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6章 是你自己惹的,别怪我
    ,精彩小说免费!

    此时的白婉玲心头咯噔一下,眼神中似是透露出一丝惊恐来。

    而林成序却依旧是一副不怕死的样子站在那里,眼神里只有对昌文濯的愤怒。

    “无论如何,我是绝对不会妥协的。”

    昌文濯越发觉得这个小孩儿有意思,但是他从来都不是一个会同情人的人,更何况,这个小孩儿还是和白婉玲有关系的人。

    昌文濯站起身来,旋即来到了白婉玲的身边,“我决定要我手下的人好好的伺候伺候他,至于力度就看你了,你要是求情的话,我可以选择原谅他。”

    说完看了眼站在自己身后的人,并且笑着,“他们就交给你们了,接下来你们看着办就是了。”

    “是,昌总。”

    随后昌文濯便是打算离开,而白婉玲下意识的想要追上去,“昌总……”

    “我不喜欢别人跟着我,先把你这个粉丝解决了再来找我。”

    昌文濯丢下这句话便是走了,包间里就只剩下了白婉玲和林成序,还有昌文濯的人。

    等到昌文濯离开,林成序立刻就被控制起来了。

    “你们松开我!”林成序此时反抗。

    那些人却是笑着,“刚才不是挺能的吗?怎么着?现在知道怕了?”

    说不怕那是假的,但是因为有白婉玲在,他不能表现出过多的害怕。

    而白婉玲看了一眼林成序,随后想了想便是打算离开。

    “白小姐,您刚才应该听到了,解决了这个小子您才能去找昌总,所以,还麻烦您留下来配合一下我们。”

    其中一个块头极大的男人走上前来说道。

    而白婉玲似是吞了吞口水,旋即说道,“他不过是我的一个粉丝而已,你们要怎么对他,那是你们的事情,和我没什么关系。”

    “当然是没关系。”那人笑着,“但是如果你求情的话,那这小子就可以幸免于难。”

    白婉玲的脑子飞快的转动着,如果她真的求情了,也许这个昌文濯就会彻底的放弃自己,毕竟还没有真的在昌文濯的手下。

    但是如果她不求情的话,那么这个林成序就需要受苦。

    衡量了一下,白婉玲抬起头来,依旧是刚才的那副嘴脸,“我都说了跟我没关系了,我怎么可能会为了这么一个男人而求情呢?所以,你们要如何对他,那都是你们的事情!”

    白婉玲说完一溜烟的跑了出去,如同兔子一般。

    看到白婉玲的这个行为,林成序的心便是彻底凉了。

    自己喜欢的这个女人,这个之前还在自己身上撒娇的女人,甚至是将她交付给自己的女人,此刻竟是这般将自己丢下了。

    白婉玲决然的离开,那些人不由得嘲笑了林成序一番。

    “看来真的只是粉丝而已,白小姐连给你求个情都不愿意。”他们怪笑着,伸手捏住了林成序的下巴,并且让他的嘴巴张大,“小孩儿,哥哥我今天就告诉你骂了昌总的后果是什么!”

    林成序被捏着下巴想说话都难得说出来,但是脸上却没有更多的害怕,有的却是木讷。

    他满脑子想着的都是自己喜欢的那个女人抛弃自己而去,不要自己了。

    此时的白婉玲已经走得远远的了,没有去找昌文濯,因为她不敢,林成序还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

    她站在距离那个包间很远的地方来回走动着,甚至是顾不得自己的公众形象,有人前来围观她都是一副熟视无睹的样子。

    就在她心中煎熬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上前来要求合照。

    这时候白婉玲才从自己的焦虑中醒了过来,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非常可爱的笑了笑,“好啊。”

    就这一个好字引发了越来越多的合照和签名,甚至是一些根本不知道她是谁的都来求签名。

    白婉玲的心理得到了莫大的欢喜,林成序的事情好似都已经完全忘记了。

    持续了许久之后,白婉玲才终于醒悟过来,林成序还在里面呢!

    她心脏莫名的跳动得愈发的快,最后很抱歉的说自己有事,这才偷偷的溜走了,并且溜进了女厕所,找了一个单间将自己藏在了里面。

    此时变得无比的安静,而她的脑子里浮现出来的依旧都是林成序。

    “你别怪我,谁叫你这么倒霉遇到了昌文濯,不是我的错,我要是求情的话,那我的前途就没有了,所以你就忍忍,忍过去就好了,大不了……大不了我再做一段时间你的女朋友就好了。”

    白婉玲一个人躲在洗手间里碎碎念,双手都不自觉的合十,希望昌文濯的人能够稍微下手轻一些。

    大概等了一个多小时的样子,白婉玲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昌文濯的人打来的电话。

    “是白小姐吗?昌总说现在想见您,不知道现在您有没有时间?”

    这个话一出,白婉玲的思绪立刻紧绷起来。

    昌文濯要见她,是不是就代表着惩罚结束了?而她白婉玲的考验已经结束了?

    白婉玲心脏好似在那瞬间骤停,可嘴上却立刻回答,“有!请问去哪儿见昌总,我马上就去!”

    白婉玲好似十分的急切,而那边的人却道,“待会儿会有人去接您,您跟着一起就好了。”

    白婉玲还未回答,对面的人便是将电话给挂断了。

    而白婉玲才将手机放下来,自己所在的隔间门被敲响了,外面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白小姐,请问在里面吗?”

    白婉玲的心中咯噔一下,他们竟然是知道自己躲在这里面?

    白婉玲立刻将门给打开,并且道着,“在,我在!”

    “白小姐,请跟我来。”这个男人说着并且走在了前面。

    男人在女洗手间好似一点自觉都没有,路人看他的怪眼神也全部都被他给屏蔽了。

    之后白婉玲被带到了另一个包间,而这个包间里坐着的赫然就是昌文濯。

    昌文濯看到白婉玲的时候,嘴角似是勾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和刚见到他时的那种放开笑容相差很大。

    “我听说,白小姐并没有为自己的粉丝求情。”昌文濯淡淡的开口。

    而白婉玲不由得吞了吞口水,旋即笑着,“昌总应该知道,我是一个女孩子,整日被这么跟踪,我也很苦恼,昌总愿意帮我出气,我自然是不会自讨没趣的去求情。”昌文濯点了点头,旋即脸上的笑容展开,“但是,如果我的本意就是要你求情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