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9章 只是想帮白轻尘整你
    ,精彩小说免费!

    白婉玲不认识,但是如果白轻尘在这里定是认得这个男人,是邱牧。

    当然,远在另一边听着声音的白轻尘也听出了这个男人的声音。

    “邱牧怎么也在那儿?”

    白轻尘不由得微微蹙起了眉尖,旋即似是想起了什么,看着电脑上显示的地点便是飞奔过去了。

    陌靖宇已经不见了很久了,除了一个巫一,只要是陌靖宇身边的人她一个也没见到,这个邱牧肯定知道陌靖宇的去向。

    所以她必须得见到邱牧,问个清楚!

    在白轻尘没有监听的这段时间里,邱牧已经带着邱思葭坐在了昌文濯的身边。

    昌文濯看到邱牧的时候不由得无奈道,“你怎么又来了?”

    “我来看看你怎么处理这个女人。”邱牧淡淡的说着。

    而邱思葭对于白婉玲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反倒是一直看着被昌文濯抱着的两个女人。

    心中想着,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大概是注意到了邱思葭的目光,邱牧冷冷的朝着昌文濯那边看去,“这里有小孩子,注意一下影响。”

    昌文濯先是愣了一下,旋即便是叫那两个女人走了。

    白婉玲看得一愣一愣的,这个男人是谁,为什么昌文濯一副有些害怕他的样子?

    说是害怕,但是昌文濯的脸上却又没有露出害怕的神情,只是在行动上很听话。

    两个女人被叫走了,邱思葭的目光再次被摆正了,虽然她小,但是她明白邱牧刚才的意思,就是不想让自己胡思乱想而已。

    那一次被邱牧说过之后,她就再也不敢说任何要以后嫁给他的话了,因为害怕邱牧真的将自己给丢弃了。

    这个世界上,邱牧是自己唯一的亲人了,她不想就这么离开邱牧。

    但是如果哪一天真的要看着邱牧结婚生子,她肯定无法接受。

    这都是以后的事情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谁都不知道,小小的邱思葭心思竟然会有这么多。

    而邱牧对跪在地上的白婉玲更是感兴趣,看着白婉玲,话却是对昌文濯说的。

    “我以为你早早的就将这个女人给处理了,没想到竟然还留着呢,我看你是想多付出一些代价?”

    邱牧的话充满了威胁,而昌文濯却是掏了掏自己的耳朵,“我说牧哥,不就是一个女人吗?你知道的,我一向很疼惜女人,怜香惜玉懂吗?而且这个姑娘才十八岁,我怎么舍得啊。”

    “你若是舍不得,那我就把你的舌头割下来给白轻尘赔罪。”邱牧十分冷淡的说着。

    昌文濯这时候才连连捂住自己的嘴巴,“牧哥别冲动,我当时已经将那几个人都送到白轻尘小姐的面前了,算是惩罚,怎么能惩罚我呢,我就靠着这张嘴皮子吃饭了。”

    “那你当初做这件事的时候怎么不知道要冷静一点?”“谁知道这个女人这么恶毒,明明是自己的男朋友,却是假装是自己的粉丝,我都说得那么明显了,她都没有要求情的样子,牧哥,这件事真的不能怪我,而且不是我亲自动手的,再怎么说和我也没关系对

    不对?”

    听着昌文濯的话,邱牧最后是深深的呼了一口气。

    “这件事最大的问题就是出在你得罪的是白轻尘的家人,你得罪了白轻尘,那就是得罪了陌靖宇,懂吗?”

    昌文濯此时的面色才稍微变得难看一些,旋即皱眉看着邱牧,“牧哥,就没别的办法救救我了?好歹我在圈内算是一把手,我要是这么窝囊,多难看?”

    “知道难看,当初就应该想清楚一些!”邱牧责怪道。

    在他们讨论的时候,白婉玲的面色已经变得煞白了。

    就算她是个傻子她都听出来了所以然,这个邱牧和白轻尘是一伙的,而这个昌文濯竟然是叫这个男人叫牧哥!

    也就是说,这个男人比昌文濯的地位更高?!

    白婉玲几乎是颤颤巍巍的抬头去看邱牧,但是对上邱牧眼神的那一刻不由得立刻将脑袋低下去了。

    而邱牧捕捉到了白婉玲的神色,便是冷冷的说着,“背叛了自己的男朋友,现在还骗着别人的感情,又想让昌文濯捧你,你和白轻尘的差别可真是够大的,即使是表面光鲜亮丽,内心却是阴暗得很。”

    白婉玲的心脏猛烈跳动了一下,跪下去的腿好像都直不起来了。

    “我……”白婉玲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我是代替白轻尘来教训你的,她没办法对你动手是因为看在她弟弟的份上,但是我对那个林成序可一点感情都没有,我只负责帮她清除障碍。”

    邱牧冷冷的音节落在了白婉玲的耳朵里,感觉这个邱牧比昌文濯还要可怕。

    “我……这件事和我没关系,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我求求你们放了我吧?我,我现在就走,不碍你们眼!”

    说完站起身来就打算走,结果被人给再次按倒在了地上。

    “既然都来了,怎么有走的道理?”邱牧的声音再次响起。“你这个女人也是,不早点告诉我那个男孩儿跟白轻尘有关系,不然的话,我肯定不敢动手。”昌文濯十分苦恼的说着,“本来还说只是帮着白轻尘整整你,现在好了,事情闹大了,我要是不把你给解决了,

    白轻尘肯定要找我的麻烦。”

    白婉玲的面色变得更加的难看了。“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会见你了吧?不是因为你有可塑性,只是因为你是白婉玲而已。”昌文濯摸了摸自己的眉毛,一副懒洋洋的样子靠在沙发上,“可以让我捧的人,必须是听话的,而且不会打坏心思的,不

    过就算是你听话,我也不会捧你,毕竟我不会帮着白轻尘树敌,把你捧得太高,到时候你可就不好对付了。”

    原来,从一开始就是昌文濯在玩弄自己,她还以为借着昌文濯转移了白轻尘的视线,原来都错了,全部都错了!

    “反正她都来了,牧哥,不如直接把她给做掉算了,算是给白轻尘小姐的一个交代,这样白轻尘小姐应该就能原谅我了吧?”

    昌文濯看着邱牧,而邱牧似是在思考着什么。

    白婉玲此刻再次求饶,希望他们能放过自己。

    然而白婉玲的声音却是被昌文濯和邱牧自动屏蔽了,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前来报告说是白轻尘来了。

    邱牧和昌文濯都不由得愣住了,旋即邱牧站起身来,“待会儿别说我在这儿,至于这个白婉玲怎么处置,你就直接问白轻尘。”说着就打算走到后门去,结果白轻尘的声音响起,“邱牧,我是来找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