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2章 你怎么舍得留我一个人?
    ,精彩小说免费!

    没有人知道盛天月到底是用什么样的心情说出的这样一句话来,但是这句话是发自内心的。

    瞧着这样的盛天月,厉国明最终答应了她去见夏奇。

    而且陌靖宇将夏奇的遗体送来,也是为了让盛天月见一面。

    厉国明将盛天月带了过去。

    盛天月就那么站在了夏奇的面前,而厉国明看了一眼盛天月,旋即开口道,“夏奇还有一句话带给你。”

    盛天月这时候转头去看厉国明,而厉国明则是原封不动的将对方传达过来的话告诉给了盛天月。

    话是从厉国明的口里说出来的,但是盛天月却觉得好像是在夏奇在说话。

    “确实是他会说出来的话。”盛天月喃喃道,“爷爷,我想单独跟他待一会儿。”

    厉国明沉默了半晌之后便是离开了。

    在这么一个小小的空间里,没有任何人的打扰,只有盛天月和夏奇。

    透明的棺盖可以看到躺在里面的夏奇,他静悄悄的,看起来好像是睡着了一般。

    但是仔细去看他的脸庞,就会发现,没有丝毫血气。

    盛天月就这么静悄悄的看着夏奇,没有丝毫的表情,谁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过了许久之后,盛天月才伸出手来,并且隔着玻璃抚着夏奇的棺盖。

    “你说……你为什么会这么傻?”

    她低低说着,好像是夏奇可以听到自己说话,但是没有了以前的趾高气昂,更像是一个朋友,不,兴许是超越朋友关系的人在对他诉说着。 “我盛天月没有要你爱我,也没有要你用命来换我的幸福,而且……你的命并没有换来我的幸福。”盛天月说着说着眼泪便是悄然流下,她依旧是没有丝毫的知觉,“我的幸福从来都不是建立在一个死人的身

    上。”

    接下来又是静静的凝望。

    不知道站在那里看了许久,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可她一点都不觉得累。

    直到厉国明再次进来的时候,她才猛然惊觉,她竟然在里面呆了整整一天的时间。

    “这个小小的盒子肯定很难受吧,看他面色那么苍白,我可以帮他火化了吗?”

    盛天月主动开口道,而厉国明沉默片刻之后便是点了头。

    夏奇在华夏的后事陌靖宇已经都安排好了,夏奇并没有什么家人和朋友,所以即使是从这个世界离开了,也没有任何人知道。

    若非要说朋友,那就是有盛天月一个人了吧。

    现在盛天月看到他了,也算是完满了。

    之后,夏奇的火化和安葬都是盛天月亲自去办的。

    自从成为了厉家的千金大小姐之后,她几乎是没有亲自去办过一件事,只要是能找人代劳的,绝对不会出动。

    看得出,对于夏奇的事情,她是真的上心了。

    到了最后,夏奇的墓碑立在了某个墓园里,而盛天月穿着一身黑色的衣裳,手中拿着一朵鲜红的玫瑰花。

    她静悄悄的站在那里,如今烈日当头,可她没有觉得觉得很热,反倒是觉得,躺在里面的夏奇一定觉得很难受吧。

    也不知道是站了多久,盛天月打算将手中的玫瑰花放在夏奇的墓前就打算离开。

    但是等她将花递过去的时候却发现,花已经凋谢了。

    已经摘下的玫瑰花原本寿命就不长,而且还长时间在太阳的暴晒之下,凋谢是自然的,只是盛天月没想到会这么快。

    “怎么会这么快……一眨眼的功夫而已,就什么都没有了。”

    盛天月说着,最后重重的低着头,眼泪又一次悄声无息的留下。

    “你说你爱我,既然你爱我,那就拿出你的行动来,用死来证明怎么能算是爱我?我明明都已经被爷爷救出来了,你还傻傻的去大闹,被人当做是坏人给处置了,原来你比我还蠢吗?”

    最后扑通一下,盛天月跪在了夏奇的墓前。

    今天一整天盛天月的情绪还算是稳定,但是看到玫瑰花凋谢的那一刻就再也绷不住了。

    “你用你的死能证明什么?证明你爱我?可是你爱我,又怎么舍得让我一个人留在这个世界上?”

    之后,盛天月开始了低声的啜泣,整个人如同一个失去了心爱玩具的孩子一般。

    盛天月在厉国明的眼里是一个没长大的女孩儿,所以很多事情不懂得如何去处理。

    而这些和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和生活环境有关,原本是一个很普通的环境,却突然换了一个比之前高级太多的环境,这难免是让人无法适应过来。

    现在的盛天月又是和以前一样,从一个千金大小姐,有人拥护,有人爱的人一下子变得一无所有了。

    因为真正拥护她,真正爱她的人就只有夏奇一个人而已。

    可是夏奇还在的时候,她却从来都没有珍惜过,因为她觉得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但是等到夏奇离开的时候,她才懂得,原来离开的才是最好的。

    所谓的失去了才会懂得珍惜。

    只是别人的失去只不过是吵架分离,到了她盛天月这里为什么会是生离死别呢?

    这么的残忍,难道老天只是为了教她一个道理,那就是珍惜吗?

    可是为什么别人学会珍惜的时候不是用这样的方式,到了她盛天月这里就要这样呢?

    盛天月啜泣着,多希望这一切都是假的,多希望这只是上天跟她开的一个玩笑。

    但,不是的,所有的一切都是真的。

    她亲眼看着夏奇躺在冰冷的棺材里,亲手带着他去了火化场,又是她亲自帮他举办的葬礼。

    一直到了傍晚时分,盛天月才擦干了眼泪离开了。

    回到了家中,厉国明什么都没说,而盛天月也什么都没说。

    到了第二天,所有的一切好像都已经风平浪静了,夏奇的事情好像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但是有时候太过于平静了,反倒是让厉国明觉得不太安心。

    作为一个过来人而言,人在经历了一件重创的事情之后,若是闷不吭声,很可能是因为她的心里出现了大的问题。

    “天月,你要是觉得不高兴,觉得难过,就算是在家里哭出来也没关系,家里没有外人,你不用忍着。”

    厉国明这般对盛天月说,而正在吃着早餐的盛天月却是猛然惊醒。 迟疑了片刻之后笑了笑,“没有啊,我很好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