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9章 只是希望你好好的
    ,精彩小说免费!

    白轻尘没有直接回到云泉别墅,因为她怀孕的事情暂时还不想让林萍知道,也不想让其他任何不能知道的人知道。

    她既然选择留下了这个孩子,那么她和陌靖宇之间的关系就需要在众人的眼前淡化。

    而淡化的结果就是,每个人都会劝她将孩子打掉。

    婚礼陌靖宇没有出现,白轻尘选择高调完成了婚礼,当时整个江城都知道白轻尘完成了一个人的婚礼,更多的是在说,陌靖宇已经不要白轻尘了。

    一个女人生下一个不要自己的男人的孩子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情,这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也是对孩子的不负责任。

    而且最重要的事,如果事情传开了,夏侯烨会很快就得到消息,所以白轻尘需要保密。

    车子在一家酒店门前停下,而白轻尘被安排住进了酒店,为了不惊动其他人,谭喜凡每天晚上会过去看白轻尘的。

    至少在这段时间里,谭喜凡会以医生的身份,也会以朋友的身份照顾她。

    好在还有一个安琪儿和一个巫一,安琪儿可以照顾白轻尘的生活起居,而巫一可以帮着自己关注一下工作上和洛国那边的事情。

    所以即使白轻尘呆在家里,很多事情她都可以通过巫一第一时间知道。

    而她给林萍的借口是自己在外面出差,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够回去。

    所有的事情好似就在这里告一段落了,白轻尘在酒店休息了一周之后,身子好了许多,在得到谭喜凡的同意之后,白轻尘这才回到了云泉别墅。

    因为不知道白轻尘住了院,所以即使是白轻尘回来也只是当做白轻尘出了一次远门而已。

    之后她的生活进入到了正轨,陌靖宇也好,孩子也罢,或者是夏侯烨好像通通都不存在于白轻尘的世界。某日早上吃饭之时,林萍一边吃一边说道,“这周末我去成序那边看看,他们两个年纪还小,肯定还有很多事情不会做的,我过去照顾他们一下,你在家里的时候记得要好好照顾自己,要安琪儿给你做饭知

    道吗?”

    白轻尘笑了笑,“知道,我的事你不用操心。”“不用我操心就好了不是我说,陌靖宇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到现在都没有一个回音,你看成序都结婚了,他们住在一起才像是一对夫妻,你和陌靖宇呢,领了证却连个人影都看不到,谁会相信你们是一对夫

    妻?”

    林萍最近似是有些急躁,特别是对陌靖宇的事情,他越是不出现,她越是对他有意见。

    白轻尘吃着东西的动作不由得停了下来,最后无奈的笑了笑,“他平时都很忙的,所以……”

    “忙忙忙,什么都用忙来做借口,你不忙?我看你比他都忙多了好吧?以前至少还能听到点风声,现在连人的名字都听不到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林萍越说越生气,以前觉得陌靖宇是个好小伙,但是现在看来并不是。

    白轻尘想要好好的解释,解释陌靖宇其实是因为有苦衷,但是说太多了又容易出事,最后只得放弃了。

    “他迟早会回来的。”白轻尘最后喃喃的说着。

    “我也不是对你生气。”林萍注意到白轻尘的情绪似是有些低落,于是放缓了自己的语气,“我是心疼你,我以为你嫁了一个靠谱的人,但是我看并不是这样,他根本就一点都不靠谱。”

    林萍最后放下手中的碗筷,心疼的拉着白轻尘的手,“女人嘛,后半生不就是为了家庭为了孩子?嫁一个靠谱的人才是最正经的,我希望你能好好的,陌靖宇这个人……”

    说到这里林萍选择了停下,最后摇了摇头,“算了,你要是觉得这样的生活你能承受,那就承受,承受不住,不管你做出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我说这么多,就是希望你好,知道吗?”

    可能是因为肚子里孕育着一个新的生命,所以情绪波动很大,只是这么一番话,白轻尘的眼眶都不由自主的红了。

    “院长妈妈,我知道你心疼我,你放心吧,我白轻尘一定不会让自己吃亏的。”

    白轻尘笑着,并且抱住了林萍。

    林萍也只是无奈的拍了拍白轻尘的手,孩子的事情终究是她自己的事。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判断,就算她在自己这个角度看到的事件是这样的,可是安放在当事人身上就未必是一样的了。

    最后选择过什么样的生活,也是当事人来做决定。

    那个周末林萍按照约定去找了林成序和白婉玲,而诺大的别墅里就只剩下白轻尘一个人了,好在身边还有一个安琪儿陪着,不然的话,白轻尘真的会觉得生活显得无比黑暗的。

    ……

    晚上。

    白轻尘洗完澡,吹完头发,然后一个人站在了床边看着远方。

    现在是晚上十点,对于大都市来说,十点钟还不是睡觉的时间,灯火辉煌的街道到处都是人。

    而白轻尘所居住的地方不算是太过于喧闹,太喧闹了并不适合居住,但即使是这样的一个地方,十点钟还是能看到灯火通明的一些房子和被路灯照亮的小路。

    兴许是因为一个人实在是太无聊了,所以白轻尘才一个人站在窗边,一站便是一个小时,丝毫没有觉得很累的样子。

    最后是想到现在不是她一个人了,她才缓缓的转身去休息了。

    晚上她睡觉的时候,华夏的某个角落里却发生着一件让人难以释怀的事情。

    夏奇的尸体被送回华夏是在一周以前,而在今天晚上的时候,盛天月才得知夏奇的尸体被送回来了。

    当时的盛天月还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因为在洛国的时候整日被关在房间里,每次见到人都是对她各种研究,所以她现在都不太想见人。

    她将自己关在房间里的样子让厉国明感觉到了心疼,这大概是认了这个孙女以来第一次真的心疼吧。

    盛天月并不是一个懂事的女孩儿,很多事情处理得都不好,有时候甚至是很无理取闹。

    跟当初的白轻尘相比,盛天月确实是不讨喜。

    但是这一次从洛国回来之后,他以为她会和刚见到自己一样各种无理取闹,但是他没想到的是,当真的将她接回来了,反倒是变得无比的安静,一点都不像是当初的那个盛天月。

    盛天月一个坐在床边,谁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直到厉国明得知夏奇的尸体被送回来,他才意识到一件事,那就是他接盛天月的时候将夏奇给忘记了。

    “这是陌靖宇让我们送过来的,请问厉老先生,我们要将棺材放在哪里?是直接送到您那儿?还是说您指定一个地方?”那边的人在电话里这般告诉厉国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