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7章 他相信他的女人
    ,精彩小说免费!

    “意义是什么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知道即使轻尘不在我身边,你夏侯灵也只可能是我的医生,而你为了保全夏侯烨,保全洛国,甚至是保全你自己,你都得听我的。”

    陌靖宇用他毋庸置疑的语气说道。

    其实夏侯灵很生气,非常的生气,但是最后却只是咬了咬牙罢了。

    所有的男人都一样,特别是站在顶端的男人,为了自己的事业永远都不会顾及到自己的女人。

    嘴里一边叫着轻尘,倒是叫得亲热,但是却没有丝毫担忧的样子。

    “我知道,我会帮你治好你的眼睛,不是因为我夏侯灵怕你,只是想让你睁开眼睛好好看看这个世界,你的无情所创造出来到国家也不会比皇室创造出来的世界好!”

    最后甩手离开了房间,而陌靖宇则是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那里。

    看不见的陌靖宇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从他失明开始,不管是睁眼还是闭眼,世界都是一片黑暗,不过他并没有觉得十分的可怕,只是觉得可惜罢了。

    没有了可视的眼睛,在白轻尘来找自己的时候他没有办法好好的看看他的女人。

    夏侯灵认为自己在听到白轻尘打掉孩子的事情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那是因为她夏侯灵不是白轻尘。

    他陌靖宇的情绪不是给每个人看的,而是给白轻尘一个人看的。

    而且,出于对一个人的信任和对一个人的了解,他不认为夏侯烨所说的事情就是事实。

    白轻尘不是一般的女人,她是一个狡猾的小狐狸,即使是在遇到对自己不利的事情,她总是有办法能够解决,即使身边没有他,他相信她也一定能够很好的解决。

    而她肚子里的孩子,她和他的成果定是没有受到丝毫的损害,即使是受到了损害那一定是因为意外,而并非夏侯烨口中所说是她主动要求拿掉。

    兴许别人会觉得不可思议,觉得陌靖宇都没有去了解过怎么会这么断定是夏侯烨受到了欺骗。

    但是陌靖宇却认为,这样的猜测才是最有可能的。

    只不过为了保全白轻尘的安全,也是为了保全那个小生命的安全,从今天起,直至他可以完全掌控洛国,他都不能与白轻尘有任何的联系。

    听起来兴许残忍,但是有时候就必须得牺牲一些东西来换取另一样东西。

    与其整日与白轻尘待在一起,却整日要想着白轻尘会不会有危险,他宁愿看不到白轻尘,宁愿让白轻尘过着没有自己的日子,也不愿意让白轻尘陷入到危险当中。

    还是他之前的想法,在他打造出一个媲美华夏的国度之前,他不允许白轻尘陷入到漩涡里。

    只是他心中却是有些忐忑,忐忑白轻尘此刻在做什么,在想什么,而她真正的决定又会是什么。

    最最重要的,她白轻尘会不会等他,会不会如他相信她一样的信任他?

    再次睁眼睛,依旧是漆黑一片。

    而此时远在华夏的白轻尘已经在准备收拾出院了。

    谭喜凡在白轻尘的身边,然后嘱咐着,“这段时间回去之后千万要注意身体,现在你的身体很虚弱,毕竟后遗症比较大。”

    “好,这些天谢谢你,要是有事我会联系你的。”

    白轻尘笑着,但是脸上的疲惫感却没有减少丝毫。

    谭喜凡看着感到万分的心疼,最后说道,“你这又是何必呢……”

    “总是需要一些人来承担一些结果,而我刚好是可以承担结果的一个人,也挺好的。”

    谭喜凡沉默,之后将白轻尘送出去,在白轻尘转身的一刻,谭喜凡最终开口,“轻尘,抱歉。”

    白轻尘回头,而谭喜凡嘴角挂着一抹苦笑,“为了以前的我,也为以前的你道歉,我知道太晚了,不过我觉得我还是有必要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谭喜凡的话让白轻尘想起了当初在学校的事情,其实是谭喜凡让自己重新相信了友谊的存在,虽然到最后却又不是她所想到那样便是了。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而且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方式,我不能强求别人和我一样。”

    谭喜凡又是沉默了半晌,最后走近了白轻尘几分,“我……我们还能做朋友吗?”

    白轻尘又是愣住了,看着谭喜凡似是带着一丝不解。“我知道我这么说显得有些自私了,不过……我真的想继续和你做朋友,在那之后我一直都很愧疚,也觉得很孤单,因为世界上没有人再可以像你一样对我好了,而我却愚蠢到将你丢在了一边而选择一个不

    将我看在眼里的男人……我……我真的是蠢到家了。”

    看得出谭喜凡是真的为当初而感到懊恼,可是过去的事情即使是道歉了也是发生过的事情啊。

    白轻尘看着谭喜凡,随后伸手拍了拍谭喜凡的肩膀,“你这个样子好像是小女生找男孩儿复合的样子,难道你就是这么去找王一彬复合的吗?”

    “没有。”谭喜凡抬起头来十分认真的说着,“我以前确实是很没出息,特别是在王一彬的面前,但是后来我改了,也彻底看清了,我不会再为了一个男人而抛弃真我,抛弃朋友,不值得。”

    白轻尘最后看着谭喜凡笑,旋即说道,“看在你这么真诚改正的份上,我原谅你当初为了王一彬跟我决裂,我们还可以回到以前做朋友。”

    谭喜凡眨了眨眼,最后笑了起来,她的笑容再次让白轻尘想起了当初。

    那时候的谭喜凡为了和王一彬能够有更多的机会接触,不惜整日被欺负,每天都是低着头不敢抬头的样子,更别说是露出真诚的笑容了。

    但是当她对白轻尘笑的时候,白轻尘便是知道,无论一个人经历过什么,笑容才是最好看的。

    “真的吗!”

    谭喜凡像是个孩子一样开心。“毕竟有你在,我才保住了他。”白轻尘笑着,旋即拉着谭喜凡的手在她还未凸起的肚子上抚过,“这里面是你保住的生命,没有你在,我办不到,如果这样我还不把你当做是朋友,我想这个小家伙也不会答

    应的。”两个人站在那里聊着天,两个人却都红了眼眶,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在经历死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