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7章 想知道这个演员是谁吗?
    ,精彩小说免费!

    白婉玲的大脑好似变得一片空白,她满脑子想着的都是昌文濯不要自己求情,从未想过昌文濯的本意会是求情这一条。

    “昌……昌总,您在跟我开玩笑吧,我知道,您很讨厌那个男孩儿,所以我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求情的事情的。”

    白婉玲这般说着,眼神却是有些闪躲。“作为一个演员,在遇到这种事情的事情就应该保持镇定,露出你确实是不想替他求情的样子,而不是露出一副心虚的样子。”昌文濯的语气中似是带着一丝嘲讽,旋即往沙发后面靠了靠,大手放在沙发背

    上继续道,“如果白小姐的演技就是这样,我想我并没有这个兴趣来捧一个没有演技的演员。”

    白婉玲似是有些惊讶,至于惊讶什么昌文濯不知道,但是他觉得这样的白婉玲比一开始装乖巧的白婉玲有意思多了。

    “白小姐,不如我再给你一个机会如何?”昌文濯懒懒的说着。

    而白婉玲双手攥着自己的心口,十分认真的看着昌文濯道,“不知道昌总要给我什么机会?”

    “也没什么,就是给你看一个恐怖片而已,比较血腥,不过你要是能表现出一副兴奋的样子,我会给你机会的。”昌文濯笑得越发的嗜血。

    白婉玲则是心中想了一下,虽然她胆小,但是为了自己的前途,她愿意。

    “好!我相信昌总一定不会失望的。”白婉玲坚定的说着。

    “希望不会。”昌文濯依旧是道着,旋即拍了拍自己身侧的座椅,“来,坐我身边来。”

    白婉玲迟疑了一下,最后当真是坐在了昌文濯的身边。

    刚坐下来,昌文濯的手就放在了白婉玲的腰肢上,而白婉玲竟然是挺直了腰杆。

    虽然第一次见昌文濯的时候就觉得他很可怕,但是此时的白婉玲好似更害怕这个男人了。

    “别害怕,只是一个恐怖片而已,你要是实在害怕,投入到我的怀抱也没关系的。”

    不知这个昌文濯是在开玩笑还是别的什么意思,一向不会胡思乱想的白婉玲此时想着的不是待会儿要如何应对恐怖片,而是想着林成序到底怎么样了。

    可是她不能表现出来,嘴角微微勾起,“谢谢昌总的怜爱。”

    “怜爱?”昌文濯不由得挑起了眉尖,“这个词,用得好。”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面前的那个大屏幕开始亮起,并且开始播放了。

    一开始出现的场面是一片漆黑,旋即慢慢的变亮,然后一个人被绑在了椅子上,并且脑袋上罩着黑布,只有嘴巴那里留下了一个洞,所以根本看不出这个被绑在椅子上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模样。

    白婉玲看到这个画面的时候,白婉玲有些害怕起来。

    她在心中鼓励自己:白婉玲,没事的,不就是一个恐怖片而已吗?看完之后,你就可以得到昌总的帮助,就可以成为更红的明星了!

    鼓励完自己之后,白婉玲假装一副轻松的样子,“昌总,这部电影叫什么名字?”

    昌文濯好似愣了一下,旋即非常认真的开始思考起来。

    “是个好问题。”昌文濯笑着,“我想……这部片子就叫做……怜爱吧!”

    怜爱两个字昌文濯好似是加重了音,而白婉玲看着昌文濯一脸的不解。

    这个词,感觉非常的耳熟。

    “昌总……这……”

    “嘘,要开始了,乖乖的,认真看,可千万别漏掉一个画面,不然的话,你的考核就算是失败了。”

    昌文濯笑盈盈的说着,似是对这个电影十分的感兴趣。

    白婉玲不敢再开口,而是闭嘴开始看起来。

    画面上依旧是那个被绑在椅子上的男人,而他身边则是围绕了两三个人,一个人抬起了他的头,并且将他的嘴打开,旋即一把刀子就这么生生的探入了。

    白婉玲皱起了眉头,感觉自己的喉咙好似都要被割破了一样,而且是从口腔进去的。

    在那瞬间,被绑在椅子上的人开始挣扎,只是画面却一点声音都没有。

    就在此时,远在家中的白轻尘突然心脏猛烈的跳动了一下。

    她捂着自己的心口,心中紧张不已,担心陌靖宇是不是出事了。

    “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

    白轻尘这般安慰自己。

    白轻尘在安慰自己的时候,白婉玲依旧是认真的看着屏幕上的画面。

    “昌总,为什么会没有声音。”白婉玲忍不住问道。

    而昌文濯此时笑着,脚翘起了二郎腿,“因为这部电影的拍摄手法是用监控摄像头的方式,这样会显得逼真,懂了么?”

    “奥,懂了。”白婉玲心中似是长舒了一口气,恐怖片有时候最可怕的不是画面,而是音乐,所以没有声音对于白婉玲来说是一件极大的好事。

    只是她看到的是没有声音的画面,可是画面的里面却是有声音的。

    在这里的另外一个包间里,只是被收拾得很干净的包间。

    那些人都是昌文濯的人,而他们正在好生的为椅子上这个少年服务。

    少年挣扎并且发出呜呜呜的声音,可那些人却是狰狞的笑着。

    “真是可怜啊,就算是找明星喜欢,也找个有心一点的,这个白小姐可不会管你的死活。”

    “昌总说要让你永远闭嘴说不出话来,所以我们决定将你的舌头给割下来,这样的话,你就可以永远不说话了。”

    这个男人被绑在椅子上,并且继续蹬着腿,到后来似是没有了力气,而这小小的房间里则是弥漫起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那几个人好似越发的兴奋,画面越来越黑,声音越来越远,白婉玲看得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画面上出现了血腥的场景,但是白婉玲竟然一点都没有害怕,而且表现出了一副兴奋的样子,按照昌文濯的要求。

    “这个片子真有意思,被割舌头的人真是可怜!但是可怜之人必定有可怜之处,既然是遇到了这些人,也注定是要走这样的一个劫。”

    白婉玲笑盈盈的说着,好像是在背台词一样。

    而昌文濯转头看了一眼白婉玲,旋即嘴角笑意越发的浓烈了,“想知道这部电影的男主角是谁吗?”

    白婉玲眨了眨眼,并且天真的抬头看向了昌文濯,“脸都蒙住了,我还真的没看出来是谁诶?”

    “真的想知道?”昌文濯再问。

    “恩!虽然没有声音,但是我看得出来,他的演技一定很好!”白婉玲笑着。

    而昌文濯脸上的笑容好似变得愈发的变态了一般,旋即抓紧了白婉玲的肩膀,并且指着画面了那个已经没有了知觉的男人。“看清楚了,这个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