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8章 演一出戏
    ,精彩小说免费!

    按照昌文濯的要求,白婉玲非常认真的去看画面上的男人。

    而昌文濯的脸离白婉玲越来越近,最后贴着她的耳边说着,“看清楚了吗?知道这个男人是谁吗?”

    白婉玲眨了眨眼睛,然后摇了摇头,“看不出来。”

    “那我就让你看清楚一些。”昌文濯变态的笑着。

    之后,画面里有人将那个绑在椅子上的人脑袋上的布给掀开了。

    灯光很暗,即使是这般也看得不是很清楚,白婉玲便是非常认真的去看,看了许久之后依旧是没看清楚。

    “昌总,这灯光好像太暗了一些。”白婉玲说道。

    “那就把灯光调亮一些,让你看看清楚这上面的人到底是谁。”

    话音落下,画面越发的近了,并且开始亮起了光,照在了男人的脸上。

    当看清楚的时候,白婉玲脸上露出了十分惊恐的表情,身子整个都僵硬了。

    “怎么了?你好像很紧张的样子?我们的考核还没结束,你应该露出兴奋的笑容。”

    昌文濯嗜血般的笑着,而白婉玲心头不断的跳动着,呼吸好似都变得急了,最后硬生生的从自己的嘴角挤出了笑容。

    “真是没想到,我的粉丝演技这么好,他都可以跟我抢这碗饭吃了。”

    白婉玲的笑容显得十分的苍白,昌文濯都看在了眼里。

    “演技?”昌文濯指了指那个画面,“当然不是演技,这可都是真实的,我让人把他的舌头给割下来了,因为他乱说话,也是帮你在惩罚他,你不是说被他骚扰很不高兴吗?我帮你出气了,你高兴吗?”

    昌文濯的声音如同重锤一样锤在了白婉玲的身上,白婉玲似是不知道接下来要说什么。

    眼中看到的只有因为疼痛晕过去,并且满脸都是鲜血的林成序。

    她知道林成序会被惩罚,但是她没想到昌文濯真的会下这个手,竟是直接割掉了他的舌头。

    他才十八岁!

    瞧着白婉玲装不去了,昌文濯便是哈哈大笑起来,并且拍打着白婉玲的肩膀,“你这个表情实在是太精彩了,很好,非常好,你的考核过关了,明天我会让人去找你,我们合作愉快。”

    说完松开了白婉玲,并且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裳便是直接离开了。

    而白婉玲依旧是呆呆的坐在了那里,一副还未从画面中清醒过来一样,但是她已经不敢再看这个画面了。

    不知过了多久,包间的门被推开了,并且有人递过来一张纸。

    白婉玲狐疑的接过,旋即看到的是写着林成序所在地方的纸条。

    白婉玲坐在那里挣扎了一番,最后吞了吞口水便是跑去找林成序去了。

    去的时候,白婉玲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林成序,满脸都是血的林成序,鼻息之间还能闻到血腥味。

    林成序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意识,他就这么静悄悄的躺在椅子上闭着眼睛,脸上的狰狞表情依旧在,足以知道他在受到折磨的时候到底是多么的痛苦。

    而且白婉玲是亲眼看到的。

    “林成序……你,你别怪我,跟我没关系,是你自己傻,你当时就应该走,不然的话,就不会遇到这种事情了,不会被割掉舌头,而我也不会被为难看了一个什么影片,这一切都是怪你自己,怪你自己!”

    就在她魔怔一般的说着这些话的时候,林成序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白婉玲一下子就从自己的情绪中走了出来,并且去搜林成序口袋里的手机,发现打来电话的是白轻尘。

    看到白轻尘三个字,白婉玲竟是显得分外的紧张,感觉白轻尘好像是知道此时自己在做什么一样。

    虽然她和盛天月之间的合作是要让白轻尘的目光都放在林成序的身上,但是这件事和自己还是有一定关系的,而且林成序受到了这样的折磨,白轻尘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的。

    既不能被白轻尘发现,也不能和盛天月的关系破裂,更是不能跟昌文濯的关系破裂,所以……

    白婉玲的眼珠子飞快的转动着,旋即便是接通了电话。

    那边的白轻尘似是有些担心的说着,“成序,你人呢?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家?”

    而白婉玲听到这个之后直接将手机给甩出去了,并且开始大哭大喊,“成序!成序你怎么了?!你们到底是谁,你们想做什么!”

    白轻尘听到的是白婉玲这样的声音,莫名的开始显得分外的紧张。

    “白婉玲?你和成序在一起?你们现在在哪儿?!”

    白婉玲听不到白轻尘的话,但是依旧开始着自己的表演。

    “啊!我求求你们,求求你们不要!不要!成序,成序!”

    白婉玲哭得越发的凄惨,只是听声音就好似是被欺负了一样。

    她一边哭一边喊,并且开始扯自己的衣服,并且将自己的头发弄得乱糟糟的。

    白轻尘没时间问地址了,直接拿着电脑开始搜索林成序所在的地址,并且直接出发去寻找林成序去了。

    而白婉玲在扯完自己的衣服之后直接往墙面上撞了脑袋,只是不太忍心,撞得并不狠,还疼得龇牙咧嘴的。

    “不要,求求你们不要!”

    最后一狠心,重重的砸了一下,脑袋上便是破了一个口子,还流了血。

    白婉玲连滚带爬,并且哭着去解开了林成序的绳子,然后做出一副无力扶起林成序的模样,并且将他平放在了地面上,旋即整个人都靠在了林成序的身上。

    为了让画面看起来更加的逼真,她将自己的双手都染上了林成序的鲜血。

    之后闭上眼睛,假装自己晕倒了的样子。

    她不知道电话那边的白轻尘到底还有没有在听,但是她知道这是她最好的一个办法了。

    她是演员,演一出戏对于她来说易如反掌。

    她只需要作出一副林成序在被欺负的时候她有求情,而她白婉玲也被欺负了的样子,就算白轻尘发现了林成序受到了怎样大的欺负,都和她白婉玲没关系!

    她躺在林成序的身上,还能听到林成序的心跳声,这种感觉她说不出来到底如何,只是满心觉得,她可以蒙混过关,反正这个林成序再也说不了话了。

    白轻尘快速赶到了定位所在的地方,当看到白婉玲和林成序两个人躺在地上的时候,白轻尘的大脑变得一片空白,喉咙也变得干涩,没有丝毫的犹豫,上去便是将林成序从白婉玲的身子下给捞出来了。 她此时也不知道应该是哭还是大喊,或者是立刻去找仇人,她竟然开始手足无措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