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7章 救救我好不好
    ,精彩小说免费!

    一般人在看到穿制服的执法人员都会觉得害怕,更别说是做亏心事的段雅了。

    她停止了自己手中的动作,并且小心翼翼的把钥匙给藏起来了。

    “你们……请问有事吗?”段雅当做是没事人一样的问着。

    就在这个时候,从一群执法人员的中间进来了两个人。

    一个是白轻尘,一个是白沫婷。

    当看到这两个人的时候,特别是看到白沫婷的时候,段雅的大脑一片空白。

    她们不是应该在医院吗?而且白沫婷不是倒在病床上还没醒过来吗?现在怎么突然出现了?而且看起来她的状态还不错的样子。

    “你们……你们怎么来了?”段雅说着,过了一秒钟立马一副惊喜的样子,“沫婷啊,你醒了啊,你醒了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呢?刚好起来就来上班?不要总是让自己这么忙,要好好的对自己,知道吗?”

    段雅说着就要上去握住白沫婷的手,但是却被白沫婷巧妙的松开了。

    “我不是来工作的,我是来捉贼的。”白沫婷十分淡然的说着,旋即对身侧的执法人员说道,“就是她在我的饭菜里下毒,我有证据,而且她试图转移我的股份,现在她来我办公室就是为了偷印章的。”

    段雅的大脑好像是受到了重创一样,白沫婷怎么会知道的?她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

    “沫婷……你,你在说什么啊?我……我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呢?我来这里是为了帮你拿东西的啊,我……我怎么可能会……”

    “咔嚓——”

    段雅的话还未说完就已经被执法人员扣上了手铐,“还有什么话跟我们去所里说吧。”

    段雅喉咙变得干涩,并且在做最后的挣扎,“你们抓错人了!我是沫婷的妈妈!我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呢!这段时间以来我一直在照顾她,我怎么会做出这种缺德的事情呢!”

    她的声音越来越远,最后彻底听不到段雅的声音了。

    也是这个时候,白沫婷扶住了手边的墙,她看起来一点都不好。

    “你没事吧?”白轻尘关切的问着。

    白沫婷笑了笑,然后道,“没事,这段时间一直装病人,好像身子真的有些虚了。”

    白轻尘知道白沫婷的心中十分的难受,没想到自己的母亲会是这么的毒辣。

    她什么都没说,不管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所谓的冷暖自知,现在的白沫婷算是彻底看清楚段雅的为人了,这也是她段雅应有的惩罚。

    本来段雅还想着要挣扎,甚至要见白婉玲,最后却发现每一样的证据都有了,甚至是白婉玲也被抓起来审问了。

    白婉玲莫名其妙,最后得知段雅的手段是给白沫婷下毒的时候,白婉玲可以说是被吓得不轻。

    她白婉玲虽然也想得到白氏集团,但是从未想过直接杀死白沫婷。

    面对执法人员,白婉玲不断的在解释,“我真的没有跟她同流合污,是……我……我当时只是随意提了一个意见而已,没想到她会这么狠毒,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要杀害。”

    白婉玲说得声泪俱下,就连执法人员都要相信她是无辜的了。

    但是证据确凿,这个白婉玲虽然没有参与到杀害白沫婷的事情,但是她参与到了股份转让。

    这算是财产转移,并且数额巨大,她白婉玲就算是想撇开关系也无力回天了。

    虽然不会判死刑,但是现在是她白婉玲的上升期,就算是坐牢坐一年她都会淡出观众的视线,所以绝对不可以陪着段雅一起死!

    就在她着急的时候,她想到了林成序。

    想到这里,眼泪立刻就不掉了。

    现在任何人都救不了她,唯独只有林成序可以救她了。

    只要林成序跟白轻尘求求情,白轻尘肯定会心软的,到时候白轻尘肯定会救她!

    毕竟她白婉玲没有做杀人的事情,她们没有理由不救自己!

    最后在白婉玲的求情和申请之下当真是见到了林成序,而林成序是背着白轻尘来找她的。

    当看到林成序的那一刻,白婉玲下意识的就要抱上去,但是却被执法人员给拉住了。

    现在白婉玲是敏感时期,可以见家属,但是不能有过多的肢体接触。 白婉玲坐回了自己的位置,然后不断的对林成序哭诉,“成序,你救救我,我是被冤枉的,我什么都没做,真的,都是她段雅做的事情,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不能坐牢,就算是一天也不行,我才和你结

    婚,连证都没领,还没跟你生孩子,我不能就这么在这里待下去!”

    林成序看着白婉玲也是十分的心疼,他不知道事情的经过是什么,但是他心疼白婉玲。 “我知道,轻尘姐肯定是因为看到我越来越红了,然后没时间陪你,所以才故意设下的这个局,想让我长记性,我真的知道错了,而且这段时间以来,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我是真的很忙,况且是轻尘

    姐在帮我,她肯定知道的,肯定知道我是真的忙。”

    “成序,你就帮我跟轻尘姐好好说说,我以后再也不敢这么忙了,我每天都在家里陪你好不好?”

    林成序不需要白婉玲每天陪着自己,他只需要白婉玲好好的就行了。

    最后林成序站起身来,并且伸手为白婉玲擦掉了眼角的眼泪。

    没有告知白婉玲任何的信息,而是单单的对白婉玲点了点头,旋即笑着走了。

    虽然没有任何的话语,但是看林成序的样子白婉玲就知道他答应了,他答应救自己了。

    她就知道,现在能帮她白婉玲的就只有林成序了,这个世界上也只有林成序好骗了。

    好在林成序是白轻尘的弟弟,不然的话,这么一个废人就算是留在身边也没有任何的作用。

    林成序在见过白婉玲之后就直接去魔云公司找白轻尘去了,白轻尘看到林成序过来,不需要问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在他见过白婉玲之后她就知道了林成序的去向,所以她遣散了和自己谈工作的人,然后让林成序坐在了自己的对面。 “怎么有时间来公司找我?你不为自己的竞赛学习了?”白轻尘笑着问道,旋即将自己手边的咖啡递给了林成序,“我没喝过的,喝一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