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9章 双双被抓
    ,精彩小说免费!

    就在白轻尘想着暗地里人的目的是什么的时候,突然窸窸窣窣的出现了好几个人,而白轻尘更是警觉的想着待会儿要怎么逃走。

    “是我。”这时候一个人从人群里走出来,当看到脸的时候,白轻尘这才松了一口气。

    “邱牧,怎么是你啊?”

    白轻尘这才是放下了自己所有的警惕,但是她还是觉得很奇怪,这个邱牧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来这种荒郊野岭的地方,我当然要跟着,还好我跟着过来了,不然的话,夏奇这小子当真是会直接把你干掉的。”

    “夏奇?”白轻尘疑惑着,旋即微微探了探脑袋去看,“他不会……”

    “他没事,我只是给他打了一剂麻醉药而已。”

    在邱牧说话的时候已经有人将夏奇给扛走了,而白轻尘在地上没有发现任何的血迹,这才相信了邱牧的话。

    “还好你来了,不然的话,我未必是他的对手,他一副一定要杀了我的脸,但是我和他也没什么仇怨吧?难道他是陌靖宇的仇人?”

    白轻尘越想越不明白,反正她的脑海里并没有得罪过这个人。

    “不,他是盛天月的人。”邱牧解释着,“他以前是陌靖宇身边的人,后来被陌靖宇给放走了,严格来说的话,夏奇算是背叛了陌靖宇的那个人,只不过陌靖宇没要他的命罢了,这一次可就未必了。”

    白轻尘这时候看向邱牧,然后一脸审视的看着,“听你这语气,你是知道陌靖宇在哪儿的,而且陌靖宇知道我现在遇到的所有事情。”

    邱牧一时间语塞,而白轻尘继续道,“当时是谁信誓旦旦的说不知道陌靖宇在哪儿的?”

    这下邱牧更加为难了,没想到一个解释不小心说了不该说的事情。

    “说,陌靖宇现在到底在哪儿?前几天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之后就又消失了!他是不是故意躲着我!你们这些兄弟故意帮着他瞒着我是吧?!”

    都说女人的直觉很可怕,以前的邱牧还不觉得,现在就彻底相信这句话了。

    女人的直觉是真的很可怕。

    “你想太多了,他怎么可能会躲着你呢,只是……只是有些事情要忙而已。”

    邱牧说话的时候已经从远处来了一辆车,旋即他将车门给打开,并且直接将白轻尘推进了车里。

    “这个夏奇我还需要处理一下,你赶紧离开这里,陌靖宇的事情下次我再跟你说。”

    白轻尘就这么被送走了,而且又没问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送走白轻尘之后邱牧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差点要说漏嘴了。

    在那之后,邱牧撩了撩自己的头发,旋即朝着另一个方向走了过去。

    他进入到了一栋房子里,看到的是昏睡的夏奇。

    还未在这个房间里停留太久,他就听到了一个声音,一个女声。

    “你们是谁?你们想干嘛!你们知道我是谁吗?知道我爷爷是谁吗?你们居然敢绑架我,赶紧把我给松开!不然的话,我就要报警了!夏奇,夏奇,救我!”

    之后邱牧看到的是一个几个男人架着一个女人进来了,而这女人正是盛天月。

    当盛天月挣扎的被带进来时看到躺在地上的男人,她的求救一下子哽在了喉咙里半天都发不出声音来。

    “夏……夏奇?”盛天月的声音变得很小。

    而邱牧则是淡淡的说道,“没错,就是夏奇。”“夏奇……”盛天月心脏猛烈的跳动着,她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到最后竟然开始大哭起来,“你们把夏奇怎么了?你们把夏奇给杀了?你们不知道他是我的人吗?你们居然敢杀了他!我要告你们,我要

    你们统统都被判死刑!”

    邱牧不由得掏了掏自己的耳朵,“与其关心他,还不如先关心关心自己。”

    此时又来进来了两个人,一个是阎梓桓,一个是卜书荣。

    当盛天月看到这两个人的样子,她似是想明白了什么。

    “哦!你们是白轻尘的人!是白轻尘要你们这么对我的!你们是同伙!我要告你们,我要告白轻尘!我要让你们都不得好死!你们赶紧把我给放了!”

    盛天月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喊着,几个男人都觉得十分的头疼。

    最怕的就是女人大哭大喊了,而这个盛天月的分贝可一点都不小。

    “和嫂子没关系。”阎梓桓捂住了自己的耳朵,“我劝你还是留点力气,不然的话,我们就只能把你的嘴巴给封住了。”

    “我告诉你们,要是爷爷知道了,肯定不会放过你们的,呃,唔唔!”

    话还未说完,就被邱牧的手下用胶布把嘴巴给封住了。

    一下子世界安静了许多,几个男人的耳朵也终于是可以得到解放了。

    “你放心吧,夏奇没死,而且他会跟你一起被我们带去洛国,在路上,至少有一个人还能跟你说说话,不过最后谁先死就说不定了。”

    邱牧淡淡的解释着,他做人一向如此,就算是要让人死,也会让对方死个明白。

    而盛天月一直呜呜呜的,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之后邱牧几个人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将盛天月和夏奇押上了一辆车,他们则是在车下开始讨论着。

    “我已经给你们安排好了路线,从那条路离开华夏厉国明是不会知道的,等他知道的时候你们已经在洛国了,到时候就要看你们有没有本事把人给留下来了。”

    邱牧淡淡的说着,并且给两个人递了烟。

    阎梓桓轻易的将烟接下,而卜书荣则是摇了摇头。“这一次比我想象中的要顺利得多,没想到这个盛天月竟然自己跑到这种荒郊野岭的地方,厉国明还没派人跟踪她,真是出乎我的意料。”阎梓桓道着,“还有这个夏奇胆子也真是够大的,竟然还想对嫂子下

    手,还好我们有埋伏。”

    “还没把盛天月送出去,不叫顺利,等真的把盛天月送到了洛国,我们也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毕竟盛天月这个事情可都是大事。”卜书荣很冷静的分析着,“而且按照我们这个做法,好像是有点……”

    阎梓桓知道卜书荣的意思,毕竟他们的国籍还是华夏的,这么明目张胆的帮着其他国家自然是要受到惩戒的。“这种黑锅当然不是由你们来背,这件事算是我做的,你们最多也就是跑跑腿,不会有什么大问题。”邱牧捻灭了手中的烟头,“以后再闲聊,你们还是赶紧出发吧,这万一真被那个老头子发现了就麻烦了。

    ”

    话音落下,白轻尘也不知道是从哪里跳出来的,一把就抓住了阎梓桓的肩膀。“你们几个人是怎么会在这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