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7章 死亡并不是真的赎罪
    ,精彩小说免费!

    这样的话盛天月没有少说,但是有些时候喜欢一个人就是那么的让人卑微,甚至是让人丢弃了所有的尊严。

    夏奇在盛天月的面前就是如此。

    “怎么样?说不出话来了?我说中了吧?没用的人有什么资格对我说这样的话!”

    夏奇站在那里良久,然后抬起头来看向盛天月,“只要是你想做的事情,我能做的事情,我都会尽全力来帮你。”

    盛天月被夏奇的这句话说的整个人都呆住了,旋即她不由得开始笑起来。

    “好啊,既然你什么都愿意做,那你把白轻尘给杀了,然后把尸体带到我的面前。”盛天月一边说一边靠近了夏奇,然后用手抱着他的脸,“你把她给杀了,我就把自己给你,每天晚上,我都能够满足你。”

    说话间,竟是直接用手抓住了,夏奇整个身子都在抖。

    “怎么样?你觉得这个交易划不划算?”

    夏奇将盛天月从自己的身上给推开,然后强行让自己保持了理智,“我不是要跟您做交易,我只是单纯的喜欢您,您要是真的希望白轻尘死,那我就帮您将她杀死,然后将她的尸体放在您的面前。”

    从头到尾,夏奇用的都是敬语。

    因为盛天月说过,她是他的主人,所以必须得尊敬她。

    看夏奇的样子,盛天月倒是来了兴趣,不再打闹,而是坐在了沙发上,“好啊,那我就等着你把白轻尘带到我的面前,记得不要太血腥了,不然的话,我会恶心的。”

    “好。”夏奇回答。

    之后一转身,没有丝毫的迟疑便是离开了那栋房子。

    而盛天月对于这个结果好像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就算是下一秒白轻尘的尸体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她大概也不会感到任何的可怕吧。

    现在的盛天月只需要白轻尘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就好了,只要她白轻尘消失,那么所有的东西才能够真正的属于她盛天月。

    此时的白轻尘正在联系白沫婷,她哪里会知道有人要来取她的命呢?

    联系到白沫婷倒不是特别难的事情,白沫婷因为白奇伟的事情没有再离开华夏,而是留下来给自己的父亲守灵。

    不管自己的父亲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恶人,终究是自己的父亲。

    虽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可以由死亡来代替的,因为就算是罪人死亡了,罪人曾经做过的事情是不会还原的。

    但是他都死了,再追求那些事情也没什么意义了。

    她打算守孝三年之后再继续过属于自己的生活。

    那一天白轻尘见白沫婷的地方不是别的地方,而是白奇伟的墓地。

    白沫婷没事的时候就会过来看看,然后换上新鲜的花。

    这一天天气很好,吹着风,让人觉得十分的凉快。

    在白沫婷站在白奇伟的面前发呆的时候,白轻尘拿着一束花走上去,并且放在了墓前。

    当看到白轻尘的时候,白沫婷显得有些愣住了,她怎么也没想到,第二个来看白奇伟的会是白轻尘。

    而白轻尘十分虔诚的拜了拜,旋即看向了白沫婷,“沫婷姐,好久不见。”

    白沫婷对白轻尘倒是没有十分的敌意,只不过这段时间以来,她从来都开心不起来。

    “是啊,好久不见,只是没想到竟是会在这种地方见到你。”白沫婷淡淡的说着。

    “没办法,我给沫婷姐打电话,你并没有接。”白轻尘无奈的笑着。

    而白沫婷先是迟疑了一下,旋即道,“我好像下意识的将认识的人电话都挂掉了,并不想听到关于过去的任何事情。”

    白轻尘再次看向了白沫婷,其实当初的那些漩涡当中白沫婷并没有丝毫的参与,但是她却是受到影响的那一个。

    “在爸爸走之前,至少我还有一个家可以回,现在却不一样了,我连家都没有了。”白沫婷盯着白奇伟的坟墓,“不过这只能说是他罪有应得吧,他也是可怜,最后死了,自己的妻子都没来看他一眼。”

    “但是他有你,不是吗?”白轻尘笑着,“有多少人来看他是其次,只要来到是真心的就好。”

    “那你呢?你来看他,是真心的吗?”白沫婷问着。白轻尘仔细的想了想,旋即看着墓碑上白奇伟的照片,“其实我来看他是不是真心的都无所谓了,很多事情都没有办法说出个对错和一个所以然来,就算我不是他白奇伟的女儿,但是终究是在你们白家生活

    了几年,虽然这几年的时间之内,我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待遇,所以这所谓的真心,我还真是没办法判断出来。”

    白沫婷最后也只是笑了笑。

    是啊,有很多事情,谁真的能判断出一个对错呢?

    所有的事情换一个角度就是另一个解释,那就要看你怎么看待这件事罢了。

    两个人站在那里沉默了许久,白沫婷才终于是开口,“你来找我肯定有事吧?不然的话,也不会给我打那么多的电话。”

    “不如我们找个地方聊聊?”

    白沫婷没有拒绝和白轻尘的相聚,两人找了一个凉快一些的地方坐下来了。

    之后白轻尘将自己的想法告诉给了白沫婷,希望白沫婷来管理白氏集团。

    当白轻尘说出这个话的时候,白沫婷就觉得白轻尘是在跟自己开玩笑。

    “这可不是什么小事,就算你是想寻我开心也不要拿这样的事情来跟我开玩笑吧?”

    “我没有在开玩笑,是真心的,而且厉国明已经同意了,他说他放心将白氏集团交给你,我也放心。”

    看着白轻尘的模样,确实也不像是开玩笑的。

    只是白沫婷还是想不明白,不明白白轻尘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白氏集团现在落入到了你的手里,为什么你不自己打理,而是要找我去打理?”

    白轻尘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最后笑着,“如果非要说一个理由的话,大概就是因为我懒吧,而且我觉得在管理公司这件事上,沫婷姐你比我优秀。

    虽然白氏集团是厉家的产业,但是终究是在白奇伟的手中存活了许多年,也算得上是白家的产业了,而你是白家的长女,而认为这件事非你莫属了。”

    白沫婷依旧是皱着眉头,再她看来,这个理由还是很牵强。“最好的守孝就是完成对方没有完成的事情,既然沫婷姐要守孝,不如就帮着白奇伟好好的将白氏集团打理好,我相信,他在地下会更加的欣慰,兴许很多的怨恨和嫉妒都会消失不见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