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0章 奇怪,我为什么会哭呢?
    ,精彩小说免费!

    听到这样的话,厉国明不由得愣住了。

    整个人好似都有些不太容易接受这件事,虽然夏奇和他没有多大的关系,但是据他所知,夏奇是经常和盛天月在一起的,而这一次去到洛国,夏奇也是一直陪在身边。

    他虽然不在意,但是盛天月说不定很在意。

    现在盛天月的状况本来就不好,要是听到这件事会不会……

    “厉老先生?”

    迟迟没有得到厉国明的回答,电话那边的人这般叫着厉国明。

    而厉国明终于是被他的声音给叫醒了,迟疑了片刻之后便是说道,“我会派人去接收。”

    放下手机,旋即安排人手去接收了夏奇的尸体。

    但是他没有马上将此事告诉给盛天月,而是独自一人坐在了大厅里,许久之后,他才起了身,并且来到了盛天月的门口。

    厉国明站在门口敲门,但是里面却没有任何的回复。

    盛天月听到了,但是她就是不想回答,对于她来说,现在每一个人都是坏人,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是坏蛋!

    包括自己的爷爷,包括那个自称是自己爷爷的男人。

    在她求他帮自己讨回公道的时候,他什么都没做,而且据她所知,厉国明居然还和那些混蛋们做了交易,和他们合作!

    她盛天月在洛国受尽折磨,整个人就像是个小白鼠一样任人宰割。

    要不是因为厉国明去得早,兴许她早就死在那里了吧!

    所以她谁都不想见,谁都不想见!

    看盛天月半天没有反应,厉国明最终只得开口道,“天月,开开门,我有些事情告诉你。”

    盛天月依旧不答,不管是什么事,她都不想知道。

    又是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厉国明最终再次开口,“是关于夏奇的事情。”

    大概是因为厉国明的提醒,盛天月好像是想起了一个什么重要的人物。

    那个和自己有关,又和自己无关,那个喜欢自己,但是自己却不知对他有什么感情的男人。

    她猛然抬起头来,旋即缓缓的看向门的那边,“夏奇?夏奇怎么了?”

    厉国明终于是得到了盛天月的回应,这一次可没有等盛天月开门,而是直接用备用钥匙将门给打开了。

    盛天月在这一周以来,终于是和厉国明见上面了。

    她看起来一点都不好,整个人都是邋里邋遢的,而仆人送进来的食物都只是吃了一点点而已,她比回到华夏的时候还要瘦,看起来糟糕透了。

    厉国明心头不由得揪在了一起,年纪不小的他走起路来原本是带风的,如今却显得有些蹒跚。

    “天月,你要是有什么不高兴的,你告诉我,何必这么折磨自己?”

    厉国明走向盛天月,而盛天月却赶紧叫停,“爷爷,我现在不想见人,你不要靠近我,你就直接告诉我,夏奇怎么了,说完了,我还是想一个人待着。”

    盛天月说话不再和以前一样咋咋呼呼,而是显得无比的安静。

    厉国明站在那里,原本要说出的话现在更是不知道要怎么说了。

    盛天月现在这个样子真的能承受得住夏奇不在这个世界上的事实吧?

    “爷爷?你要是不说的话,那我就睡觉了。”

    盛天月说着就打算倒在床上,而厉国明沉思了一会儿之后最终还是决定开口。

    迟早会知道的,兴许知道了一些事情之后,盛天月会彻底长大呢?

    “夏奇……已经死了。”

    死亡对于厉国明来说并不陌生,对于盛天月来说可能是又近又远的事情。

    她曾经三番两次的想弄死白轻尘,但是她从未成功过,也从未经历过身边的人早早死去的经验。

    而夏奇是那个说喜欢自己,也是她的第一个男人,整日还陪在自己身边的男人。

    他……居然死了?

    盛天月坐在那里整个人都呆住了,双眼无神,望着厉国明的样子像是一个懵懂的小孩儿。

    许久之后,盛天月唇角微微勾起,然后笑道,“爷爷,你跟我开玩笑的吧?”

    此时的盛天月着实是让人觉得心疼,那个总是带着嫉妒,总是带着情绪的女孩儿一时间好像没有了所有的情绪。

    “爷爷,有些玩笑不好笑,夏奇可是曾经在陌靖宇手下做过事的人,他怎么可能会死啊?我回到华夏,他难道不是跟我们一起回来的吗?”

    盛天月用征求的态度看着厉国明,似是在想等待一个让她觉得信服的结局。

    “我没有跟你开玩笑,尸体是陌靖宇让人送来的,现在被我安顿好了,你要是能接受,还可以去看看。”

    厉国明的话一字一句的戳进了盛天月的心脏里,第一次有一种心痛的感觉。

    之前从来都没有,不,不是没有,只是没有那么强烈,没有那么的赤果果罢了。

    坐在床上的盛天月终于是站起身来了,依旧是一点情绪都没有,“爷爷……你……你一定是在骗我吧?尸体还能送来的吗?不会是陌靖宇的什么诡计吧?夏奇怎么会死呢?他那么厉害……他那么厉害……”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

    在夏奇还在自己身边的时候,她好像从来都没有说过夏奇厉害。

    在面对夏奇时,她永远都是高高在上的,无时无刻都在嘲笑夏奇,贬低夏奇。

    即使是这般,夏奇依旧在她身边。

    她觉得这一切都是应该的,谁叫夏奇喜欢自己呢?谁叫夏奇没有经过自己的同意就要了自己呢?

    所以这夏奇应该做的,这是夏奇欠自己的。

    所以这么一个厉害的人,怎么会没有了呢?

    “天月,爷爷不会骗你,夏奇真的已经不在了。”

    厉国明终于还是没有给她一个她想要的答案,夏奇真的没有了,他真的没有了。

    盛天月低下头,看着自己光着脚的脚丫子。

    要是夏奇现在还在,肯定会说,“盛小姐,地上凉,还是穿上拖鞋吧?”

    而她盛天月肯定会又是一顿嘲讽,各种不配合,但是夏奇还是会不言饭店照顾她,喜欢着她。

    这样的人在别人的眼里就是蠢吧?就算是在她盛天月的眼里也一样是愚蠢的!

    盛天月的眼泪莫名其妙的从自己的眼角流下来了,而她一点感觉都没有。

    厉国明看着盛天月,似是有些后悔将此事告诉她。当眼泪流到嘴里的时候,盛天月摸了摸自己的脸,“奇怪,我怎么会哭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