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1章 他一定想见我了
    ,精彩小说免费!

    她擦拭着眼角的眼泪,然后一边笑一边说道,“他只是一个保镖而已啊,为了保护我的安危,死了是应该的,我有什么好哭的呢?”

    说完使劲的擦着,脸皮都好像要磨破了。“天月,我知道你接受不了,但是有些事情你必须要去面对。”厉国明抓着盛天月的手,“你只需要记住,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你还不够强大,所以你才会这么任由别人的摆布,就连你身边的人也是一样。

    ”

    厉国明是想告诉盛天月,不管你的背景有多强,但是你自身不强也是没有用了。

    因为比你背景强的人有很多很多,所以自身的强大是很重要的。盛天月只是哭了一会儿,最后耸了耸肩,“我知道我不够强,我本来就只是一个半路出来的千金大小姐而已,做千金大小姐,我没有白轻尘有经验,所以我做得没她好而已,其实爷爷你一直都是这么想的吧

    ?”

    盛天月一秒变脸,看厉国明的时候丝毫不像是在看自己的爷爷,反倒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其实爷爷,你知道我为什么心甘情愿的叫你爷爷吗?就是因为你的身份背景足够的强大,而我可以仰仗这样的身份背景狐假虎威,做很多我不能做的事情。”

    盛天月说完转身,最后又是摊手,一脸绝望的说道,“但是我错了,就算你的背景强大又如何,想欺负我的人随时都可以欺负我,就连一个小小的保镖都可以骑在我的头上,而我的第一次就是被一个小小的保镖给拿走了,说着爱我的话,却做着让人不齿的事

    情!”

    再次转身看向厉国明,此时的眼中充满了愤怒,

    “你们所有人都可以把我盛天月踩在脚下,你们所有人都可以把我盛天月随便踢来踢去,到最后我就成了一个小白鼠任人宰割,而你身为我的爷爷没有第一时间去救我,反倒是跟他们谈合作?!”

    说完盛天月哈哈大笑起来,整个人如同疯了一般,

    “现在又告诉我,唯一对我忠诚,唯一对我好,唯一对我无条件好的男人……也就是说着爱我,却做着不齿事情的男人走了?”

    她的声音微微收起,整个屋子都显得格外的宁静,眼睛瞪得大大的,眼白中的红血丝都是那般的明显。

    她的心好似是被狠狠的刺了一刀,第一次觉得心痛是这么可怕的事情。

    紧咬着牙根,双目瞪着厉国明,最后大声吼道,“如果给我一次机会选择,我盛天月不愿意参与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来,我也不想当什么千金大小姐,更是不想当你厉国明的孙女,我宁愿平凡一生,至少我的人生是完完整整的,而不是像一个玩物一样

    任人摆弄!”

    她的声音充斥了整个房间,屋内都回想着她尖细的声音,到最后话音落下,盛天月眼白一番,整个人都晕了过去。

    厉国明眼疾手快才将盛天月好生的给扶住了。

    刚才他没有任何的反驳,就是希望盛天月能将所有的情绪都发泄出来,但是最终,盛天月还是被她自己的情绪所打败了。

    人总是在看清所有的事情之后显得绝望,绝望之后只想永远的逃避。

    厉国明没有丝毫的迟疑便是叫来了家庭医生对盛天月进行救治,好在只是因为情绪上脑,在加上没吃多少东西而低血糖,若是出了什么大事,厉国明定是会内疚的。

    当初刚认盛天月的时候,因为对她不满,所以才想方设法的想要培养她,很多事情他都没有去关注。

    在部队里的训练方法就是,怎么狠怎么来。

    但是在生活中却不是这样的,对于女孩子也不应该是用这样的方法。

    “盛小姐只需要休息一下就好了,醒来之后还是多注意休息还有营养。”

    家庭医生嘱咐着。

    而厉国明点了点头,旋即便是让家庭医生走了。

    之后厉国明坐在盛天月的床边,看着熟睡的盛天月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每个人都不是一出生便是懂事的,希望你经过这件事之后能懂得珍惜,懂得什么事情应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

    厉国明语重心长的说着,他是真的希望盛天月能够成长,不要她有多优秀,至少不要闹事,这是最低的要求。

    盛天月自然是没有听到这么一句话,她静静的睡着。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而她的身边没有任何人,原本邋遢的房间已经收拾得干干净净了。

    醒来之后的盛天月可什么都记得,记得厉国明告诉自己夏奇已经不在了,记得自己对厉国明大发雷霆了,记得自己因为生气而晕倒了。

    盛天月苦笑了一声,“被人拿来当小白鼠还不够,最后还要把夏奇给带走?老天爷,是不是你觉得我这个人就不适合拥有任何好的东西,所以才会想要统统收回去?”

    她呢喃着,这时候厉国明推开门,仆人则是拿着食物进来了。盛天月没有看厉国明,而厉国明说道,“醒了就好好吃东西,不要再闹了,事情过去了就不要再想了,你还是我的孙女,还是厉家的人,你的背后还是有我,你只需要好好当你自己就好了,我不会再要求你

    懂得什么技能,你想做什么那就做什么,只要不犯法,只要不触及到我的底线,我都不会管你。”

    这是厉国明想了一个晚上的结果,女孩子放宽松一点无所谓。

    盛天月呆呆的坐在那里,没有回应厉国明。

    而厉国明当做是盛天月不想理自己,最后转身打算走。

    在走出房门的前一刻被盛天月叫住了,“爷爷……我想见夏奇……”

    盛天月的声音不小,而厉国明的脚步停下,回头再看的时候,看到的依旧是重重低着头的盛天月。

    厉国明微微蹙眉道,“你要是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我劝你还是不要见了,我会将他火化,然后好好的安葬。”“不,我已经接受事实了,任何事实我都接受得了。”盛天月依旧是喃喃的说着,“就是因为接受了事实,所以我才想见他,他一定……也很想见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