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5章 冷血至亲
    ,精彩小说免费!

    段雅不由得道,“我也想有进展,但是这段时间不行,还是得过段时间才行。”

    白婉玲点了点头,最后不经意的问道,“妈,你一直都没跟我说你的计划到底是什么?难道你的计划就是等着沫婷姐亲自把白氏集团交出来不成?”

    “对,我就是要等她心甘情愿的把公司给我们。”段雅这时候个自己盛了一碗汤,“她要是不心甘情愿,那我们不就是等于是在抢吗?那怎么可以。”白婉玲嘟囔了一句,说什么没听太清楚,只是最后清晰的说了一句,“妈,你的动作最好是快一点,趁着我现在火气旺着,你要是快些时候把这边给搞定了,以后我就不用怕白轻尘了,这段时间我还总是时

    不时的要去见见林成序,我是真的不喜欢她!”

    “行了行了,我也想快点搞定,沉淀得也差不多了,该动手了。”

    段雅说着,然后催促白婉玲快些吃。

    此时坐在自己房间的白沫婷看着电脑,耳朵里塞着耳机,眉目变得万分失望。

    刚才段雅和白婉玲所有的话她都听到了,她们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她从医院回来的那天,整个屋子都装上了监控器和窃听器。

    所以不管段雅做什么说什么她都能一清二楚的知道。

    这半个月以来段雅是什么事都没做,但是听段雅刚才的意思是说打算要动手了,终于还是坐不住了。

    关上了电脑,并且取下了自己的耳朵上的耳机,旋即给白轻尘打了一个电话。

    “段雅应该是要动手了。”白沫婷在这边淡淡的开口。

    那时候的白轻尘正好洗完澡出来,她擦拭头发的手停了下来,旋即恩了一声,之后两个人就挂断了电话。

    就在等这么一天了,只要她段雅要动手了,那她段雅的末日也就来了。

    在那之后的第四天,白沫婷再次住院,这一次比之前的那几次都要严重,躺了一天一夜了都没有醒过来。

    段雅当然是全程在旁边照顾,而白轻尘在结束了自己手中的工作之后便是去医院看白沫婷去了。

    段雅看到白轻尘就开始哭诉,“这孩子的身体也不知道是怎么了,那天在家里的时候本来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病倒了呢?而且还一直在跟我说胡话,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白轻尘只是督了一眼段雅,最后坐在了白沫婷的床边,“医生怎么说?”

    “就是你那个朋友说沫婷可能没多少日子了,身上有什么病医院也不好说,就是一种治不好的病,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

    白轻尘斜眼看了看段雅,最后起了身,“我知道了,你留在这里照顾沫婷姐,我去医生那里了解一下情况。”

    说完转身走了。

    在白轻尘转身走了的那一刻段雅就擦干了眼泪。

    旋即看向了病床上的白沫婷,然后手上有一份股份转让的协议,皱着眉头在白沫婷的耳边叨念着,“你就算是要死,也在签了这份协议之后再死啊!”

    段雅怎么也没想到,她在给白沫婷重新开始下药的第四天她就倒地不起了。

    按理来说,在死之前应该会有一段时间神志不清的时候。

    她的计划就是在白沫婷神志不清的时候让她把股份转让书给签了的。

    可是自从白沫婷进了医院之后就一直没有醒过来,真的是太气人了,眼看着差一步她就能成功了,偏偏在这个时候出了这样的意外。坐在白沫婷的旁边,没人的时候段雅便是伸手去拍打白沫婷的脸,“喂,死丫头!你快点给我醒醒!好歹我也是你妈,你死了总得给我留点东西吧!你别的给不了我,就这个公司你也应该给我,演员是吃青

    春饭的,等到以后你妹妹老了,不能靠着当演员赚钱了,就指望着你这个公司了,反正你死了也带不走,不如就让给我们算了。”

    在她一个劲的在叨叨念念时,白婉玲也来了。

    “妈,听说沫婷姐又病倒了,她怎么了?以前也没那么容易生病啊。”

    话音刚落下段雅就把她往里拽,而且还过去把病房的门给反锁了。

    “你怎么来了?”段雅问着。

    “我怎么不能来了?沫婷姐生病了我当然要来,而且我听说白轻尘来了,所以就算是装装样子我也得来吧。”说完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白沫婷,“沫婷姐到底怎么了?医生怎么说?”

    “活不了了。”段雅淡淡的说着。

    而白婉玲却是惊讶道,“什么?活不了了?妈,你没跟我开玩笑吧?”

    “这种事情我能跟你开玩笑吗?”段雅心中气急了。

    “不会吧?这……这她要是现在死了,那白氏集团怎么办?这不是还没弄到手吗?”

    和段雅一样,她不会关心白沫婷的生死,更加关心白氏集团的去向。

    为了得到白氏集团,她不仅仅要一边应付着林成序,还要讨好白沫婷,但是如果现在白沫婷撒手走人了,白氏集团没弄到手,还浪费了那么多时间,实在是太不划算了。

    早知道白沫婷这么早就会死,当初就不会发展她这条线而专心去拍戏了,这样还能多弄些钱呢!

    段雅也是没想到竟然会发展到这一步,面上显得万分的苦恼。

    “我都拟好合同了,在她生病之前让她把合同给签了,但是谁知道她压根不醒过来啊,这合同也没办法签了。”

    白婉玲这时候听明白了段雅的话,并且看向了段雅手中的合同。

    “妈,你是说……这是股份转让的合同?”

    “是啊,但是必须得本人签字,而且还得有公司的印章才行!”

    这时候的白婉玲不由得转了转眼珠子,然后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一盒印泥。

    “你拿这个干嘛?”段雅不解。

    而白婉玲则是拿着那份合同,并且来到了床边。“名字而已,到时候找人模仿一个就好了,指纹和公司印章才是最重要的。”白婉玲笑着,并且拿着白沫婷的手在印泥上按了一下,“到时候我找个机会去白氏集团,就说是有东西掉了,姐姐病得那么突然,

    肯定把印章落在公司了,她的钥匙肯定在她包里。”

    被白婉玲这么一提醒,段雅的目光一下子就看向了放在床头柜的包。

    因为情况紧急,所以当时白沫婷的包也一起拿来了。

    没有丝毫的迟疑,段雅就开始去搜包,最后果真是被她搜到了。

    “还真的在她包里!”段雅十分兴奋的笑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