意思,陌靖宇是跟我结婚,不是跟你结婚,你觉得丢脸,那是因为你没自信,觉得对方一定是抛弃了自己,但是我有自信,不管发生什么,他都不会抛弃我,我相信他,这种信任你

    永远都不会了解的。”

    盛天月的面色一下子就跨下去了,旋即一声冷笑,“呵,信任?被抛弃了,现实都不敢面对,真是可笑!”

    “如果盛小姐只是为了来取笑我,或者是为了写出大新闻,我相信你,一定会如愿的。”

    白轻尘道着,旋即站起身来,问着身侧的安琪儿,“时间到了吗?”

    “快了,少夫人。”安琪儿回答。

    “好。”白轻尘说着就打算走去会场了。

    外面已经响起了主持人的声音,而她将会独自走到台上,将自己的一生都交给陌靖宇。

    她没有父母,没有人能牵着她的手将自己交给他,唯独只有自己。

    就在她即将要上前的时候,又来了一位客人,只不过这位客人相较于盛天月来说,分量比较重。

    是夏侯烨。

    夏侯烨今日穿的越发的华丽,看到白轻尘的时候第一时间便是夸赞,“果然是陌靖宇娶的女人,漂亮。”

    白轻尘迟疑了片刻,便是说了声谢谢。

    旋即夏侯烨仔细打量了一下白轻尘,“你这是打算一个人出去?”

    “他会来的。”白轻尘似是十分笃定的说着。

    她相信陌靖宇,这么重要的日子他不会真的将自己丢下,让自己独自面对这么多的人。

    “在你出去之前,不如我跟你单独聊聊,反正还有时间。”夏侯烨说着。

    白轻尘思索了片刻便是将其他人给遣散走了,而化妆间里就只剩下白轻尘和夏侯烨了。

    “其实我来这里就是想告诉你,陌靖宇今天来不了了,我认为这场婚礼不应该继续了。”夏侯烨缓缓的说着。

    对于这个答案,白轻尘好似早就猜到一般,并没有感到太多的情绪波动。

    看着白轻尘这么淡定的样子,夏侯烨反倒是有些看不懂了,“我刚才说的话你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陌靖宇去完成他要完成的事情,所以打算要让我一个人完成婚礼。”

    白轻尘虽然没什么情绪,换做是一般人都会认为新娘子现在当真是气死,并且伤心死了。

    “我想你不要误会,陌靖宇这孩子不是为了逃婚,只是因为……”

    “我知道,他怎么可能舍得逃婚,巴不得把我困在手心里,这一次肯定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所以他才不得已而已,我知道。”

    白轻尘非常淡定的说出了这番话来,夏侯烨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是一个即将要一个人面对一场婚礼的女人吗?居然没有狠狠的骂一顿那个男人?!

    “我还是真是小瞧了陌靖宇要娶的女人。”夏侯烨不由得感叹着。

    白轻尘沉默,说心里没想法那当然是假的,只是事情都到了这一步了,就算生气也没用。

    如果陌靖宇在现场,一定是对他拳打脚踢,但是他不在的话,那就算了吧。

    “不如就直接取消这场婚礼好了,我可以帮你处理好这里的每一个人,而且记者不会到处乱说的。”

    听着夏侯烨的提议,白轻尘则是在认真的思考着,旋即说道,“不,这婚礼必须要继续。”

    “什么?”夏侯烨再次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耳背了,新郎都不来了,还要继续?!

    “他陌靖宇没有按时回来,这场婚礼准备了那么久,我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他陌靖宇是个负心汉,以后哪个女人见了他陌靖宇都要绕道走。”

    白轻尘刚才没有的情绪此时倒是起来了一点点,只是这个情绪好像有点不太对。

    毕竟她要是一个人去完成婚礼的话,会引来很多闲话的。

    不过看白轻尘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的,大概是挣扎了一番,夏侯烨笑了笑。

    既然当事人不介意,那他又何必介意呢。

    这个女人想高调宣誓,陌靖宇是她的男人,谁都别跟她抢,有意思的女人。

    “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能出任你父亲的角色陪你一起上台?”随后,夏侯烨说道。

    白轻尘不由得愣住了,旋即道着,“夏侯先生,你应该知道,我上去会引来不少的闲话,您还是……”

    “你不是不介意引来流言蜚语吗?”

    “虽然我不介意,但是这件事毕竟和您没什么关系,所以我觉得我一个人比较好。”

    “我和陌靖宇是……恩,关系比较好,如果陌靖宇的在的话,肯定不会看着你一个人上台的,只不过现在情况特殊而已,我代替他陪着你,也不是什么坏事,对吧?”

    白轻尘想了想,最后竟是也不矫情,“也是,我一个人上去也怪紧张的。”

    之后,白轻尘从桌子上的一个盒子里拿出了一块玉佩来,那是常三给她的。

    当夏侯烨看到那枚玉佩的时候不由得愣住了,先是呆愣的看了一眼,旋即似是有些激动的问道,“这个东西,你是哪儿来的?”

    白轻尘觉得夏侯烨好似有点太激动过头了,但是也是因为他激动,所以白轻尘觉得这个夏侯烨是不是知道什么事情。

    于是白轻尘便是问着,“夏侯先生知道这个玉佩的来处?”

    夏侯烨这时候似是才注意到自己的失态,旋即笑着,“奥,不,只是觉得有些眼熟,但是刚才仔细看了一下,好像并不像,我这人对一些玉分外感兴趣,所以刚看到的时候比较激动。”

    “奥,原来是这样。”白轻尘笑着便是没有怀疑太多。

    而夏侯烨不经意的说着,“虽然和我刚才想的不是同一块,不过能否给我看看?”

    白轻尘笑了笑,旋即将手中的玉佩给了夏侯烨,“当然可以。”

    夏侯烨仔细的端详起来,脸上虽然没有丝毫的波澜,但是心中却是万分的感慨。

    “这块玉佩你是哪儿的?虽然算不上极品,也是一块好玉啊,价值不菲。”夏侯烨晃着脑袋,旋即将那块玉佩还给了白轻尘。

    而白轻尘拿着这块玉佩,旋即喃喃的说着,“有人说,这块玉佩是一直在我身上的,可能是我父母给我的,至于我的父母,我不知道。”

    夏侯烨连连点头,然后认真的看了看白轻尘,最后又是点点头。

    “既然有这么一块玉佩在,我相信你以后肯定能找到自己的父母。”白轻尘只是笑了笑,倒是没有太多的期望,“说不定他们已经不在了,不然的话,为什么不要我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